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艺术-让真实的战争跃然纸上  
  
查看: 4276|回复: 75

通过批判性推演探讨中国在南海的反介入作战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46

精华

0

对战

1558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5498
军饷
1606 两

汉化奖章拉瑞邦德勋章彼得波拉奖章四周年革新委员会论坛三周年勋章KOGER勋章英雄勋章-铜(1)三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

发表于 2020-4-18 23: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lex 于 2020-4-18 23:30 编辑

本次推演使用了国外网友“BeirutDude”制作的想定,该作者曾是美国海军人员,这一想定的设定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美方的某些作战思路,但在中方的部署和任务编制方面则有所欠缺,我们会对该想定进行详细的分析,探讨其中的问题。

该想定仅对中方进行了任务设定,这就意味着仅能以美方视角进行推演,而中方由设定任务的人工智能扮演。我并未在此基础上进行大幅修改,或设定美军任务以便操作中方视角,而是尽量保证其原本的样子,从而形成这份批判性的推演以及由此引申的作战策略的探讨。接下来,如得到原作者许可,我们将对这份想定进行大幅修改,设定中方任务,或者以此为参考,重新制作一份更加契合实际的想定,并藉此进行计算机控制下的自动推演。CMO/CMANO实际上是“人在回路”的仿真系统,现有的人工智能系统很难有效的进行战略评估、以及复杂敌情下的决心制定,在不能实现联机对抗的情况下,如果一方为“人在回路”,另外一方为完全的计算机控制,将极大地影响到推演结果的客观性。若要检验合适的战略,必须双方同为“人在回路”,或者同为“人不在回路”。作为分析类的手段,需要针对不同的作战方案,进行大样本输出,才能有效研判作战方案的优劣,这也是我们常说的蒙特卡洛分析。如果仍然有人认为一次推演的胜负,能够代表两国交战的胜负,那就是真的不理解兵棋推演(或者更广义的“仿真”)这种工具。孤例尚且不证,即便样本够多,充其量也只能证明一种作战方案。本文所基于的这一想定,更只是一个粗浅的前提而已。

围绕着南海这一题材,我们已经进行了多次、多角度的推演。从蓝方的视角去审视自己,不失为一个有意义的角度,即便面临着蓝方的完胜。杨南征老师曾说过,兵棋是在失败中学会打仗的工具,一场失败的推演对人的启发,比打胜仗更为重要。我深以为然。

兰德认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已从一支庞大但过时的力量转变为一支具有强大战斗力的现代化军队。......总体结论是,尽管中国在武器装备和操作技能上仍落后于美国和操作技能,相对于美国,它在许多关键领域的能力得到了提高。"因而在解放军享有主场之利的南海,对比这一可能发生的中美冲突也比任何时候变得更加有意义。

中国在实际控制的岛礁上陆续展开了大规模的军事设施建设,从最早完成建设的永兴岛机场,到此后相继完成的永暑岛机场、美济岛机场和渚碧岛机场,尤其是后三个机场,在南沙腹地形成犄角之势,令美海军如鲠在喉。这一系列军事设施的建设,彻底消除了解放军在整个南海地区进行力量投射的障碍,将形成同时拥有深水港和长距离跑道的海空军基地。这些岛礁既可以作为情报与早期预警的信息节点,亦可以成为攻防兼备的作战节点,形成覆盖南海全域的作战网络和永久平台。从海南陵水机场,到永兴岛机场,再到永暑岛机场、美济岛机场和渚碧岛机场,解放军得以从海南向南延伸1300公里,而无需付出作战半径减小的代价,反而得到更多的防御支援。兰德公司在《中美军事记分卡:兵力、地理以及不断变化的力量平衡1996-2017》报告中指出:“在南沙群岛作战想定中,趋势线也正背离美军……到2017年,美国将在5个领域保持优势,在4个领域与中国势均力敌。”

