战争艺术-让真实的战争跃然纸上  
  
查看: 8946|回复: 25

Judah 的韩战亲历记(第一部分《从汉城到釜山》完成)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精华

0

对战

12

主题

版主

积分
914
军饷
633 两
QQ
发表于 2009-1-23 09: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日记节选:

50年6月25号(Sunday of Week 1),朝鲜半岛北部阴雨,南部天气良好

我真后悔为了某部该死的小说上说的“浪漫”,来到了Korea Peninsula(朝鲜半岛)。作为一名大学肄业生,我竟然在这里算高级知识分子了——可想而知我身边的都是什么样的人——被JAP Empire殖民了半个世纪的经历产生的绝大多数没有人格和自尊的底层朝鲜人,虚伪贪腐的朝鲜官僚,只能战胜手无寸铁的(这个限制条件非常重要——其实用“赤手空拳”更接近真相)老百姓的朝鲜军队

哦,我忘了。应该称呼他们为韩国Corea/ Corean instead of Korea/ Korean,虽然这两个词没什么差别,但是因为Corea是“C”开头排在“K”开头的Korea前面,所以渴望领先(无论什么领域)的韩国人选择了Corea以图在国家名称首字母排序时领先世界上大多数国家(God bless me!)

我现在在Republic of Corea首都Seoul(汉城)的ROC国防部大楼第5层“美韩军队联合司令部”(上帝保佑他们没有要求把“韩”放在“美”的前头)的书记室里——我的工作是记录,记录每一场战斗的情况,国内的援助情况。工作量太大,没法子写日记了,所以我只能利用每周六的短暂的休息时间写周记了。

{注:这是朝鲜半岛地图,很有用!!!!!}

000 Korean Peninsula.jpg

周记

Part I From Seoul to Pusan(第一部分:从汉城到釜山)

Week 1 (25th Jun- 1nd Jul),Rainy

我不得不说我把日记变成周记是十分明智的。在我到达Seoul的那一天早上,战争爆发了。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以下简称NK)的军队在这天的凌晨时分越过了边境,1、2、3、4、5、6、7、9、10、13、15共11个师向8个师(首都、1、2、3、5、6、7、8)的RK军队发起了突然袭击——我到现在还不确定韩国军队的数量及番号,因为截至28号(半个星期)情报汇集到国防部的时候,我只能在报表里面找到Capitol、1、3、5、6、7、8、6个师的内容,可是我的房东说她的外甥在第2师服役,而侄子在第4师……主保佑“可能”“曾经”存在的RK第2、4师的数万条生命。

没工夫去安慰我的房东了,因为战报传来后我接到的第一条命令就是收拾行李随Capitol Division(首都师)1st Cavalry(装甲骑兵团)撤离Seoul去东南的Pusan(釜山),那里可能得到驻日美军空军的保护,和可能的国内的援军。

记录一下我撤离汉城时RK军队的序列——我知道这样毫无意义,因为只有最终能够到达Pusan的军队才有意义,而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是不会有意义的。但是我还是记录一下吧:
RK部队的师一般辖3团,加一个炮兵营(30门105mm M2 Howitzer(榴弹炮))首都师不同——师指、1步团、1装甲骑兵团、1炮团
Capitol Div:HQ、1st Cavalry(Armoured Cavalry)、26R(arrive in Weeks 4)、10ArtR(eliminated)
1D:HQ,1ArtR,11R(Separated into 3:1、2、3)15R(1、2、3)、32RGT
2D(我发现了它的存在):17R(eli)、31R(eli)、32R、2ArtR(eli)
3D:HQ、18R、22R、23R,3ArtR(Week 10)它的ArtR的装备预计要2个多月才能运到。
5D:HQ、27R、35R、36R、无炮兵编成
6D:HQ、2R(eli)、7R、19R(eli),6ArtR(eli)
7D:HQ、3R、5R(1、2、3)、8R,无炮兵编成
8D:10R、16R、21R(Week 7)、8ArtR(Week 13)
Marine:1MarR

不过除了驻南部的第3师和西南的第5师,其他部队的命运可以倒计时了——就在我离开的时候得知,目前编制完整的第1师被命令化整为零……

Week 1 Situation.jpg

Week 2(2nd Jul-8th Jul)
一路上,首都师师指和骑兵团以及3、5两师6团炸毁了至少10座桥梁,以图延缓敌人追击速度,给本军以更多的时间在Pusan建立稳固的防线。

这实属无奈之举。我原先以为只是用两条腿走路的NK军队竟然死死咬住我们。值得庆幸的是,炸桥只需要一瞬间而不是修桥需要的一个星期,否则我们来不及建立Pusan防御体系就得琢磨着怎样搞到一张去横滨的船票了。

Bridge Desdroyed.jpg

当然NK的喉舌“朝鲜人民广播电台”不遗余力地揭露美帝国主义的走狗李承晚集团炸毁了每一座来得及炸毁的“朝鲜人民的”桥梁。电台还报道,人民子弟兵(N)KPA先头部队某部为了方便当地人民,主动停下追击李伪军的脚步帮当地人民修了一座“太阳桥”,以表达对人民的好父亲Sun King的敬爱之情。

附(50年11月25日添加)
奇怪的是3个月后当我随着反攻的USA 24D重走当年长征路的时候,直到平壤,我也没有见到一座完整的桥,更不要说什么Sun Bridge了——其实我个人是相信追击我们这群丧家之犬的“人民子弟兵”NKPA是修过某座、某些桥的,但是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见到——呵呵!

附(50年9月10日添加)
后来从缴获的NKPA的资料我得知,NKPA一个步兵团有64辆卡车,属于混合式运输的步兵团,而“美械装备”的ROK的步兵团(3D22R)只有52辆卡车和9辆M3半履带车,当然,比美军差一点——钢多气少的美军每个团是171辆卡车(其中21辆加装Heavy Machine Gun,Truck+ HMG)

NKPA equipments.jpg

Week 3(9th Jul-15th Jul),Rainy in South Korea

NKPA追着第3师的屁股到达釜山防御圈,至此我方兵力如下
ROK:
Marine:1st Marine R
Cap: 1CavR
1D: 11R1,3B; 12R; 15R2,3B;
2D: 17R2, 3B; 32R
3D: 18R; 22R; 23R
5D: 27R; 35R
6D: 2R1B; 7R; 19R
7D: 3R1, 3B
8D: 10R;16R

US:
24D: 19R; 21R; 34R; 78TakB (Tank Battalion, 坦克营); 3 CbtB (Cbt Eng Bn, Combat Engineer Battalion, 战斗工兵营); 24 RecC (Reconnaissance Company, 侦察连); 11 FAB (Fire-Assistance Battalion (?), 火力支援营)
25D: 24R(Negro Regiment, 黑人团); 27R; 35R; 79TakB; 65 CbtB; 25 RonC; 90FAB
C1D(骑1师): 5R; 7R; 8R

Air Force:
Seafire: 11
Flyfire: 45
Sea Fury: 30
A26 Invader: 45
AD/A-1 Skyraider: 13
B-29 Superfortress: 100

Week 4(16th Jul-22nd Jul),Cloudy in South Korea

骑1师主力到达

Week 5(23rd Jul- 29th Jul),Cloudy in South Korea

北韩军队主力即将到来。我们无法通过无能的情报部门获得我们的对手的资料,但是据前线传来的消息,蔚山北面的NKPA的番号为17师83团……我不知道NKPA是不是有把一些不吉利的番号,比如第4师之类的空出来的习惯。我希望有,那样的话说明我们只需要面对16个师而不是17个——两者有差别么——相比较我们的力量:RK首都师完全被打残了,1师化整为零突围后,有两个营的武器装备无法补齐,更加要命的是两个营分属不同的团,这就意味着第1师只有1个完整的团可以使用,剩下的4个营由于单位过小很容易被歼灭掉,所以不能放心使用。第2师被全歼后重建,只有一个师指和一个第32团,好歹第3师编制全——当然,炮团of course没有。5师36团被歼灭只有2个团,6师有一个团又两个营的步兵,7师有两个营——他们的师长难道不为自己肩膀上的星星感到羞耻么!8师2个团,算是给了我们建立并稳固Pusan釜山防线(Chinhae镇海—Pusan釜山—Ulsan蔚山)的可能性。

从上面的情况看,RK军队只剩下9个团又8个营,而要守卫的战线却长达70公里。按照每10公里2个团计算需要14个团,还不计二线预备队需要的兵力。当然,收缩防线也是一个选择,但是考虑到不久的将来我们将有大批援军在Pusan登陆,而每10*10公里只能容纳9个单位,保持一定的空间是必要的。

并且收缩到什么地方呢?西边Ulsan蔚山是城市,又有海军舰队火炮的支援,虽防线长达30公里,在一定预备队的支援下守住还是不成问题的。而镇海由于周围有大河屏护,实际接敌只有20公里。这两个点确定不能丢,剩下的就是“两点之间之前最短”的问题了。

所以联军司令部(随着24、25D的加入,韩国军队司令部应该改称联军司令部了)只能将原定为预备队的US24、25D派到前线的泥坑里面与草木与韩国士兵共朽

对了,差点忘了,我被联军总司令MacArthur将军亲自授予上尉军衔,在联军总部工作——不过内容还是书记。

附(51年12月26日添加):
在釜山等地英勇抗击了NK军队2个月之久的US24、25D,从9月仁川登陆直到中国出兵两个多月时间,经过走路多过战斗的疗养式行军,依然没有恢复到满编状态的2/3,有的团只剩下1个营数量的步兵,经过数周的原地修养,还是有几个团连满编的1/2都没达到——这要归功于华盛顿那帮狗娘养的1周只送来180名(18个班)新兵,KCP(朝共)应该给他们发勋章!当然更值得发勋章的人是李承晚和他的官僚们。本土作战的他们竟然每周只给我们英勇顽强的友军280名新兵!我一直觉得美国政府之所以扶植李承晚是因为想让美国人民知道,美国政府并不是世界上最无能低效自私懦弱……(省略若干词)的政府!最新消息说政府已经紧急征调50000名新兵——当然出于对政府效率的充分信任,这50000名士兵是为10年后的第二次朝鲜战争的做准备然后参加再10年后的第三次朝鲜战争的。

