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艺术 - 让真实的战争跃然纸上  
  
查看: 256|回复: 1

[其他] 大军团战地日志:多瑙河战局1809(图片已修复)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435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16

精华

0

对战

125

主题

论坛元老

积分
5418
军饷
2763 两

汉化奖章战棋党元老罗伯茨勋章论坛三周年勋章

发表于 2019-2-25 17: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ittermaye 于 2019-3-9 12:17 编辑

现在的我,正舒适地坐在堆满了书本的写字台旁边,一边盯着打字机,一边照顾我的爱猫利科丽丝——它正在和复写纸玩儿。此时此刻,我笔下正在写着拿破仑皇帝是一个多么令人生厌的卑鄙人物。但是,如果这时我恰好看到窗外的第七大道上,街上的车水马龙戛然而止,随着一阵威武雄沉的鼓声,我看见一个小个子穿着他破旧磨损的绿色军装,骑着白马走在纽约的大街上。那么,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我觉得我很有可能会不顾一切地抛下我的书本、我的爱猫、我的房子以及我的一切东西,去追随他,一直跟他到任何他领我去的地方。我的祖父就是这样做的,上帝知道他并不是生来就是英雄。成千上万人的的祖父们也同样跟着这个人走了,他们得不到任何回报,他们也不奢求得到任何回报。他们满心欢喜、斗志昂扬地追随着这位科西嘉人,为他浴血奋战,身负重伤,即便是丢掉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人类的故事》第53章

可比起僵硬的历史事实,有时候,你更需要去“感觉历史”。在你有机会听到那首名为《两个掷弹兵》的歌曲之前,千万别去读那些形形色色的书籍。这首歌的歌词是由生活在拿破仑时代的伟大德国诗人海涅创作的,曲作者是著名的音乐家舒曼。当拿破仑去维也纳拜见他的奥地利岳父时,舒曼曾站在很近的地方,亲眼目睹过这位德国的敌人。这下你清楚了,这首歌是出自两位有充分理由憎恨他的艺术家之手。
去听听这首歌吧!听完之后闭上眼睛回味片刻,然后你也许能体会到 1000本历史书都不能告诉你的东西。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人类的故事》第53章




1840年,皇帝终于回到了他想永远安息的地方。波旁时代被遗忘的一切又重新得到了发掘,在陆军部的档案中无意间发现了一部分帝国时代的文件,其中包括1809年多瑙河战局中大军团战地日志和备忘录的残篇,现在将重新整理后的文字内容发表如下。


大军团战地日志:多瑙河战局1809


4月9日

皇帝到达乌尔姆。

贝蒂埃元帅在巴伐利亚的布防不符合皇帝的预期,至少在目前奥地利人一开战就会渡过因河的情况下令全军处于不利的位置。

达武元帅的第三军和勒费弗尔元帅的第七军分散在多瑙河和伊萨河河湾处。大体上达武军在左边雷根斯堡到施特劳宾一线,依托多瑙河,而勒费弗尔军处于兰道、埃克穆尔、兰茨胡特三角地带,面向伊萨河。乌迪诺元帅的第二军还在奥格斯堡,尚未动身。马塞纳元帅的第四军和旺达姆公爵的第八符腾堡军随同皇帝刚抵达乌尔姆。部分近卫军将在一周后到达。

皇帝的意图

由于大军团的相当部分兵力陷在了伊比利亚半岛,国内提前征召的新兵尚未编组完毕,大约一个月内不能指望有大规模的增援。

查理大公有两条路线可选,从波西米亚指向多瑙河以北,或者沿左岸渡过因河、伊萨河入侵巴伐利亚。目前透露出的消息倾向后者,但北部不能掉以轻心,以免其支队从左翼渡过多瑙河进入大军团后方。

应迅速牢固控制雷根斯堡-埃克穆尔为核心的地区,占据内线位置,视情况分别打击奥军南北两路。

达武军依托多瑙河,掩护雷根斯堡和施特劳宾的多瑙河大桥。
勒费弗尔向兰道集结,乌迪诺向兰茨胡特方向前进,把守伊萨河渡口,掩护埃克穆尔的集结地带和慕尼黑。
旺达姆和后续近卫军向雷格斯堡-埃克穆尔地区集结,充当机动打击力量。
马塞纳北上多瑙河右岸,占据诺伊马克特,阻止奥军西进,在其南下时威胁其侧翼。
如奥军进军过快,则达武和勒费弗尔会师退守雷根斯堡和埃克穆尔一线,必要时可进一步撤退等待增援。