01.jpg
中国在南海的人工岛礁以及美军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

与中国在南海建设的军事基地相对应的,是美军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这也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基地中,对南海可以做出快速反映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基地。冷战结束后,美国从菲律宾撤军,美国在东南亚最大的军事基地苏比克湾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分别于1991年和1992年关闭。在2012年6月,时任美国防长帕内塔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2016年3月,美军获准使用菲律宾5个军事基地,随后,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存在也在不断加强。2018年4月,美国开始扩建巴萨空军基地。可以预期的是,美军在菲律宾基地的部署,令其干预南海的海空实力得到了极大提升。中美双方所秉持的“抵消”战略,使得双方在南海已经事实上进入了一场“军备竞赛”之中。尽管中菲两国关系处于相对良好的时期,杜特尔特多次声称希望将驻菲美军“赶走”,但事实上菲律宾不会放弃和美国的同盟关系,美方更是断然不会通过放弃在菲律宾的军事存在来放弃整个南海地区。美国的海洋安全战略一直视制海权为根本,在《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中,这种战略通过一句“保护海权,美国的生存之道”即诠释得淋漓尽致。美国的海上和空中力量则旨在确保制海权,这种保证己方使用该海域,同时之于对手排他使用的权利的背后是贸易与利益。冷战结束后,美国通过其绝对优势的海军力量牢牢把握着巴士海峡和马六甲海峡这一南一北、至关重要的两个进入南海的关卡,中国既无力也无意于改变南海的格局,直至21世纪,中国军事力量的现代化举世瞩目,南海作为中国不可分割的领海,其内海化也将成为必然。

自2017年以来,美军大大增加了其在南海地区行动的强度。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军已在南中国海进行了15次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仅在2018年,美英两国军舰闯入南海岛礁12海里就已达到6次之多。

02.jpg
2018年美英军军舰闯入南海岛礁12海里情况

由此可见,太平洋足够宽广,可以容得下中美两国,但南海绝非如此。


一、想定说明

本文将使用Command: Modern Operations作为推演工具。2016年6月5日,《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发表了日本防务专家Kyle Mizokami的文章,文章作者正是利用了这一系列平台(的前作)来模拟中美南海冲突,并得出了LCS的作用极其有限的结论。

空袭作战是美军实施“联合作战”的重要手段,也是美军联合作战的关键组成部分之一。该想定以中美两军在南海诸岛的制空争夺与空袭作战为背景,以美军的防区外联合空对地导弹应用战术为基础,围绕“海空一体战”这一美军长期关注的核心作战形式,分析美军在南海地区的作战实践,以及中国可能的应对之策。在行文中,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以红方、蓝方称谓中、美双方。推演使用蓝方视角。
在该想定中,挂载弹药是极其有限的,尤其是在菲律宾。大部分战机并未默认设置任何挂载方案,需要自行根据任务需要进行配置,整备时间从3个小时到6个小时不等,有的甚至长达20个小时(对空配置3小时,对地配置6小时,关岛的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则需要20小时)。

想定假设蓝方与红方在此役之前就已经发生过黄海、东海的大规模海战,是役,罗纳德·里根号(CVN-76)号遭到DF-21D的重创。此后,红方水面舰艇和潜艇撤回到空军和防空火力保护范围内,但部署在南海的红方力量除外。

该想定中蓝方的任务目标是,在48小时内最大限度摧毁红方在南沙群岛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美济礁(Mischief Reef)、渚碧礁(Subi Reef)的三处机场和军事设施。


二、任务规划与挂载方案

03.jpg
蓝方兵力部署情况
04.jpg
蓝方任务规划(点击查看大图)

  • 罗斯福航母打击群

由于红方卫星间歇过顶,且存在DF-21D的威胁,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无法北上南海腹地进行作战,只能在DF-21D打击范围以外进行支援,同时安排反潜任务以避免红方针对航母编队的潜艇打击。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的作战目标是:初期进行空中战斗巡逻的支援,最大限度向北挤压红方制空,吸引对方火力。后期舰载机更换为对舰挂载以寻求打击红方舰队,因此并未刻意电磁静默。由于DF-21D的存在,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无法和蓝方驻菲律宾的打击力量实现汇合,唯一南一北形成对红方南沙诸礁的夹击之势。在空战巡逻区域后方同时设置空中预警任务、防区外电子压制任务。空战巡逻区设置随队干扰。