从情报来看,NK政府可以为他的军队每周补充1900名步兵,我们也曾经至少第4次遇到过NKPA3D这样一个被我们歼灭过至少3次的NK部队——联军重建一个营都需要1个月的时间……

004-Week 5 Pusan Defence System.jpg

这里不得不感谢英联邦国家的海军(CW Naval Spt)的支援,在他们大口径火炮的支援下,我们成功地守住了釜山防御圈,为之后的反击创造了可能,感谢英国远东舰队,新西兰舰队澳大利亚舰队和加拿大舰队。

005-Week 5 UN CW Naval Force.jpg

Week 6(30th Jul- 5th Aug),Clear,Suitable for Bombing

今天对于轰炸机驾驶员是个好天气,所以对于我们它也是好天气。北韩军的主力已经到了

006-Week 6 Pusan Defence System.jpg

这个星期的前半段对于联合国军来说并不美妙。国际上,7月30日,苏联重回联合国安理会——自从他们于6月25日在关于联合国谴责NK为侵略者并武装介入朝鲜半岛的会议上“愤然离席”起。我也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既然苏联肯坐到谈判桌上来,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苏联会不会利用手中的常任理事国权力对联合国援助RK进行阻挠还未可知。

战局上,连接蔚山和釜山主体防御圈的42-72地区被NK部队夺取,“朝鲜人民广播电台”为了此事进行了长达2个小时45分钟得的声嘶力竭的长篇演说:他们认为是时候歼灭处于蔚山包围圈内的建制不全的RK军队1、2、3师了——基于对盟国RK的充分了解,我有理由相信一旦这3个师被歼灭,那么重建他们应该是一个跨世纪工程。

不过我们并不担心,新到的骑1师和陆1师会告诉他们,他们不应欢庆胜利,而应该准备足够的裹尸布——经过1天的炮击和轰炸,继以1个小时的行军,联合国军收复42-72地区。NK军队遗尸能确认的数量为4100具。国际红十字会晚些时候同NK交涉送还阵亡NK士兵的尸体并明确表示不收取任何费用,不过被NK政府以“不向美帝妥协”的理由拒绝了。

当然好消息也有,并且更多。第一就是骑1师、陆1师和步2师各一部陆续来了,我们的实力大大的加强了,现在Douglas MacArthur将军手头有了更多的兵力。按照我这个1个月军龄的人的想法,我们可以反击了,我们可以凭借这强大的炮火支援冲上NK的阵地,杀死或俘虏他们。但是有47年军龄的麦帅似乎有自己的打算。除了一开始动用这两个师有限支援了攻击42-72的任务后,这两个师就被藏起来了谁都找不到——只有一个主的怀疑的消息说陆一师主力被藏到了日本——难道是Mac觉得Pusan守不住,要撤军去保卫日本?这真是这些日子来最可怕的设想!

从韩战爆发,我们每个人都相信,随着中国(UN常任理事国之一!!!)大陆地区共产化,苏联正在不断试探联合国、北约、整个自由世界的底线,如果共产主义者在朝鲜半岛取得成功,那么谁会是下一个目标?印度?印支?南美?甚至墨西哥?

007-Week 6 Situation& Rock or Rootless detachment.jpg

还有一个不知是悲剧还是喜剧的事情:被打散了的韩国1、2、6、7师的5个营(其中有第1师分属不同团的两个营)的部队在Masan马山西南20公里处重新集结,问题是他们无法进入釜山防御圈,虽然从地图上看Masan(马山)并未被NK占领,但是他们的推进速度和严密程度是我没有充分理由相信Masan附近不会没有NK军队。这5个营的孤军的最大优势就是没有被发现,否则即使在有限的海空火力的支援下,5个营的残兵败将也不可能抵挡以师为单位的NK军队的小小的进攻。可惜我的建议没有被采纳,5个营的RK部队在前进到Masan西南10Km处时候遭遇大量敌军,行动不能,联军司令部将这支部队命名为R Detachment,司令部书记处校官们的解释是R for Rock,希望他们坚强一点(不要被敌人一个冲锋拿下?呵呵!),可是我们这些尉级军官私下里将R解释成“Rootless”,“无根支队”。

Week 7(6th Aug- 12th Aug),Rainy,Foggy

首先说一下大家关心的R支队的情况(关心是因为我们司令部的几个校尉级军官为此打了50 Dollar 的大赌),结果证明高贵者愚蠢,低贱者聪明这个真理——岩石支队被NK第18师85团一个冲锋打回到出发点38-74地区——我们赢了——但是没有心思庆祝——“进攻的是NKPA18师85团!”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司令部,每个人都心忧不已,随着这支NK部队被发现,我们面对的NK又多了1个师!当然随着另一条具有喜剧效果的坏消息传来,NK18D被迅速遗忘——在仁川港南部海域发现NK军队的登陆部队——NK19D师指!!!具有喜剧效果是因为用一个师指拿下由早些时候登陆的第2师主力防守、炮兵空军海军支援火力最能发挥效力的港口,这简直是不下于迪耶普登陆的天才设想——让人怀疑这支部队是不是由政委领导的!联军总部几乎一秒钟内就作出决定:Leave it alone!让他们自己送上门来!

{注:迪耶普登陆:1942年8月19日,英军当局命令加拿大的一个师强渡英伦海峡,攻打德军重镇迪耶普海港(位于法国诺曼底北部)。迪耶普沿岸岩石高陡,又是德军重点防守之地。加拿大军队英勇奋战,但是寡不敌众,既缺乏英军曾许诺的空海军火力掩护,又没有增援,结果惨遭失败。5,000名登陆者中伤亡或被俘达到3,367人。}

008-Week 7 Funny NKPA Amphibian Action.jpg

另外,我得知刚刚抵达的第2师,骑1师加陆1师各一团于本周分别登陆朝鲜半岛西南的Mokp’o(木浦) 和南部的(Yosu)丽水。我们相信这是MacArthur将军为了缓解釜山防卫圈的压力,希望通过这两次登陆行动分散NK目前集中于釜山的至少10个师的部队——从地图上看,这两个地区也是易守难攻的,Mokpo只有北、东北20 Km的陆上正面战线,而Yosu更是只需要面对西北的威胁。在有限的海空火力支援下,一个师的防线师NK多少个师也拿不下来的。当然8月3日的Mokpo登陆进行得并不顺利,2D的HQ和23R的登陆遭到Mokpo地区NK部队一个步兵团一个坦克团和一个反坦克炮营的顽强阻击。MacArthur将军决定将刚刚到达的2D 9R重新扔上船,但是运输与后勤司令部无奈地告诉将军:由于Mokpo登陆未完成,联军海运力量1440吨中的绝大部分被占用,剩下397t的运力不足以保障一个700至800吨的团的投放,所以将军将加拿大特遣舰队的3艘DD(Destroyer,驱逐舰)派过去,协同上周抵达的US Navy 95特遣舰队第1战斗群的2CA(Cruiser Armored/ Armored Cruiser,重巡洋舰),16DD(其中8艘为新驱逐舰)6RL ship(作为一名服役一个月的陆军军官,不知道这是什么船很正常,不是么?Rescue Life?反正很差劲,忽略!)为第2师的登陆部队提供火力支援。但是登陆行动仍未获成功,值得欣慰的是第2师的同袍付出的伤亡不大,而NK部队则接近崩溃,截至本周六凌晨,战斗仍在进行,马上就是新的一周了。

对了顺便说一个不知所谓的事件:情报部门发现NK启动了游击队训练计划。这是何苦!我们现在被困Pusan一隅,难道NK希望在每100平方公里驻扎半个师的釜山防卫圈里搞游击战?

Week 8 (13th Aug-19th Aug),Rainy

MacArthur将军终于成功地将2D 9R扔上船——于是登陆毫无悬念地成功了,时间是8月16号中午12时。上岸后的第2师如同脱缰的野狗,把先前给他们造成麻烦的NK Mokpo守备部队赶得哭爹喊娘。那个反坦克营当场完蛋,步兵退往Kwangju(光州)。坦克团往海边逃。第2师官兵稍作权衡,决定追击敌坦克团

另外空军传来喜讯:5个联队(19,22,92,98,307)的B-29空袭了分别驻Pyongyang(平壤,13-42)和Kangnung(江陵,41-53)机场的NK Air Force 轰炸机联队和战斗机联队(Mig15),敌全灭。不过这是在不算什么,因为原本他们就起飞不了,倒是此次行动造成5个轰炸机联队的重组给下周的防御工作带来不便。

R支队还存在。他们挖掘了完备的工事,那个曾经给我们造成莫大恐慌的NK18D85R再也不能轻易击败他们(现在他们可以被称作“岩石支队”了),当然即使在海空火力支援下,R支队也不可能有余力进攻当面的敌军,所以可以预见这种对峙将持续很长时间。

Yuso登陆部队,陆1师5团和骑1师装甲侦察连、炮兵营(18门155mm M1 Howitzer)小心向内陆搜索前进,进入Sunchon(顺川)与城北NK1D20R遭遇,双方很克制,没有发生交火。

与此同时釜山前线的NK就没有那么克制了。几个星期以来,他们不断的发起军级规模的进攻,一次性投入6-10个团在炮火掩护下进攻联军阵地。伤亡比大致控制在10-50:1

下面是某战报的局部

009-Week 8 Battle Report.jpg

Week 9(20th Aug-26th Aug),Moderate Rain

Mac这星期精神好像有点不正常。当然至少有80%的原因归功于我们可爱的盟友。R支队的遭遇,从表面上看是失散士兵自动集结,但是不幸被能进入釜山防御圈而不得不在外孤军奋战,但是近来有一个小道消息:据说当时在解散部队的时候,负责向他们提供集结地坐标的韩国国防部某官员因为急着逃命,把地点说错了!原来我们是把这当笑话理解的。但是最近我接到司令部询问:为什么原定于第4周7月16-22号集结完毕的首都师的步兵第26团还没到?我查询了一下记录,惊奇的发现26R的集结地是39-68 Taegu(大邱)!大邱早在7月初就失陷了!也就是说我们要得到更多的军队维持我们的防线,我们就必须进攻NK军,但是如果我们有实力进攻,我们还这么需要援军么?