作战补给基地由乌尔姆前移至多瑙沃尔特。
向达武和勒费弗尔送出第一批补给。
预计奥军前进较快,决战将在伊萨河以西,决定在英戈尔施塔特开设野战医院,必要时前移。

皇帝动身前往达武军中。

4月10日

从因河到慕尼黑和兰道的道路无法掩护,指令将两地物资运往多瑙沃尔特储存。

4月12日

达武和勒费弗尔已基本完成在施特劳宾和兰道的集结,奥军尚无踪迹。
第三军向北派出蒙布伦的轻骑兵师侦察从波西米亚来的两条山道。
圣许皮斯的骑兵师由第三军转隶第七军,向布劳瑙方向派出,据信此地有奥军一个军,应为左翼奥军必经之地。
乌迪诺所属科尔贝特的骑兵师受命兼程东进,前出至兰茨胡特以东,掩护第二军展开。

4月13日

向各军送出第二批补给。多瑙沃尔特储备已耗尽。

4月14日

皇帝到达达武军中,驻跸施特劳宾。

蒙布伦的骑兵在北面查姆遭遇奥军,至少为骑兵一个师,步兵三个师。
部分近卫军已赶到,包括南苏蒂的胸甲骑兵师,已指令向埃克穆尔集结。

下令将奥格斯堡的储备运往多瑙沃尔特。

4-9.png

4月15日

第一批补给尚未送到,达武和勒费弗尔都无法进攻,仍取守势。

蒙布伦师转向西面的施万道夫,监视奥军行动,等待并掩护马塞纳军的到达和展开。
达武军留下一师防守施特劳宾,陆续开拔转往雷根斯堡,防止奥军进一步南下。
圣许皮斯在兰茨胡特以东遭遇奥军一个军,乌迪诺军已主动越过预定阵地,将与敌军接触。由于尚未集结完毕,而且计划中卷击敌军侧翼的勒费弗尔无法出击,已下令将其追回。

4月16日

查姆的奥军并无进一步行动。
圣许皮斯师和乌迪诺军先头与奥军发生前哨战,法军损失稍多,圣许皮斯和科尔贝特的骑兵断后,该军退往兰茨胡特转入防御。

计划将野战医院前移至埃克穆尔。

4月17日

留驻施特劳宾的达武军一部与奥军科勒夫拉特军遭遇,兵力约为步兵二到三个师,有骑兵和炮兵配合。皇帝获悉后立刻与达武元帅亲率位于雷根斯堡和施特劳宾之间的军主力赶往战场,听闻炮声的旺达姆军一个师随同前往。下午,在皇帝万岁的欢呼声中,该部以两倍以上的优势兵力果断投入进攻,几个小时内奥地利人损失了三分之二的兵力,狼狈退却。
乌迪诺军已退回兰茨胡特,并以骑兵保持接触。
马塞纳军尚未到达北翼奥军侧翼位置。
再次下令催促在乌尔姆的近卫军全速前来汇合。
旺达姆军改为在埃克穆尔集结待命。
推测奥军主力仍在南翼。

达武军已获得补给,第二、七各军仍在等待物资。

4月18日

达武军先头部队在施特劳宾附近与敌罗森堡军遭遇,因兵力悬殊,略作战斗后主动撤退,奥军小胜。

施特劳宾附近敌军云集,计划集结达武和旺达姆两军参加反击。皇帝将亲临指挥。

马塞纳军已接近诺伊马克特,指令继续东进,攻击查姆,如奥军从波西米亚来,这个方向可能为敌人的侧翼。
指令乌迪诺军占领伊萨河以东阵地,计划以此定住敌军,待勒费弗尔军从北面合击。

4月19日

午后达武军主力遭遇罗森堡军,尽管在兵力和士气方面占据了绝对优势,战斗还是在日暮时战成平局。罗森堡军在付出了重大损失后被逐退。达武军夺回施特劳宾,缴获大量物资。

综合两天的战况仍不能完全判断奥地利人的进军方向。第一种可能是敌军可能是从多瑙河以北来袭,正面在施特劳宾到迪根多夫渡河,查姆的部队是其侧翼。第二种可能是敌人主力从左岸进军,主力沿河岸大道进军,兰茨胡特是其左侧卫,而查姆仅是其北岸支队。
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次主力会战将在兰道—施特劳宾一线进行。