蓝方罗斯福号航母舰载机F/A-18E、F/A-18F全部设置为对空挂载,整备时间3个小时。

  • 蓝方驻菲律宾基地

在罗斯福航母打击群无法北上支援的情况下,蓝方驻菲律宾基地显得至关重要。蓝方各机场F-35A采用标准对空挂载,F-15C、F/A-18B配置重型对空挂载,EA-18G等各电子战机配置电子对抗吊舱,整备时间均为3个小时。F-35A、F-15C、F/A-18B编入基地空域的空战巡逻任务,是与红方进行南沙群岛空域制空争夺战的正面力量。考虑到针对红方诸礁的打击超出作战半径,蓝方驻菲律宾基地各型战机无一配置对地挂载,而将攻击重任委以关岛的重型轰炸机。在空战巡逻区域后方同时设置空中预警任务、电子干扰任务以及空中加油任务。空战巡逻区设置随队干扰。

  • 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

安德森空军基地的远程打击力量如B-2A,B-52H,B-1B配置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AGM-158A JASSM与AGM-158B JASSM-ER),以完成对于红方南沙诸礁的打击重任,但整备时间长达20个小时。挂载并未考虑配置AGM-158C,是因为经过评估,全部实行对地挂载也不足以摧毁红方诸礁的设施,而反舰任务将完全交给罗斯福航母打击群执行,舰载机会在适当的时机更换为对舰挂载。来自关岛的这些重型轰炸机在飞抵中部空战巡逻区时,便可以与F-35A等先进制空力量进行有效协同,并与进入第二阶段的罗斯福航母打击群的打击任务遥相呼应,融入到多域战的作战体系当中。想定中,安德森空军基地部署的AGM-158B为ER型号,这一型号是JASSM的扩展型,旨在结合更高效的发动机和更大的燃油箱,从而实现更长的飞行距离(几乎是JASSM的两倍)。

  • 潜艇

该想定为蓝方提供了3艘潜艇,其初始位置随机。在本次推演中,科林斯级蓝金号与弗吉尼亚级密西西比号的随机位置最接近于南沙群岛海域,将直接执行针对该海域水面舰只的作战任务。想定采用了潜艇通讯模拟,因此潜艇一旦下潜到特定深度,无法进行常规通讯,需要首先进行长波通讯,待潜艇上浮后再进行常规通讯,从而更加真实地模拟了潜艇战的特性。


三、推演过程

祖鲁时间0:00,推演开始。部署在菲律宾以北的蓝方E-3G的AN/AYR-2电子支援系统发现一艘红方海警818型巡逻舰。 USA 105电子侦察卫星发现红方若干舰只如055型驱逐舰、052D型驱逐舰出现在菲律宾以西海域,但只能确定大致范围。大约10分钟后,E-3G发现南沙群岛上空有2架J-10C升空。随后,KJ-2000被科林斯级蓝金号潜艇上的ELINT传感器探测到。

随着中部空中预警区域的E-737抵达任务区域,为南沙群岛上空的空情提供了更加准确的情报。群岛上空的多架红方军机被发现和确认,能够确定包括1架KJ-2000、2架J-11B和1架J-10C。此时,由于北部和南部航母打击群的空中预警任务距离战区较远,尚无法提供有效预警。1:53,2架运-8Q飞抵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以北空域,被该空域执行空中预警任务的E-2D发现。另一随行目标尚不明确。直到2:05,该不明目标被识别为EA-03翔龙无人机。预计蓝方航母打击群已经被红方侦察到。