后来我查询了一下以往的资料,发现26R并未正式编入RKA,而是在大邱训练。而由于国防部官员的疏忽,大邱过早的失去,导致26R不得不化整为零藏在民间等待我们的遥遥无期的反攻。好歹洗清了“韩国国防部某官员”的罪名(虽然这不是我期望的)。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同样的重新集结,为什么有的能正确地跑到44-73 Pusan,有的却迷路至今?是不是韩国军队基层的军官素质良莠不齐?

我又查了一下资料,发现凡是正确地到达了Pusan的,都是主动解散的部队,而迷路的都是因为当时在重整,无法解散,被NK军队歼灭掉的部队。也就是说韩国官员/军官的能力问题——当然他们的能力之低下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件事上是我们错怪了他们。

不过我不打算将情况汇报给Macarthur将军——就让他fire at 那些颛顼无能的韩国官员吧!

不过Mac至少还有一丝理智,他将怒火倾斜给了NK:我们现在兵强马壮了。韩国1、2、3、5、6、7、8师逐渐补齐编制,虽然人员上离满员还有十万八千里,但是防守现有阵地是不成问题了。USArmy的24、25、M1、C1、2D、3D相继到来。

其中C1D主力本周被Mac派到Yuso-Sunchon一线,而2D主力本周到达Mokpo,前锋装甲侦察连占领25-74 Kuangju光州,陆1师一时间找不到他们的位置了,也许在釜山前线吧——有一个好消息传来:不知是因为什么,听说是,我们的海运能力由1440t飙升至19000t!这意味着原来我们只能运输1-2个步兵团,而现在是5-7个美军师!韩国师能运10个!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在更多的地点登陆,牵制更多的敌军,减轻釜山的压力。不过Mac好像并没有我这个陆军上尉的眼光。相反,他命令助防东线Ulsan蔚山(46-70)的24师向蔚山东北47-70地区进攻,那个地区集中了大量的NK军队,计有:NKPA 83MotR(NK军委会直属83摩步团)17D83R,15D50R,NKPA 2/646thSpeB(NK军委会直辖646特战营2连)NKPA 16TakR,NKPA17TakR,计2个步兵团,一个摩步团,两个坦克团,一个特种连,都是NKPA的精锐部队!当然你在釜山周围到处都有拥挤的NK军“团儿”,蔚山东北的这个并不是最大的,比如43-71地区驻扎了2D17R,3D7、9R,10D29R,13D19、23R,16D79、81R,18D87R共9个步兵团,而42-71地区驻扎有NKPA21AAR(AntiAir,防空团),7D1、3R、206MecR(Mechanized,机步团),10D25、27R,12D73、74R、75R,共7个步兵团,一个防空团,一个机步团(配属7D,说明NKPA7师之精锐),如果能运用强大陆海空火力进攻这两个点,给NK的杀伤会更大!


但是Mac下令进攻,于是整个参谋部被调动了起来。
陆军24D21、34R,8A5R(第8集团军直属第5步兵团)由46-70 Ulsan出发,总计:3个步兵团
炮兵24FAB:18 155mm M1 Howitzer,总计155榴18门

海军US海军77特遣舰队(航母)CAG5(28/30 F9F-2,34/35 F4U,14/15 AD/A-1)、CAG11(29/30 F9F-2,32/35 F4U,15 AD/A-1),95特遣舰队1战斗群(2CA16DD6FF)、4战斗群(10DD3FF),CW航母编队CAG Triumph(15 Firefly,14/15 Seafire)、CAG Theseus(15 Firefly,15 Seafire)、CAG Unicoin(15 Firefly,15 Seafire)Navy spt特混舰队FarEast Fleet(3CA5DD)CA(加拿大特遣舰队,3DD)Au(澳大利亚,4DD4FF)NZ(新西兰,6FF) ,总计:2CA38DD16FF,海航:57 F9F-2,66 F4U,29 AD/A-1,45 Firefly,44 Seafire

空军:US Strategic Air 19B(美国战略空军19轰炸机联队,25架B-29)22B(25 B-29)92B(25 B-29),98B(25 B-29),307B(24/25 B-29),3B(45 A-26 Invader)

总计投放弹药能力:144t,其中破甲弹药38t

010-Week 9 Attack Plan.jpg

战果:击退所有敌军,并将17D83R、NKPA16TakR打散,
杀伤敌军1740人,摧毁机枪16挺,火炮4门,车辆36辆,坦克30辆
我军伤亡:350人,损失坦克/自行火炮2辆,车辆6辆,飞机33架, FF(护卫舰)1艘
{注:按照“国际惯例”,陆军伤亡统计为Squad/Team/MG/Mortar*10+各种火炮*10+坦克&车辆*5}

我军占领了47-70地区,给敌军以重大杀伤,可是考虑到敌人步兵力量变态的恢复能力,战果没有想象的那样大。

当然,依我从军近3个月的经验来看,虽然我军在防守的时候经常以接近0伤亡给地方带来数百人的损失,但是第一,进攻的时候只损失主动防御兵器(人员,坦克),考虑到或明或暗的支持NK的那两个红色巨兽,NK在人员方面的潜力是无穷的。如果计划以消极防守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那么凭借敌人的动员能力,敌人的数量会越打越多,也许会用海量的步兵团以人海战术淹没我们的火海也说不定。战争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呢?这次虽然伤亡比是5:1,远远大于进行防御战的损失,但是看一下敌人的技术兵器损失,不是一周两周能够补齐的,而对于部队战斗力而言,技术兵器远比人员的作用大。这也许就是MacArthur将军作为一名有47年军龄的职业军人的考虑吧。

[附(50年9月27号),直到现在我才明白MacArthur将军更深层次的考虑]

011-Week 9 Combat Report.jpg

012-Week 9 NK Loss List.jpg

013-Week 9 UN Loss List.jpg

014-Week 9 UN Loss List 2.jpg

Week 10(27th Aug-2nd Sep),Moderate Rain
战争到了第十周

又有援军了,第7师的一部,虽然只是一个侦察连,但是每个人都很兴奋,原因无它——谁都知道国会批准援军是以“师”为单位的,第7RecC的到达说明第7师就要来了!

这个星期的前半段,NKPA攻势猛烈,但是除了给自己带来超量的损失以外,什么也没有获得。尤其是作为47-70地区守军的第8集团军直属第5团,在数十艘舰只数百架飞机的掩护下创造了伤亡比100:1的记录,NK在自己的阵地到第5团的阵地之间丢下了数千具尸体,而第5团伤亡不到100人,两者差了两个数量级。

从前线的汇报的情况看,NKPA的前线部队过得不怎么样,经常出现进攻中步兵整营甚至整团的被灭编的情况——这得感谢空军兄弟的努力,他们把从鸭绿江到41-71Miryang(密阳)之间的每一寸铁路都犁了至少三遍,从传来的航空照片上看,轰炸后的铁路沿线使我想起一句诗:“雨打沙滩万点坑”。

当然这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Sun King和他的弄臣们的日子很可能比我们能想到的最好的情况还要好,因为所谓“整营”“整团”的灭编对于一些有着悠久光荣历史的部队来说是不可忍受的,但是对于NKPA,North Korean People’s Army来说,所谓“营”“团”甚至乎“师”都不过是人肉团子,只有大点小点的分别,与其让前线的部队撤下来,通过千疮百孔的运输线慢慢补充,倒不如干脆拼光了之后腾出番号从后方直接组建同一番号的部队再派到前线拼命。不要忘了,NK的武器库里有足够一次性组建两个师的6个步兵团的步兵装备,而且这个数量以每周一个“团”的数量增加。除了动用原子弹,没有一个国家一支军队能通过消耗把NKPA打败的。

说一下西南的战况,骑1师和步2师两个完整的师已经于Kuangju光州汇合,包围歼灭了NK3-4个团(之所以说3-4是因为有一“团儿”2-3个营级单位被2师第72坦克营“行军途中”“不小心”灭编了,无法查证其番号),其中有1D22R,4D5R,两个满编的团,以及8D92R一个不满编的团——总计消灭敌军兵力3个满编团是没有问题的——面对NKPA你必须把军校里学的关于荣誉等东西完全抛开,要学会将一个个敌人正规军的番号忽略,学会用看猪肉的态度用重量去衡量战果,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军人(我甚至不会踢正步),我比那些受过至少4年正规军校训练和至少1年军旅生涯的其它军官更快地适应了这种转变——所以我于本周由麦帅亲手授予少校军衔。

回到正题——C1D和2D还合作歼灭了一个TakR(NK第1师直辖的203TakR),一个炮兵团(4D6ArtR)两个ATB(1D1ATB,4D4ATB),以我这个半瓶子醋来看,这两支部队完全可以向北直捣平壤——至少收复Seoul是没问题的。但是在麦帅的严令下,这两支部队放缓了脚步——说停下来更准确。