马塞纳军已越过诺伊马克特,补给基地改为纽伦堡,独立于右岸作战,如招致不利,退往雷根斯堡掩护大军侧翼。
中部的达武、旺达姆两军,向东追击罗森堡。
催促近卫军立即向埃克穆尔集结。
乌迪诺军已占领伊萨河以东的阵地,奥军尾随而至。
勒费弗尔军已收到第一批补给。

4-15.png

4月20日

达武和旺达姆两军向东攻击奥军,勒费弗尔军听闻战斗的枪炮声后从兰道向北攻击奥军左翼。尽管皇帝未能及时赶到战场目睹这伟大的胜利,但三位卓越的元帅还是成功地合作击败了敌人。在帝国军队仅三倍的优势打击下,当面敌军的抵抗最终瓦解,约一个军损失了三分之二的兵力。
伊萨河阵地上的乌迪诺遭到了南路奥军的攻击,在迫使其付出重大代价后撤退至兰茨胡特,由于勒费弗尔赶往北方,伊萨河会战计划必须放弃。
按照最初的设想,马塞纳元帅的第四军向东攻击查姆。由于连续行军而疲惫的该军和休整完毕的奥军在同一条道路上仓促遭遇。战斗完全失败,骑兵和炮兵损失殆尽,步兵也折损了三分之一,全军正向雷根斯堡退却,进入侧翼掩护阵地。

根据目前的战况判断,敌主力是从多瑙河左岸进军,主力沿河岸大道进军,兰茨胡特是其左侧卫,而查姆是其北岸支队。中路已有两个军暴露番号,北路和南路各一个军,还有至少两到三个军未暴露。

目前大军团主力三个军已在中部集结,初战顺利,拟进一步向东进击,争取歼灭至少重创敌中路集团。中路敌军预计不会超过三到四个军。
马塞纳部至少还相当于两到三个满员师,现退往雷根斯堡,掩护大军团侧翼和交通线。
乌迪诺军从兰茨胡特向西或西北继续迟滞敌军,中路战斗解决后,至少调动两个军向南沿伊萨河西岸包抄南路敌军。

Austrian troops in Aspern, 1809.jpg

4月21日

马塞纳军已瓦解,溃兵正通过雷根斯堡的多瑙河大桥,皇帝亲自赶往河北岸,指挥勒格朗师抗击奥地利人的追击,最终将其击退。

中路勒费弗尔、达武、旺达姆继续向东进逼迪根多夫,奥军遭到损失后继续退却。

指令乌迪诺防守兰茨胡特,马塞纳防守雷根斯堡。

野战医院已移至埃克穆尔。

4月22日

马塞纳的第四军大部溃散,正在沿多瑙河向西移动,只有极少数部队还在雷根斯堡附近,皇帝正力图重整部队。

右翼乌迪诺的第二军经过连续行军作战,极度疲劳,无法扼守兰茨胡特,已撤往弗莱兴。

中路第三、七、八军胜利进军,奥军损失约一师兵力,继续东撤。

左右两翼已不可靠,中路已疲劳,难以继续攻势。计划停止中路的攻势,将第八军加强到三个师作为中央屏护,休整第三、七军主力。同时向南派出骑兵侦察。如奥军越过兰茨胡特,进入大军团后方,则和休整后的第二军南北夹击。如奥军向慕尼黑方向追击,则视其从北和东迎击。

近卫军尚未到达战场,不能将其计入。

4-20.png

4月23日

马塞纳军停顿在雷根斯堡和英戈尔施塔特之间,皇帝正在重新集结部队。
指令第二军于弗莱兴,第八军于埃克穆尔以南,第三军于埃克穆尔和兰道之间集结,准备向南或向北反击。第七军于施特劳宾以东抵挡当面敌军。

奥军北路突破多瑙河进入雷根斯堡。

近卫军到达乌尔姆,向雷根斯堡西南进军。滞留于乌尔姆的部分部队分别加强给第八和第四军,前者兵力太弱,后者已遭重创,急需补充。

各部均保有数日补给。

4月24日

在皇帝的督促下,第四军已停止溃退,重新于雷根斯堡以西集结。
第三军一部趁奥军渡河间隙重新占领雷根斯堡,但兵力太少,可能很快弃守。第三军主力集结地点改为雷根斯堡以东,准备会同第八、第四军反击夺回该城。