在这一过程中,蓝方侦察卫星持续过顶,对部分目标进行了初步侦察,但仍然无法做到准确定位,仅能确定其相对于侦察卫星的大致方向。

2:18,一架红方无人机接近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被打击群防空火力击落。5分钟后,正在执行空战巡逻任务的F/A-18F编队向接近航母打击群的运-8Q发射AIM-120D,将其击落。至此,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已经完全暴露给红方。航母打击群开启全部雷达和主动电子对抗措施,以应对即将来袭的反舰导弹打击。不出乎意料,大约10分钟之后,多架不明空中目标向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接近,经过比对电磁信号,确定为轰-6。此时,经过重新配置对空挂载的F/A-18E、F/A-18F等大量制空战机仍有26分钟才可完成整备升空,原本执行空战巡逻任务的4架F/A-18F完全不足以应对,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无法前出制空战机进行打击,仅能应对防御。2:38,雷达确认在9架J-10C的护航下,24架轰-6J/G正向蓝方航母接近。从航路分析,这一批轰-6应该是自红方在南沙群岛的三大机场升空。

2:49,红方轰-6编队向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倾泻YJ-83K反舰导弹,同时又有16枚YJ-18从西北方向来袭,多枚SM-6升空拦截。9分钟后,完成对空挂载整备的F/A-18陆续升空,AIM-120D成为有效的拦截力量之一。来袭各型反舰导弹被悉数拦截。通过编辑器统计,发现本轮总计拦截50枚YJ-83K,16枚YJ-18,升空的F/A-18E发射20余枚AIM-120D,以及航母打击群发射的总计73枚SM-6参与拦截。红方6架H-6G和5架H-6J被击落,其余H-6机群得以返航。随后,在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西北空域,又发现16枚YJ-18来袭,大概率来自于红方052D型驱逐舰或055型驱逐舰,推测与该发射平台距离小于290海里(YJ-18在数据库中射程290海里)。

3:28,在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以北200海里处,发现多架不明目标的战机来袭,确认为轰-6J以及J-16组成的轰炸机编队。随后,红方轰炸机编队发射数枚YJ-100反舰导弹,但可能受到电子干扰,效果寥寥,仅有部分YJ-100进入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的防空火力群。RIM-162A海麻雀防空导弹升空,全数拦截。

4:23,在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附近海域执行主动电子压制任务的2架EA-18G通过AN/ALQ-218战术干扰机发现并大致定位了两艘红方潜艇,结合此前YJ-18的打击方向,可以推断红方航母打击群可能就在目标潜艇的北部海域。罗斯福号航母舰载机紧急更换挂载方案,准备积极防御并实施对红方航母编队的打击。4×F/A-18F挂载ADM-160C MALD-J小型空射诱饵弹-干扰机,12×F/A-18E挂载AGM 84N反舰导弹重型挂载,5×F/A-18E挂载AGM-88C反辐射导弹,4×F/A-18E挂载AGM-84K反舰导弹,其余继续维持制空挂载以满足空中巡逻的需要。需要注意的是,对舰挂载的整备时间需要6小时。由于大量制空战机更换挂载方案,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的制空能力受到极大削弱,又无法北上寻求蓝方驻菲律宾基地的支援,必须独自面对红方航母战斗群。科林斯级蓝金号和弗吉尼亚级密西西比号潜艇开始下潜,分别向南部和西部的红方水面编队航行,通讯中断。4:57,预警机发现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以北出现不明水面编队,正以12.5节的航速向西南方向航行,经过信号比对,高度怀疑为红方航母战斗群。

中部空战巡逻区是F-35A对抗J-20的主要战场。7:02,E-737预警机上的MESA雷达发现了来袭的J-20编队,执行空战巡逻任务的2架F-35A迎战,击落一架J-20。2架F-35A射空全部AIM-120C后返航。7:32,第2个F-35A编队换防,向西追击J-20,与之正面作战,但发射全部空空导弹之后也未能命中目标,随即返航。8:00,换防的第三个F-35A编队潜入西侧空域,率先通过机载AESA雷达发现J-20目标,6枚AIM-120C发射,最终一枚命中。8:24,2个J-20编队抵达中部空战巡逻空域,而此时已经没有在空的F-35A,所有的支援任务战机都面临着巨大威胁,立即从北部空战巡逻任务区调遣2架F-35A接敌。此后的若干小时中,F-35A在该空域多次潜入执行打击KJ-2000等信息节点以及加油机的任务,并不断有效处置J-20的拦截,减弱了红方在南沙群岛空域的信息感知能力和J-20的滞空能力,后文将不再重复提及。