可能麦帅也没有料到敌人的反应如此之慢,在整整两周的时间里只派出了两个步兵团(1D22R,4D5R)去增援光州战场。主力10个以上的师(这里的“师”已经过“换算”)堆在静海-釜山-蔚山一线,第二线的24、25D每周都要找2-3“堆”NK军队发起小股步兵配合海空火力加野炮支援的旨在消耗敌技术兵器的进攻。每次杀伤敌人不多,在200-500人,但是消耗了数十辆T34/86。

015-Week 10 Front Line of Pusan.jpg

Week 11(3rd Sep-9th Sep),Moderate Rain

继续以上周的放血事业。

016-Week 11 NKPA Being Depleted.jpg

017-Week 11 NKPA Being Depleted 2.jpg

018-Week 11 NKPA Being Depleted 3.jpg

019-Week 11 NKPA Being Depleted 4.jpg

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NK的政委们又一次让我们开心,这一次执行“迪耶普登陆”的是NK9D62R2B 和15D50R,可怜的NKPA,他们的海运能力只有300,而一个齐装满员NKPA步兵团全重435t(欠6 Su-85),也就是说这1个团加一个营也没有一个满编团人多。

为了更好的了解当前NKPA的情况,我参与审问了15D50R某位俘虏连长,从他口中得知,他所在的团装备如下:
21/72 NK Rifle Squad+ LMG
14/36 NK SMG Squad
5/9 Engineering Squad
4/4 Su-76
22/27 82mm Mortar
21/36 60mm Mortar
17/27 MG
1/6 120mm Mortar
8/12 45mm/ 66.2 AT Gun
6/8 76.2mm Gun M1936
22/27 Heavy AT Rifle
9/12 HMG40/64 Truck
0/6 Su-85(据他说每个步兵团都缺编Su-85,因为苏联根本没有提供这种坦克歼击车)

全重:264t/454(缺编6 Su-85)

至于那个营,事后得知全重33t,只有相当于两个排的兵力——264+33=297,只浪费了3t的运力,“Long Live NK Mathematician”。

这件事彻底颠覆了我对于NKPA的认识——他们的装备相当精良,据说一个满编团可在一次战斗投放10(Soft)+3(Anti Armored)=13t弹药,这还是在缺编6辆Su-85(这种在WWII东线打出赫赫威名的装备)的前提下

对比一下RK陆军团的装备:
81 M1 ROK Rifle Squad+ BAR
27 M20 Bazooka(初始未装备)
9 Engineer Squad
27 M9 Bazooka(初始未装备)
54 MMG
6 Jeep
27 60mm Mortar
18 CW MMG
8 57mm/6 pounder AT Gun(初始未装备)
9 M2 .50 HMG
12 81mm Mortar
9 M3 Halftrack(初始未装备)
52 Truck

理想状态下(初始未装备之装备不计入):Attack 8+12(7+2),Defend 11(10),Movement 34(31)442t

而NK步兵团,Attack 10+3,Defend 11,Movement 33,454t,相比“美械装备”的RK军队毫不逊色,在软目标杀伤力方面更有过之。

当然和美军步兵团没法比:
81 M1 ROK Rifle Squad+ BAR
45 M20 Bazookas
4 M16/M19 SPAAG
45 M9 Bazooka
27 57mm Recoilless
12 105mm Recoilless
12 Jeep
12 75mm Recoilless
18 105mm M2 Howitzer
39 MMG
12 4.2 inch Mortar
24 CW MMG
27 60mm Mortar
9 M2 .50 HMG
12 81mm Mortar
27 M3 Halftrack
21 Truck+ HMG
150 Truck

总体:Attack 15+29,Defend 13,Movement 43,Weight 1100t(美国牌质量&美国牌重量)

另,迫于国内黑人人权组织如火如荼的“抗议让黑人送死的种族灭绝政策”运动的压力,原属25师的黑人团:步兵第24团本周乘船回国以便传宗接代,代之以步兵第14团

Week 12(10th Sep-16th Sep),Rain Continues

本周没大事,唯一的事件与我们无关,是政府承认保大政府(越南皇帝),而胡志明不大高兴,考虑到他和中国共产党人的关系,难道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打一场越南战争?

不,还是有的,Mac的间歇性神经病又发作了。他竟然下令2D,C1D从光州撤回各自登陆的港口。考虑到他们面前的仅有几个互不统属的NK步兵团,再考虑到失去光州对于我国我军国际声望的影响和南韩民心士气的打击,我不得不说他一定又犯病了——虽然上次他所谓的“犯病”其实是一种高明的策略,但是这次他一定是真的犯病了。

020-Week 12 MacArthur is ill.jpg

Week 13(17th Sep-22nd Sep),A Bit Cloudy

战争进行到第13周了,也就是说1/4年。这还是头一次见到不下雨的朝鲜半岛天空,真是不习惯——其他人可能也是同样的感受。

按理说天气的变化会使人的心理产生变化,但是这话不适合傻Mac——不是我诽谤长官,而是忠实地转述国内的一些知名报纸的原话。

相比较而言朝鲜人民广播电台(People’s Broadcast of Korea, PBK)就比较厚道,也许怕刺激了傻Mac那颗可能敏感而又脆弱的自尊心使其重新拥有正常人的智商然后命令拥有光荣历史和更光荣的武器装备的两个师回头收复光州戳破北韩的牛皮。

他们的表现有点反常。原先他们的军队在釜山损兵折将的时候PBK曾经办过一个系列节目,嘲笑傻Mac(当时我还管他叫“MacArthur将军”甚至“麦帅”呢)是个懦夫,不敢和英勇无畏强大的KPA(他们觉得自己拥有整个朝鲜,所以拒绝接受NKPA这种不利于祖国统一和领土完整的称谓)堂堂正正地决一死战,还把他以及他的直系亲属和某种行动迟缓那个壳两栖动物的血缘关系作了详细而科学的论证。当时我们这些司令部的年轻军官们一到晚上7点就打开收音机,中波731KHz,调频72.6MHz,然后由司令部的一位精通英语的韩国军官翻译给我们听——PBK也有英文台,但是听里面的英语不由得联想到玉米磨成的面煮成的糊状食物的味道。

可是当这样一个可以更好的论证傻Mac拥有两栖动物的高贵血统和长寿基因的机会却被PBK忽视了!我当时有一种冲动就是投降KCP然后去当PBK的主持人来更好的论述傻Mac的生物分类学属性。

回到战局上来:在傻Mac的指挥下,战局和上周一样僵化!唯一不同的是龟缩(原谅我用这个词描述我的同袍)在木浦的第2师派了师属侦察连一步三回头地向光州搜索前进。发现光州守军有一个营之多的时候,便仓皇退回出发地。C1D和上周一样和NK第8师跳“彭恰恰”。这也为PBK的小说作家创造了无数素材——收复空城光州已经使最幸福的朝鲜人民拥有了一个用波波莎冲锋枪击毁了两位数的巴顿坦克的朝鲜英雄。无数次击退“美国历史上拥有最光荣历史”的骑1师(我发现想得到NK的尊敬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他打,每一个和NKPA交手的的美国军队都有很大机会获得某项“最”字皇冠),能够产生的英雄数量恐怕要取决于NK的“人民作家”头天晚上夫妻生活是否和谐。

{注:当时USA C1D和NKPA 8D在顺川半岛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类似跳华尔兹}

对了!国内传来消息,McCarran-Walter Internal Security Act(麦克卡伦-沃特国内安全法案)在国会通过了。但是对此我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作为一名战斗在反共最前线的军官,麦氏法案是对我工作意义的肯定,另一方面作为一名曾经的追求自由的大学生,我又担心国家会变成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工具——就像列宁说的那样,国家就是统治阶级的暴力机器。

Week 14(24th Sep-30th Sep),Little Rain

本周的周记是使我相当为难。本来周记就是要记录整个一周本人的思想和经历,但是如果我如实地记载我这周的思想历程,其转折之大会让每一个读者怀疑我会不会因巨大的离心力扭伤脖子。

最后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如实地记载,但是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作为我以前那些周记的结尾,这部分的名字叫什么呢?就叫“从Seoul到Pusan”吧!

开始!

战争已经进行了13周半,在这13周半里面1-2周是溃退,3-5周是固防,6-9周是防&反,10、11周是分兵,12周是神经——已经延续到了本星期,看样子还将继续神经下去。

{注:防&反:防守加反击}

说神经还将继续下去,是因为就在本周后半段开始的第一时间,某个帕金森前兆的半截入土的(根据人类年龄推出——如果考虑到某人极有可能拥有的高贵血统,70岁只是幼儿罢了)身居高位的……家伙下了一道命令:在Sunchon-Yuso(顺川—丽水)半岛跳华尔兹的骑1师快速收缩到丽水港……

我不想再做评论了。我已经决定了——当这个家伙被军事法庭起诉的时候,我会去作证——至少要去旁听!

021-Week 14 Last glance at Pusan.jpg

唯一让我开心的就是第四次(历史上的一次加这里的三次)“迪耶普登陆”开始了,不同的是这次来了三个师指:2、5、11,看来政委们并不只是鼓舞别人冲锋,自己也敢于冲锋——和3个HQ进攻釜山所需的勇气比起来,排着密集队形向机枪阵地冲锋的勇气完全可以忽略。当然我更相信这样的勇气来源于:他们能命令或鼓动冲锋的人都死光了,他们只能鼓动自己了——别以为朝鲜人民的父亲Sun King会对一个打光了部队的指挥员报以欢迎英雄的热情或父亲般温暖的怀抱。

公元1950年9月27日——我必须用这样标准的语言来对这个日期进行记录——中午12:15,我吃完了食堂的猪食之后腆着肚子往宿舍走,路上遇到了熟人——傻Mac的副官B中校,我刚要向他敬礼,被他拦住了,然后他直接从不知什么地方掏出一份命令晃了一下

“你,跟我走!”说罢他转身就走。

“去哪儿?”我条件反射地跨了一步,然后硬生生地收住了脚步。

他将头向左转了45度,眼珠转了45度,正好使在他正后方的我能够看到他的眼白和一丁点的黄色瞳仁“码头——跟上!”