第七军任务不变。
南路奥军尚无越过兰茨胡特的迹象。第二军于弗莱兴完成集结休整后自伊萨河以西顺流试探南路奥军侧翼,牵制敌军。

4月25日

奥军于雷根斯堡大批渡河进入左岸,总兵力约一个军,向施特劳宾移动,自后方靠近第三、七、八军,圣许皮斯的骑兵尾随至雷根斯堡。中央奥军固守原地,左翼奥军尚无动向。

鉴于中路集团后方受到严重威胁,补给和兵员的补充均不通畅。计划立刻开始向雷根斯堡的反击。自雷根斯堡以西向东到施特劳宾展开马塞纳元帅的第四军、旺达姆元帅的第八军、勒费弗尔元帅的第七军。达武元帅的第三军补给已耗尽,无法参加反击。旺达姆军和勒费弗尔军补给也将耗尽,反击需尽快展开。达武军担任后卫。反击成功后全军后撤至雷根斯堡-埃克穆尔一线。

4-23.png

4月26日

奥军从中部向施特劳宾发起攻击,意图牵制中路各军的展开。第三军初战失利,稍稍后撤,得到第八、七军支援后共同反击,奥军大败,损失了三分之二的步兵和炮兵。随后第八军取道多瑙河北岸从北面撤向雷根斯堡,第四军已于雷根斯堡以西再次集结,第七军和第三军位于施特劳宾以西,补给已耗尽,预计仅能协同行动。北路奥军据报告位于施特劳宾到雷根斯堡的道路上,正在向东行进,已处于包围之中。
第二军继续监视南路奥军,必要时从侧翼进攻,牵制其不向北部增援。

85091f206799.jpg

4月27日

奥军自东西两面攻击施特劳宾。中路各军交通线已被切断,极度疲惫,局面极为困难。旺达姆军、勒费弗尔军从多瑙河北岸撤离施特劳宾,达武军充当后卫。旺达姆军在后退中遭受了相当的损失。因此放弃反击计划。三个军现均已得到补给,并将再次从雷根斯堡渡河进入右岸。

马塞纳军已在英戈尔施塔特和雷根斯堡之间重新增补和整编。
乌迪诺军向前阻挡并监视自南方来的奥军。
近卫军正在赶来。

因埃克穆尔已失去掩护,野战医院后撤至英戈尔施塔特。为提高补给效率,补给基地也前移至该城。

4月28日

达武军已成功撤出施特劳宾。中部各军按计划后撤。其余各军按计划开始行动。

下一阶段的计划是在雷根斯堡至埃克穆尔一线与奥军会战,乌迪诺军担任南翼屏护,北翼由多瑙河掩护,主力依托英戈尔施塔特,投入第三、四、七、八军和近卫军。

4月29日

勒费弗尔军和旺达姆军已撤过雷根斯堡,正向西面的英戈尔施塔特和多瑙沃尔特撤退,其中旺达姆军因遭重创已溃散,正在收集败兵。达武军自多瑙河北岸经雷根斯堡撤向埃克穆尔。奥军已夺得施特劳宾,必然合兵向西,雷根斯堡如果陷落,大军团将被分割为二。已指令达武军达到雷根斯堡后就地防守,近卫军也赶往该城集结。马塞纳军向埃克穆尔前进,遏制奥军前进。
乌迪诺前往试探南路奥军的动向。

4-26.png

4月30日

旺达姆军已于英戈尔施塔特重新集结,勒费弗尔将在多瑙沃尔特休整部队。马塞纳已重新夺回埃克穆尔,鉴于隶属部队过多,计划在旺达姆军重新部署后移交部分部队,重新加强其战斗力。
皇帝考虑到雷根斯堡的重要性,率领近卫军兼程前往,在城西遭遇博勒加德的奥军近一个军的兵力。奥军已占领城市,并盲目投入了进攻,近卫军兵力虽然不占优势,但是在皇帝的指挥下充分表现了他们的勇敢和光荣,先顶住了奥军的进攻,然后转入反击将奥军几乎歼灭。

达武军精疲力竭,发现雷根斯堡多瑙河大桥已被封锁后,转道向西,准备经英戈尔施塔特进入南岸。元帅认为可以进行一次夹击,倍道赶来向皇帝请示。皇帝决定趁奥军在雷根斯堡附近尚未集结完毕,方遭重创之际集合马塞纳军和近卫军投入反击。