8:26,两枚鱼雷向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袭来,与此同时,执行反潜任务的反潜直升机侦听到不明目标发射鱼雷,立即发射MK46鱼雷,击沉一艘红方093型核潜艇。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立即展开机动,成功摆脱红方鱼雷。1小时后,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执行反潜任务的反潜直升机再次发现不明目标,识别为红方091型核潜艇,2架MH-60R被派遣往敌潜艇目标海域。此时,距离航母打击群上的反舰挂载整备完成还有36分钟。10:51,增援的2架MH-60R成功定位091型潜艇,发射鱼雷将其摧毁。

10:52,对舰挂载整备完成。4架F/A-18F总计携带了16枚ADM-160C MALD-J小型空射诱饵弹-干扰机,12架F/A-18E总计挂载了48枚AGM 84N反舰导弹,5架F/A-18E总计携带了挂载10枚AGM-88C反辐射导弹,4架F/A-18E携带了总计8枚AGM-84K反舰导弹相继升空。11:05,F/A-18F在红方辽宁舰航母编队的航路上及上方空域发射ADM-160C MALD小型空射诱饵弹-干扰机,试图干扰并大量消耗辽宁舰航母编队的拦截导弹。由于CMO的模拟限制,ADM-160C MALD-J诱饵弹并不具备模拟蓝方战机雷达信号的能力,只有能够进行电子压制,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11:16,48枚AGM-84N和8枚AGM-84K呼啸而出,直指红方航母。红方航母编队上空的直-18预警直升机被携带反辐射导弹的F/A-18E编队以空空导弹击落。此时,红方航母编队仍未开启雷达。5分钟后,红方航母编队开始拦截,说明舰载雷达已经开启,5架F/A-18E携带的10枚AGM-88C反辐射向目标发射。红方HQ-9B、HQ-16A等多枚防空导弹迅速升空拦截,蓝方所有反舰导弹、反辐射导弹均被拦截,无一命中。舰载机返航后,攻击挂载继续整备,将再次轮候6个小时的整备期。由于弹药有限,部分舰载机更换了挂载方案,其中,8架F/A-18E配置了AGM-154C JSOW重型挂载方案,8架F/A-18E继续采用AGM-84K反舰导弹的挂载配置,5架F/A-18E继续采用AGM-88C反辐射导弹的挂载配置。

12:52,红方4架J-15来袭,执行空战巡逻任务的F/A-18E与之展开空战,J-15被悉数击落。此时,红方航母编队改为向西南航行,航速10节左右,显然无意追赶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14:41,重新与佛吉尼亚级密西西比号潜艇取得通讯联系,命令其接近南部的红方056型护卫舰。随后,在中部空战巡逻区执行任务的8架F/A-18B发现2架J-10C,在空战中,1架F/A-18B被击落。2架J-10C被击落。

40分钟后,密西西比号潜艇接近056型护卫舰,立即向发射两枚MK-48鱼雷,将其击沉。与柯林斯级潜艇蓝金号建立联系,命令其下潜至温跃层中,并向055型驱逐舰方向机动。同时命令密西西比号潜艇下潜至温跃层中,向西北向机动。

15:58,3架F/A-18B突然遭遇空空导弹袭击被击落,疑为J-20袭击所致,紧急命令在周边执行空战巡逻任务的F-35A驰援,但抵达驰援的F-35A一无所获,随转向预警机早已发现的2架J-10C,将其击落。