我怀疑码头的空气被抽空了,数万人在码头忙碌,却听不到一丁点的人语声。我把满肚子的疑问强行压下,跟着B中校一直走,直到登上了停泊在码头的蒸汽驳船,压抑的空气才陡然消失,我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发现B中校也在做同样的事——我们相视一笑。

他就这样毫不掩饰地和我对视,我不由气结。刚才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现在他衣服有问必答的姿态,我反不知道问什么好了

“去哪儿?”最终我憋出一个十分没有水平的问题。我的意思是,你是带我坐船兜风还是要去蔚山前线,或者镇海?因为驳船不可能走远路。

“——Inchon!”

[ 本帖最后由 judah1985 于 2009-1-26 01:39 编辑 ]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18

精华

0

对战

413

主题

元帅

砖家叫兽五十铃

积分
201970
军饷
100 两

四周年革新委员会论坛三周年勋章莱比锡参战纪念勋章KOGER勋章英雄勋章-铜(1)一级勇气勋章英雄勋章-金(1)英雄勋章-银(3)

QQ
发表于 2009-1-23 12: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lz发错地方了吧,下次发到战报发布区。
方出城门,只见一人在马前长揖曰:“公所骑马,不可乘也。”玄德视之,乃荆州幕宾伊籍,字机伯,山阳人也。玄德忙下马问之。籍曰:“昨闻蒯异度对刘荆州云:此马名的卢,乘则妨主。因此还公。公岂可复乘之?”玄德曰:“深感先生见爱。但凡人死生有命,岂马所能妨哉!”籍服其高见,自此常与玄德往来。

该用户从未签到

46

精华

0

对战

1559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5512
军饷
1611 两

汉化奖章拉瑞邦德勋章彼得波拉奖章四周年革新委员会论坛三周年勋章KOGER勋章英雄勋章-铜(1)三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

发表于 2009-1-23 19: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楼主(em222)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精华

0

对战

12

主题

版主

积分
914
军饷
633 两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1-24 22: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Judah 的韩战亲历记(第一部分《从汉城到釜山》完成)

Part II Inchon!Inchon!!Inchon!!!

Week 14(24th Sep-30th Sep),Little Rain

Inchon,仁川,是朝鲜半岛的一个港口城市。临近Republic of Corea原首都Seoul市中心仅30公里。半个世纪多以来在朝鲜半岛发生过两次著名的登陆战,一个是日清战争时期日军登陆仁川,直取朝鲜王国王都Seoul(汉城,22-55),另一个则是二战末期USSR(苏联)对日作战登陆Wonsan(元山,29-42)

当然相比较而言,对于普通美国人,或是欧洲人来说Inchon远没有Wonsan出名。Wonsan出名部分原因是因为在Wonsan登陆战期间一名SURA(苏联红军)护士被日军俘虏并遭到一个女人能够受到的最大的虐待,最终被杀害。这产生了两个后果:一个是所有国家的军队都开始重视对女性士兵的保护,另一个就是苏联人对他们占领区的日本人、日本俘虏的残酷对待(当然我一直怀疑没有这件惨案,日本人的处境也不会更好)。

至于Inchon(仁川),除了56年前那场改变了整个20世纪前半段亚洲政治格局的战争让它出现在世界各大国的报纸上很是出了一段风头——然后随着大清帝国军队的迅速崩溃而备更北的地名取代。,

如果你在纽约、巴黎、伦敦的街头随便问一位路人,知道不知道Inchon是什么?估计90%的人会在诸如“某种新品牌的香烟”(男人)或“某种新的护肤品”(女士)之类的答案上瞎猜。如果给这个问题加一个提示:Inchon是地名,那么猜它在非洲、中东、南美、远东的人会各占25%。即使对于是各大名校国际政治学专业的高材生,我也不抱希望是否有那么一两个能说出Inchon在朝鲜半岛这个答案,更别说准确找出它的位置了。

但是我相信,今天,,现在,东七区,1950年9月27日,12:00,过了今天,如果有哪位关心时事政治的男士,不能像报出自家电话号码或嘉宝的三围一样流利说出Inchon的经纬度和它的地理情况战略位置经济产业结构,那么他的同好将羞于向其他人承认他们之间相识。

——因为就在这个时间,伟大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15000人,在伟大的美国海军第7舰队95特遣舰队1、2、4战斗群的20艘战舰和伟大的美国空军驻日空军部队的200架战机的支援下实施了由伟大的美国陆军五星上将Douglas MacArthur亲手制定的代号为“Back”的登陆仁川的登陆作战。

我有幸参与其中,成为15000人中的一员。经过25小时的海运1950年9月28日下午1点登陆开始,经过6小时的苦战,陆战1师重创并击溃了滩头守军朝鲜人民军第6师第6反坦克营,击毙720人中的590人,摧毁34挺MG中的30挺,24门85mmAT Gun中的17门。陆战队伤亡935人,损失各式车辆47辆,装甲车辆2辆,另外空军损失B-29一架(我实在想象不出反坦克营怎么能打下来飞机!)。

022-Week 14 Inchon Landing Succeed.jpg

陆战第1师第1团第1营A连1排1班的班长海军中士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第一个冲上仁川南部的沙滩,将星条旗牢牢地插在了沙滩上!他的照片上了华盛顿邮报,这幅照片和硫磺岛那幅被人们相提并论。

022-Historical Resource-Inchon Landing.jpg

022-Historical Resource-Low Jima Landing.jpg

与此同时被麦帅以“釜山地少人多,居大不易”为由赶到日本Okasa(大阪,61-67)以节省军费为自己买哈瓦那雪茄的陆军第7师也于Wonsan登陆,全程未遭到任何抵抗,一如5年前的苏联红军,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强大武力,同样的欢呼,可是5年前的盟军,如今已成死敌。

023-Week 14 Succeceful Landings.jpg

随着菲律宾营的抵达,联军司令部正式改称“联合国军司令部”——不过简称还是“联军司令部”……

说一下我军的实力:

RK Army:

Capitol Div:HQ、1st ACR,而26R在大邱潜伏待命,10ArtR因无足够的105mm M2 Howitzer
  (30门)而缺编
1D:HQ,1ArtR,11R(1、2、3)15R(1、2、3)、32RGT,1ArtR;注:其中有两个营在R支队,而1ArtR和7D8R一起十分诡异地出现在Seoul(25-54)南90Km,Taejon(大田,29-64)西40Km的荒郊野岭(26-63地区)——他们原本应该出现在Seoul西南90Km,Taejon北40Km的Chongju(28-60)地区
2D:HQ、17R(1、2、3)、31R、32R、其中17R3B在R支队,而2ArtR下周到Kunsan(群山港,23-68)。
3D:HQ、18R、22R、23R,3ArtR
5D:HQ、27R、35R,而36R在大邱潜伏待命,无炮兵团编成
6D:HQ、2R(1、2、3)、7R、19R,6ArtR(Eli),其中2R3B在R支队,而6ArtR因无足够的105mm M2 Howitzer(30门)而缺编
7D:HQ、3R、5R(1、2、3)、8R,其中5R1B在R支队,无炮兵编成
8D:HQ、10R、16R、、8ArtR(Week 13)而21R在大邱潜伏待命
9D:HQ、28R、29R、30R、9ArtR
11D:HQ、9R、13R、20R、11ArtR
Marine:1MarR
共11个师29个团,另4个炮营(各30门105榴)
另有扫荡大队(Anti-Guerilla Group,营级)1、2、3、5、6五个
韩国军指1C(HQ)、2C(HQ)

备注:韩国军步兵团皆为摩托化移动,每周行进330Km

US Army:

C1D:HQ、5R、7R、8R、6TakB、71TakB、8CbtB、16RecC、82FAB
M1D:HQ、M1R、M5R、M7R、M1TakB、CbtB、1AmRC(AmphibiousRecC,两栖侦察连)
2D:HQ、9R、23R、38R、72TakB、2CbtB、2RecC、12FAB
3D:HQ、65R、9FAB,另有7R、15R、64TakB、10CbtB、3RecC于第17周到达
7D:HQ、17R、31R、32R、73TakB、77TakB、13CbtB、7RecC、31FAB
24D:HQ、19R、21、34R、70TakB、78TakB、3CbtB、24RecC、11FAB
25D:HQ、14R、27R、35R、79TakB、89TakB、65CbtB、25RecC、90FAB,
8A:5R、Ab187R(Airborne 187 Regiment,空降1887团),听说总部要将71、77、78、79TakB由所属各师划归集团军直辖。

另有36、19、45共3个战斗工兵群(团级),8、24、32共3个工兵群(团级)和24、79共2个工兵队(营级)
独立炮兵503营(18 155mm M1 Gun Long Tom,155增程加农炮)
8集团军直辖防空37、68、78、97AAB共4个营(各16 90mm AAGun)
第8集团军司令部(Command station)以及1、4、5三个军指(HQ)

UN Force(联合国军):

UNCW Marine(英联邦海军陆战队):41Royal Marine Commando(41海军陆战突击队,营级)
CW Division:27X(英联邦第27旅),战斗力相当于1个RK团

UN Force(联合国军):Philippines BCT(菲律宾营)

{注:Philippines BCT,应为菲律宾第10营,摩步营}

RRE(Railroad Enginerring,铁道工兵):RRE(团级)

Week 15 (1st Oct-7th Oct),Cloudy
又是一个中校,又是不礼貌地拦住了刚刚吃完饭的我,又是不知哪里掏出来的一纸命令,又是不容置疑的语气,不过不是上次熟悉的B中校,是陌生的第2师参谋部副主任C中校:“麦帅要你乘返回的船回釜山——尽快!”