达武在河北面休整待命,准备渡河加入战场。旺达姆军重新向东开进。乌迪诺已与南翼奥军接触,其并无积极北进的意图。

5月1日

指令达武军回到雷根斯堡西北集结休整,准备配合正面攻势。
穆东将军的近卫军在雷根斯堡以西集结,马塞纳在埃克穆尔以北集结,准备对城内和城东的奥军集团进行夹击,占领雷根斯堡,将奥军分割在多瑙河大桥以北和城东。
旺达姆军正向英戈尔施塔特退却,计划在此集结休整。勒费弗尔军已重整并向东运动,计划在近卫军和马塞纳军之间后方集结,加强攻势。

5月2日

达武军仍停留于多瑙河以北休整待机。
马塞纳先行发动攻势,但奥军已在雷根斯堡河湾处集结重兵,攻势受阻,穆东因集结兵力而延误进攻时机,但当近卫军向前推进时,奥军向东退却,近卫军占领城区。

计划待勒费弗尔军到位,各部休整后,近卫军向北和达武夹击河北奥军,勒费弗尔和马塞纳向东驱逐奥军主力,重整后的旺达姆军担任预备队。

乌迪诺任务不变。
贝尔纳多特军进入战区。

5月3日

达武军从北面向多瑙河大桥北岸,近卫军从雷根斯堡城区向北经大桥渡过多瑙河夹击奥军。奥军约2个师被逐退,向东北方向退去。
勒费弗尔军向东进入城区,掩护近卫军后方。
马塞纳军已经疲惫不堪,毫无战意,正退向英戈尔施塔特八个师的过大的编制使组织极为混乱。将各军重新编组,加强正在休整,没有作战任务的旺达姆军和勒费弗尔军。

贝尔纳多特正向大军团北面靠拢。

5月4日

达武军和近卫军向北追击,收复多个城镇,缴获大量物资。
部分奥军发起反击,夺占多瑙河大桥和城区,截断南北交通,将勒费弗尔军向西逼退。整整一天,雷根斯堡周围情况极为混乱。勒费弗尔和马塞纳向西退却,旺达姆尚无法东进,乌迪诺正阻挡南翼奥军。
鉴于乌迪诺和雷根斯堡之间的法军已全线后退,指令达武军和近卫军回军多瑙河南岸雷根斯堡和埃克穆尔之间。

1809 Carga coraceros la tarde de Essling - Telenik.jpg

5月5日

滞留于南岸的达武军炮兵在雷根斯堡的街道上用榴散弹重创奥军。达武元帅的主力自北方逼近城区,士气低落的敌人慌忙撤出,向东遁去。第三军顺利收复雷根斯堡和埃克穆尔,近卫军紧随其后。
奥军正全面收缩,多瑙河以南当面已无敌踪。预备以近卫军、达武军、乌迪诺军及新到的贝尔纳多特军向东进军,勒费弗尔、马塞纳、旺达姆三个军休整后紧随。

4-30.png

文件的内容到此为止。1809年多瑙河战局前半段的结局是,奥地利军遭到重创,损失十余万人,沿多瑙河退却,并放弃维也纳退往东岸。大军团损失仅敌军一半,在皇帝接受了维也纳城的钥匙之后,更跨过多瑙河,在阿斯佩恩-艾斯林会战和光荣的瓦格拉姆会战中挫败了敌军,迫使奥地利接受了和平。




4ab5ba46_281de16f_16vernet the battle of wagram.jpg

签到天数: 435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16

精华

0

对战

125

主题

论坛元老

积分
5418
军饷
2763 两

汉化奖章战棋党元老罗伯茨勋章论坛三周年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9-2-25 17: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ttermaye 于 2019-2-25 18:05 编辑

多年以前就萌生了一边推演兵棋,一边写日志或备忘录的想法,也确实写过几个(比如多年前发在音速的TOAW斯大林格勒),但这个游戏是我觉得最适合写的之一。
最近正好有同好在推广使用双向战雾和写信模式的战灾系列,我找FPG手册的时候碰巧从硬盘里发现这个多年前的旧文档(创建在2011年),就修改了一下发表出来,大家看看多年前推演这种模式的兵棋游戏时的感受。

游戏介绍和下载另贴:大军团战役1805/1809(LGA)述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