原先在木浦的第2师也乘船来到仁川了,据他说,釜山前线的NK部队数量急剧减少。并给我看了一张侦察机拍摄的釜山形势图:

024-Week 15 NK Retreating.jpg

我很吃惊,我还清清楚楚记得上周釜山前线那一排绿得发黄的灯泡,只过去了半个星期,NK原本严密的封锁圈竟然千疮百孔。不用问,原来的15个师的大军正在全力回撤,因为我们两路登陆大军正试图在仁川到元山沿北汉江(Bukhan River)布防,切断NK军队的一切补给。

我于7日晚回到联军司令部,让我受宠若惊的是,麦帅亲自来迎接我。然而我马上又陷入了惊恐,原因是麦帅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少校,听说你对于我本人的生物学分类很有研究?”

……

Week 16 (8th Oct-14th Oct),Cloudy
我已经习惯了朝鲜半岛的阴天了,如果真的有一天让我见到完整的太阳,我会怀疑它要从天上掉下来的——没有大块的云托着,太阳显得摇摇欲坠。我不知道为什么从上周我们开始反击开始,天气一直这么好——不要拿这里的天和佛罗里达的阳光去比!Cloudy已经是这里最适合飞机行动的天气了。

本周传来消息,中共政府已经占领了整个Tibet——这块他们宣称拥有主权的土地。全世界没有什么人关注这一消息,但是我却有点不安——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共有更大的可能性直接出兵干涉朝鲜?

Week 17 (15th Oct-21st Oct),Cloudy

战局进行得不可能更顺利了。北面陆1师、步7师以及上周乘船分别到达仁川的第2师,到达元山的骑1师、步3师,一共5个整师,基本完成沿北汉江的布防。长途跋涉缺乏给养的NKPA部队想冲破这道看似虚弱的防线回到妈妈怀里怕是不可能了——麦帅下令第3师向元山北前进,占领Humhung(咸兴,28-35)Hungnam(兴南港,29-36),骑1师迅速在Hwachon Reservor(华川水库)到Chunchon(春川,31-52)之间的山区建立防线。第2师配合陆1师歼灭汉城一带的NK38、42、45三个师的8个团及其他附属部队——由于汉城一带地域狭小,这两个师可以堵截围歼两不误。他们还得到了潜伏在附近的韩国军队1D1ArtR、2D2ArtR、7D8R以及第10扫荡大队的协助。

Seoul于本周被联军解放。

025-Week 17 Situation.jpg

Week 18(22nd Oct-28th Oct),Still Cloudy

整个南朝鲜像一座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Seoul北郊是一座小围城,所以没有人想进去——里面的2个师指8个步团1个炮团2个AT营倒是想出来,可是外围的联军怀疑他们的诚意……

026-Week 18 Siege.jpg

在元山和咸兴之间负责阻击NKPA南下援军的步3师觉得敌人过于残破,像什么31D109R1B、41D126R3B这种残次品还是回Chongjin(清津47-18)凑齐了胳膊腿儿再回来受死的好——于是他们就回去了——只是番号回去,人都凉了。

不过步3师发现残次品过多,骄傲的步3师讨厌打扫卫生。于是新组建的RK12D从釜山千里迢迢赶来了。

与反攻同时进行的是铁路的维修。曾经是飞行员们的骄傲的“万点坑”如今成了工兵部队的噩梦——看不到头的噩梦。好在麦帅早就停止了战略轰炸——也的确没什么剩下东西可炸了。

Week 19(29th Oct-4th Nov),Cloudy

没什么可记载的。比较2个月前,现在我们和NKPA的角色完全调转了——他们如今的形势更遭,因为2个月前朝鲜半岛南部沿海地区可没有几十个师的NKPA等着我们投怀送抱。

Week 20(5th Nov-11th Nov),Cloudy

麦帅发现围城里的NKPA的战斗力被严重高估了。我们用RK1、2、3、5、6、7、8、9、11、、15D和US24、25D一共10个韩国师和2个美国师加上10个扫荡大队追击围歼两倍数量(从番号看)的NKPA,于是他下令1、2、3、8、9、11、12等7个编成中有炮兵的韩国师和步24、25师与敌脱离接触,就近找港口等待海运。麦帅发现北边的防线还是太单薄,单靠5个美国师+RK12D无法编织一张细密的网。他计划把RK1、2、3D派到西线,9、11派到东线,8D在中线。北线的5个美国师解放出来向北前进拿下Pyongyang(平壤,13-42)。
如今的联合国部队(除美、韩、英)有土耳其旅(战力比RK团强20%),泰国团(全称是泰王国皇家陆军第21团),菲律宾营(前面介绍过的),他们被麦帅派北线充当全军的先锋向平壤搜索前进——以后还要来French Bn(法国营),1st Belgium Bn(比利时王国第1营,简称比利时营),Colombian Bn(哥伦比亚营),Ethiopia Bn(埃塞俄比亚营),Greek Bn(希腊营)和Netherland Bn(尼德兰营/荷兰营),鉴于哥伦比亚营和埃塞俄比亚营半年后才到达,而那个时候战争八成就结束了,所以我们将他们排除,发现我们有1个旅加1个团加5个营,麦帅计划把法、比、荷三个邻国的营放在一起当一个团级战斗群使用,剩下希腊营和菲律宾营跟随土耳其旅当两个团用,这样我们又有了一个3团制的师。

当中有一个插曲:菲律宾营的营长抗议他们被分配和希腊、土耳其的步兵单位一起执行任务,他们一再强调他们是摩步营,要单独行动。他们的用意很明显:一个营不可能执行过于艰巨的任务,最多是搜索残敌之类的轻松活儿。他们的罗索把麦帅惹火了,他拍着桌子大骂:“希腊步兵营1周可以沿公路行进380公里,而所谓的菲律宾“摩步营”是280公里!!!!”

麦帅几年前还在西南太平洋战区(东南亚岛国加澳大利亚)任司令当过司令(就是在菲律宾他说出了那句著名的“I Will Be Back!”—也是登陆仁川、元山方案代号“Back”的历史意义之所在),菲律宾军队是他一手训练的,积威之下,菲律宾营长在5秒钟之内就消失了。

国内:国会认为战争进行的很顺利,所以他们派出了更多的援军——永远别怀疑Capitol Hill(国会山)那帮老爷们的想象力和逻辑思维能力,这是我在这个国家生活了20多年都没有获得而在朝鲜3个月就获得的一大经验。

027-Capitol Hill.jpg

027-Congressman.jpg

027-Ranger.jpg

027-Week 20 Reinforcements.jpg

Week 21(12th Nov-18th Nov),Cloudy

北线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当步24师乘船到元山港准备投入北线作战的时候,发现元山被一个营的NKPA占据。可怜的营在3个团的登陆部队的攻击下灰飞烟灭,但是麦帅很生气,下令调查这支部队是北线放进来的还是南线放出去的。不幸的我成为了调查组组长——我几乎第一时间发现调查根本进行不下去。北线的步3师、韩12师说他们的阵地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过去,南线的步7师、韩11师说他们的虎飞岭山脉连当地特有的红蚂蚁都死绝了。

最后我拿出了一块德芙巧克力递给被俘的敌军副营长——10分钟后麦帅收到了我的调查报告,并附上了那位敌军营长的证词:这个营原来在元山东北休整,元山登陆后他们一直没敢动弹,并幸运地逃过了所有人的眼睛,直到第3师北向击敌,元山空虚,他们趁机占领元山,但是随后24师就来了……

麦帅摔碎了手上的茶杯,但是终于没有把这份报告摔倒我脸上——他重重地喷了一口气,用两根手指捏住那份价值50美分(德芙的单价)报告——好像捏的是一张沾了狗屎的纸一样——把它扔进了档案柜

第二天,麦帅向军事法庭起诉我,原因是1个月前我帮他写的一份对釜山市小学生演讲时用的演讲稿中,一处应该用分号的地方误用成逗号,所以我被冠以“工作态度不认真”的罪名降成少校——这就是军事法庭的宣判……

028-Week 21 North Front.jpg

除去我降职这件不知应算作悲剧还是喜剧还是闹剧的事件,我们的军队在每一个战场都进展顺利。

029-Week 21 South Front.jpg

030-Week 12 Taejon Siege.jpg

Week 22(19th Nov-25th Nov),Cold

我被重新提升成为中校,原因很滑稽,但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麦帅他老人家的气消了,这才是我复职的充分且必要条件。不过我并不因为复职而感谢那个老头——前天是发工资的日子,我因为被降职而少拿了20美元!40块德芙巧克力!!——也就是说40份附有当事人证词的充分可信的报告!!!

既然我拿自己的复职作为开头,说明本星期并没有什么值得记录的,大邱毫无悬念地沦陷了——我是说解放了——听PBK听多了,呵呵!

另外就是Ranger第一连拿下了平壤——一座空城。其实它两个星期前就空了,只是麦帅希望拿它引诱漏网之鱼——不过前线做得太好了,整整两个星期连一个排都没有被漏过,无奈的麦帅只得放任Ranger第1中队摘下这枚熟透的果子。

031-Week 22 Occupy Pyungyang.jpg

另外就是中共政府外交部发表了一通不知所谓的演说,通篇只有空洞的恫吓,说什么希望联合国军退回38线——20个星期前他们的正义感在哪里?麦帅拿着这张纸去了厕所——随着展现前推,后勤压力过大,司令部从前天就缺少厕纸……

为了庆祝自己的新厕纸,麦帅下令吃饺子。

032-Week 22 North Jiaozi.jpg

033-Week 22 Middle Jiaozi.jpg

034-Week 22 South Jiaozi.jpg

因为一张厕纸造成NK军队至少10000人的伤亡,可以被称为“一张厕纸引发的血案”

Week 23(26th Nov-2nd Dec),Heavy Rain

本周战局秉承“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原则。美、韩、英三国部队秉承英特纳雄耐尔精神,通力合作,在咸兴包围了NKPA41D、42D各两个团,数量虽然不多,但是却是东北战场最后的成建制的敌人了。此后向东便是一马平川——比一马平川还要好,从咸兴直到东边的Chongjin(清津,47-18)、Rasnin(罗津,52-13),之间是350公里的朝鲜半岛仅有的一条完整的铁道。美军步兵团一周可沿道路前进430公里,也就是说占领整个朝鲜只在麦帅一念之间。

035-Week 23 Hamhung Jiaozi.jpg

在西北战场,Sinanja(新安州,12-38),两个HQ一个步团一个AT营面前是韩国装备最好装备最精良的第1、2、3师,更重要的是有美国陆军步2师,而步7师也在赶来。就在本周最后一天,韩第2师17团夺取新安州北大宁江桥——桥已经被NKPA炸毁,但是韩17团已经渡过大宁江天险,往西就是无险可守的赤身裸体的Sinuiju(新义州,3-35),NK在西北朝鲜最后的据点。

面对大好形势,麦帅反倒皱起了眉头:“朝鲜人民军在如此的形势下还坚持战斗——绝不是出于军人的荣誉或是对共产主义信仰的忠诚——像是在拖时间,等着什么似的!”他对我说。

Week 24(3rd Dec-9th Dec),Cloudy Again

东线,步3、24师和韩12师各一部1围歼了敌42师128团——42师最后的团,至此42D覆灭,整个东线只有NKPA零星几个团营,

西线,挡在联军当面的NKPA两个HQ一个步团一个AT营被联军步坦协同步空配合灭编。只要愿意,联军先头部队可以于本周出现在新义州东郊。

不过也许出于老年人对未知威胁的过分警惕,麦帅下个死命令:前线各部抓紧时间构筑工事!

Week 25 (10th Dec-16th Dec),Cloudy

中国人来了!

036-Week 25 CPLA Is Coming.jpg

这个消息由在12-32地区前出侦查的Ranger第8中队发回司令部。消息上说:CPLA大概两个军——CPLA以军为基本单位,每军下辖3个师和一定军属特种部队(骑炮辎工之类的)。不谦虚地说,单独一个CPLA师绝对不是美军一个师的对手,甚至3个也不行。因为性质决定了他们只相当于联军的步兵团——只是人更多,不过战斗力不见得强,因为步兵单位战斗力更多取决于技术兵器,在这方面CPLA无法同我们相提并论——以上信息,有的来源于我了解到的一鳞半爪,有的来源于我们的盟友中华民国,就是那个丢失了整个大陆的政权,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

自从联合国通过援助韩国的决议以后,曾经的5大国之一,现在的风雨飘摇的岛国,很积极地参与其中,并曾经多次要求派兵参与联合国此次的军事行动。但是杜鲁门总统因为担心刺激红色中国出兵干预朝鲜问题而不留余地地拒绝了。不过联军总部就有一名国民党军官,他是以军事观察员身份活动的,不过似乎他还有别的任务,比如说服我们的MacArthur将军接受中国民国作为联合国创始国和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希望为世界和平做出的应有的贡献。

Lieutenant Colonel Au. 欧中校,曾经在PRA(People’s Revolution Army,国民革命军)第52军工作。这个军曾在中国的External(关外,这里指东北地区)与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就是我们面前这支CPLA——作战长达2年半,虽然他们最终撤离了东北,把它留给了中共,但是这个军是东北50万国民党军队中唯一的一支全建制撤退的军。从经验上,心理上,欧中校将会给联军很大的帮助。不过除了麦帅和我,整个联军司令部的将校级军官都对Au中校十分不屑,因为他们觉得管一支曾拥有430万军队和完备的海空军却败给另一支只有130万正规军200万民兵的几乎是由纯步兵构成的对手的军队中的每一个军官叫“军官”,都是对他们自己的侮辱!甚至有人当着Au的面这样解释杜鲁门肿痛拒绝国民党人出兵的理由:一旦共产党人知道我们的军队中竟然有国民党军队,他们将不再害怕我们,反而会士气高涨地冲过来!

当时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而Au却涨红了脸,不过最终他只是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伴随着那些人嚣张的狂笑——没有人可以笑得那样大声,除非他是故意的。

星期六我接到了司令部的命令:去解决一起恶性刑事案件:几个2D17R的韩国士兵——就是那支两周前英勇夺取由3倍敌人防守的新安州北大宁江桥的英雄部队——他们上周先被推进了10Km到达12-37地区,肃清了当面的一个营的NKPA,然后他们放假了,然后那几个喝醉了的混蛋闯入当地一名地主(在NK治下居然还有地主!)的家中,轮奸了那家的15岁的女儿。

麦帅很生气,但是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不是军法的问题。新年将至,我们打了半年的仗了,这次犯事的士兵是来自韩2师17团3营,这个营在R支队与数十倍的敌军英勇作战了两个月之久——都累了!该放松一下了!这次是韩国军队——还好——不是美国军队,否则这时就成了国际事件,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下一次是谁。

军法对奸淫妇女有明确的规定:判刑3-10年,但是按照东方(中国、朝鲜——据说日本人有另外的道德体系)人的观念,士兵奸淫未婚少女是一件不可饶恕的罪行,比杀掉受害者还残酷。相当多的被誉为治军严格的东方名将都有将犯有强奸罪的士兵枭首。

麦帅自然不可能这样做,但是他也不能无视此事件对于当地以至整个朝鲜的民心的极大的负面影响——军法的处罚显然无法让当地人满意。所以他派了我而不是军法官去解决此事——按他的说法,我很有和稀泥的天赋——我能将之理解为褒义的形容么?

欧中校毛遂自荐与我同去,他的理由是他是东方人又和韩国军队没有关系,于是我、欧和司令部一名精通英语的朴姓韩国军官(就是那个翻译PBK的中尉——现在是Major少校)从平壤赶往12-36地区2D17R驻地(他们早些时候奉命离开12-37南撤回12-36,防线由2D31R接管)!

调停完全失败——我不断地安慰那对可怜的父女,向他们解释,军法就是这样规定的,我甚至搬出了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试图从理论上解释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而不是个人感情的重要性——没有一点用,他们只是不停的哭泣,而周围他们的乡亲则用超大的音量将怒火和口水喷射到我的脸上,我成了比那3个犯罪分子更可恶的人。担任翻译的朴少校处境不比我好多少,因为聪明的朝鲜人很快发现我只能感受到他们飞溅的口水和出离的愤怒却不能理解他们语言里的精妙之处,于是把矛头对准了能欣赏他们语言艺术的朴少校。朴少校一面擦着汗一面尽职地履行着翻译的义务。他翻译的语言虽不好听但却并不是很过分,远不够让一个经历战火的军人汗流满面的地步,他一定是将更大的精力用在翻译准则“信达雅”的“雅”字上了。最后他实在受不了了,对在场的17团团长提出了一个建议:不如把犯事的军人送上前线打冲锋,战死了也就算了。

乡人沉默了,他们好像比较赞同这个处理方案,但是我惊恐地发现周围的韩国士兵将M1步枪对准了朴少校,而17R的上校则将手放在了腰间的柯尔克手枪枪套上。士兵们怒吼着,军官们沉默地怒视着,我的汗瞬间浸透了后背的衣服,凉沁沁。

“啪——哗”两声巨响,前一声是先前一直沉默的欧中校一巴掌拍在木桌子上,后一声是桌子面分崩离析,四条腿的桌子还原成一堆烂木头的声音。士兵们将枪口转移了目标,军官也把手枪掏出来最准了这个看起来丧失了理智的中校。可是欧中校全然不顾,他一把揪住了朴少校的领子,我们眼前一花,原本距离欧中校有5英尺远的朴少校瞬间与欧中校鼻子碰鼻子。

“You are NO Soldier!”他盯着朴少校的眼睛用英语缓慢地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说。然后又用韩语说了一遍——我才知道他懂韩语。

然后他放开了朴少校,用一根孤零零的右手食指指着周围的上百条枪:“——你们也不是!”话是用韩语说的,不过我用10秒钟成功使心跳250以上的朴少校重新获得翻译的功能。

“军人的枪是守护用的而不是强奸平民用的!男人的“种”是冲锋用的不是欺负女人用的”

[附(54年12月17日):我一直不太理解朴少校翻译的后半句“Man’s testicle is for Charging,not for Raping!”直到今天我才从一个通晓东方文化的老先生那里得到了正确的翻译:“Man is Man because of his fearless Charging,not his fearless Raping!”]

“我要是你我就自杀!”他对三名犯罪的军人说,并平静地把他的配枪,一把日本南部14式王八盒子,递给他们当中军衔最高的那个连长——然后在那个上尉接过枪并将它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后的1秒钟内将它抢回。

“先别死在这儿!”他对上尉说,然后又转向人群,“他该死!但是他被碎尸万段这姑娘的清白也回不来了——是他一个人坏了人家的清白——不过他好歹是一个军官,收入不错,战争快打完了,也没啥危险了——就干脆叫他娶了她吧!”

我试图声明,本案是一个轮奸案,罪犯不只是那个连长。但是朴少校没有将我的话进行翻译。然后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乡民满意地散去,周围从17团团长到士兵带着充满色情味的笑容打趣那个羞红了脸的连长和同样羞红了脸的留在原地的受害者——一起恶性性犯罪的结果是一场皆大欢喜的姻缘——如果我能够明白东方人的逻辑,就叫上帝降一道雷劈死我!

半夜了,我还在试图理清白天的事件的内部逻辑关系。忽然枪声大作!我翻身下床抄起桌上的手枪冲出了房间。

枪声是从北方和西北方传来的。我循着枪声看到那两个方向火光冲天。我曾经听惯了NKPA波波莎的炒豆般的枪声,但是这次不同。枪声很清脆,很有条理,很有逻辑——我好像还没从今天白天的事件中跳出来……

“共军!”欧中校不知什么时候猫着腰到了我的身边。同样是猫着腰,他像一只嗜血的豹子,我则像一只烧熟的大虾。

成连成排的韩国军人大呼小叫飞也似的向我们所在的村庄中心逃来。“不行!这样下去就全完了!”欧中校一个箭步窜到溃兵的前面。“回去!”他用韩语说,虽然朴少校不在,但是从Au的动作和语气我完全明白他的意思。Au、我、溃兵重新形成了一股人潮,方向是溃兵来的方向。

我们大概有几百人,应该算是一个营,这里的最高军衔是我(Au不算联军的军官),一个只见过死去的和投降的敌人的中校。所以士兵们跟着我,我跟着Au,依托村子西北的建筑和山丘建立了一道简陋的100码宽的阵地。

“God!这至少有1万人!”我望着前面黑暗中隐隐约约的身影。今天是个阴天,所以晚上也别想有什么月光星光,唯一的光源来自前方不时爆起的火光——本来村子也有电灯,但是Au在来的途中机枪打爆了变电箱,于是整个村子停电了——能见度只有10码,而火光起来的时候是100码,无数的身影在火光中闪现。周围全是黑的,而我只能不时看见些身影,却完全听不到他们发出任何喊杀声。我于是觉得凡是黑暗的地方都有敌人朝我围过来——我的周围全是黑暗,所以我陷入了被包围的恐慌。

“前方的敌人不多!只有500人——而我们有1000人!”Au用韩语和英语不断重复这两句话。最后他用世界通用的语言下了一道每个人都能听懂的命令:“啊——”

韩国士兵像野兽一样吼叫着随着他的的吼叫冲出了工事。我也想这样做,但是有一只手将我拽回了战壕。

“共军来了!”他又是这句话,我当然知道是共军——然后他又补充道:“是中共的军队!四野!我的老对手!——他们善于白刃战,你上了是菜!”我很羞愧。“拿稳你的手枪!待会儿只要有人不出声地靠近你,你就开枪!”说罢他松开了拽住我的手,就要向前冲——这回是我拽住了他:“你也别冲了!”聪明的我很快看出,这是混战,这样的战斗没有友军,只有有威胁和死了的人,在这种战斗中被自己人杀死的几率和被敌人杀死的几率一样大。

他用他的手拿开了我的手:“是我下令让他们冲的,我不能不冲——况且,我早该死了!”

然后他就消失了——再也没回来……

[附(50年12月17日添加)
凌晨时分,援军来了,是韩国第1师和美国步2、7师所属的第2、13战斗工兵营,敌人退却了。第二天我们在我们的阵地上数出了600名中国士兵的尸体,而除了援军,我们这些混战了一夜的乌合之众连死的带活的只有207人,其中有139具尸体和68个活人,我是68分之一并且是极少的几个没有缺胳膊少腿的人之一,而欧中校是139分之一。我被紧急送往后方医院]
[附(51年12月17日添加)
我找到了欧中校的简历,但是他们不让我抄录,我只能凭记忆。他是黄埔军校某期(12?13?14?)毕业生,二战时期在国民革命军新38师,参加了缅甸作战,以后来新38师被编入新1军参加了反攻缅甸作战。中国内战期间他所在的新1军被中共东北野战军歼灭于辽西,他只身逃回,被编入52军,参加了上海会战,然后又随什么部队参加了海南岛会战,失败后退到台湾。50年来到朝鲜并战死在这里。

抄录一首他经常唱的歌,他说是他的那支早已灰飞烟灭了的部队的军歌:吾军欲发扬,精诚团结无欺罔,矢志救国亡,猛士力能守四方。不怕刀和枪,誓把敌人降。亲上死长,效命疆场,才是好儿郎]。

The End:

[ 本帖最后由 judah1985 于 2009-1-26 01:36 编辑 ]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46

精华

0

对战

1559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5512
军饷
1611 两

汉化奖章拉瑞邦德勋章彼得波拉奖章四周年革新委员会论坛三周年勋章KOGER勋章英雄勋章-铜(1)三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

发表于 2009-1-24 22: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很有耐心,精神可嘉!细细看完,对您这样一腔热情表示倾佩!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99

主题

少尉

积分
308
军饷
100 两
发表于 2009-1-25 00: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牛人 就是就牛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精华

1

对战

120

主题

上校

多半是废了

积分
2472
军饷
92 两

论坛三周年勋章一级勇气勋章英雄勋章-银(2)英雄勋章-铜(3)英雄勋章-金(3)2009十大风云会员荣誉佩剑

QQ
发表于 2009-1-25 06: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人大牛也。。。
装死中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精华

0

对战

12

主题

版主

积分
914
军饷
633 两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1-26 00: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其实我本想继续写Part III 的题目应该叫”Against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对阵中国人民解放军),但是当1950年12月17号,韩战的第26个星期的星期日,我回到联军指挥部,接到一道命令:派我回国接受军校训练。1950年12月24号,韩战的第27个星期,圣诞前夜,我回国了。

韩战还在继续,我却由参与者变成了旁观者。冷眼观着昔日的战友和新的强大的敌人在前线拼命。

036-Week 26 CPLA Sudden Strike.jpg

截至第34个星期的51年2月11日,联军成功地遏制住了中共军队的袭击,将战线稳定在新安州——咸兴一线,联军部队在平元铁路(平壤—元山)以北建立了坚固的阵地。而上个星期全面通车的釜平线(釜山—平壤)使联军的退却变得不可能。

999-Week 34 Hungsan.jpg

海明威写过一篇小说”A Farewell to Arms”(《别了,武器》),我很喜欢——就让以这个书名作为我朝鲜战争亲历记的结尾好了。

别了,武器!

{附:存档}

Korea 50-53 34.rar (92.63 KB, 下载次数: 18)

该用户从未签到

46

精华

0

对战

1559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5512
军饷
1611 两

汉化奖章拉瑞邦德勋章彼得波拉奖章四周年革新委员会论坛三周年勋章KOGER勋章英雄勋章-铜(1)三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

发表于 2009-1-26 01: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啊,我也正在致力于让釜山-平壤铁路全线通车。这的确是一条半岛大动脉,韩国生命线。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精华

0

对战

12

主题

版主

积分
914
军饷
633 两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1-26 13: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不是咋的!其实从仁川登陆起,我更大的精力耗在安排1个铁道兵团3个工兵联队6个工兵大队的工作上。

我觉得分段同时施工比挤在一起好,不浪费移动点。

---------------------------------------------------------------------------------------------------------------------------------------------------------

我发现工兵修复铁道好像是随机的吧?好像铁路没有“受损程度”这种东西,只是专业大编制工兵部队成功修复铁路的可能性更大。

不过TOAW里面施行Save/Load大法太麻烦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46

精华

0

对战

1559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5512
军饷
1611 两

汉化奖章拉瑞邦德勋章彼得波拉奖章四周年革新委员会论坛三周年勋章KOGER勋章英雄勋章-铜(1)三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

发表于 2009-1-26 13: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judah1985 于 2009-1-26 13:45 发表
可不是咋的!其实从仁川登陆起,我更大的精力耗在安排1个铁道兵团3个工兵联队6个工兵大队的工作上。

我觉得分段同时施工比挤在一起好,不浪费移动点。

--------------------------------------------------------------- ...

恩,是会受到概率的影响。铁路能力是一个百分比,这个百分比实际上就是修复铁路的概率。

该用户从未签到

46

精华

0

对战

1559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5512
军饷
1611 两

汉化奖章拉瑞邦德勋章彼得波拉奖章四周年革新委员会论坛三周年勋章KOGER勋章英雄勋章-铜(1)三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

发表于 2009-1-26 17: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可以用PS/FW软件把图片裁剪或者压缩一下尺寸,有几张超级大图都是2000×1000多的。(em225)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4

主题

游客

积分
66
军饷
100 两
发表于 2009-1-26 21: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战报太经典了~~(em243) (em243) (em243) (em243)
归来海角求凰日,却似隆中抱膝时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1

精华

1

对战

51

主题

上校

积分
2346
军饷
648 两

一级勇气勋章英雄勋章-铜(2)英雄勋章-银(3)英雄勋章-金(1)英雄勋章-金(2)英雄勋章-金(3)英雄勋章-银(2)英雄勋章-铜(3)英雄勋章-银(1)

发表于 2009-1-27 02: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典 牛人 学习中 学习中~~~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0

主题

游客

积分
17
军饷
100 两
发表于 2009-1-30 17: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战报太牛了,佩服佩服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0

主题

列兵

积分
0
军饷
101 两
发表于 2010-2-8 18: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很厉害,文采斐然,支持!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游客

积分
38
军饷
100 两
发表于 2010-2-9 10: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额,j少校没编写教材原来是跑这写战报来了……[em60]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精华

0

对战

12

主题

版主

积分
914
军饷
633 两
QQ
 楼主| 发表于 2010-8-9 23: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额,j少校没编写教材原来是跑这写战报来了……[em60]
天问 发表于 2010-2-9 10:35


这是很早之前的战报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22

主题

一级士官长

积分
190
军饷
148 两
QQ
发表于 2012-5-14 15: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搞不懂新手教程里韩战部队中一个番号用CW开头的部队是什么意思,就百度了一下,没想到回到了这里,哈哈
看到了一篇很牛的战记,不虚此行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精华

0

对战

12

主题

版主

积分
914
军饷
633 两
QQ
 楼主| 发表于 2012-8-24 05: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9# cato

CW for Commonwealt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