将近3个小时之后,密西西比号核潜艇抵达赤瓜礁海域,红方071型昆仑山舰进入鱼雷范围。密西西比号发射3枚MK-48鱼雷,击沉目标。20:15,055编队的大致方位已经判定,柯林斯级潜艇蓝金号通过长波建立联系,开始调整航向,执行拦截055编队的任务。接收任务后,再次下潜至温跃层之间。

与此同时,4架F/A-18F携带16枚ADM-160C MALD小型空射诱饵弹-干扰机,8架F/A-18E携带16枚AGM-84K反舰导弹,5架F/A-18E携带10枚AGM-88C反辐射导弹升空,2xF/A-18E携带32枚AGM-154C-1 JSOW,前往红方辽宁舰航母编队执行第二次打击任务。16枚ADM-160C MALD被发射到红方航母编队上空执行电子干扰任务。20:41,除32枚AGM-154C-1以外,其他各型反舰导弹均已发射。2分钟过后,AGM-84K陆续命中红方航母,并未击沉。几十秒之后,红方航母编队开始进行拦截,雷达开机。此时,10枚AGM-88C反辐射导弹发射。20:49,9枚AGM-154C进入射程并发射,由于太接近红方航母编队的防空火力圈,8架F/A-18E发射后迅速离开。20:54,9枚AGM-154C未遭遇任何拦截,命中并重创红方航母目标,红方航母沉没。5分钟后,8架F/A-18E携带着剩余的23枚AGM-154C-1 JSOW再次进入发射位置,向红方航母编队剩余舰只发射全部反舰导弹。红方2艘052D型驱逐舰、2艘054A型护卫舰、1艘052型驱逐舰,1艘051C型驱逐舰、1艘053H护卫舰被相继击沉。蓝方完成对于红方航母编队的打击。

红方航母编队被击沉之后1个半小时,22:34,8架B-1B携带着192枚AGM-158A JASSM,4架B-2A携带64枚AGM-158B JASSM-ER,4架B-52H挂载48枚ADM-160C,4架B-52H挂载96枚AGM-158B JASSM-ER从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空军升空,即将向红方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美济礁(Mischief Reef)、渚碧礁(Subi Reef)三处空军基地和军事设施发动打击。在南沙群岛上空,发现大量空中机群,识别为多架J-16,J-10C。

00:48,柯林斯级潜艇蓝金号SATEPS声截获传感器发现红方055型驱逐舰的大致方向。

2小时后,安德森打击机群抵达菲律宾上空,3个F-35A编队开始协同作战,清空前方空域。安德森打击机群发射各型对地导弹,共计发射192枚AGM-158A JASSM,160枚AGM-158B JASSM-ER,48枚ADM-160C,主要目标为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美济礁(Mischief Reef)、渚碧礁(Subi Reef)的红方机场、雷达、防空、建筑等军事设施。AGM-158B JASSM-ER将集中打击岛礁的雷达、机库、控制塔、军事建筑等,而AGM-158A JASSM将被用来打击机场跑道、滑行道、跑道入口等目标。与此同时,48枚 ADM-160C MALD向作战空域释放,实施电子干扰。

任务中主要目标的VP和DP值如下(通过编辑器明确目标的VP和DP值,能够有的放矢的实施更加有效的打击策略)
  • runway access point 10VP 1000DP
  • runway 100VP 1200DP
  • taxiway 25VP 1200DP
  • tarmac space 10
  • power station 50
  • control tower 10
  • structure DP 1200

05.jpg 关岛打击机群向永暑礁、美济礁和渚碧礁发射数枚联合防区外空对地导弹

此轮打击之后,蓝方基本完成了针对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美济礁(Mischief Reef)、渚碧礁(Subi Reef)机场、雷达、防空、建筑等军事设施的打击任务。取得战果如下(三个机场的跑道、滑行道、跑道入口已经全数瘫痪,但这部分并不显示在战损报告中):

  • 5x HQ-9A TEL
  • 2x Radar (China Type 120 [JY-29/LSS-1 Mod])
  • 2x Radar (Generic Air Traffic Control)
  • 1x 30mm China LD-2000 [Type 730]
  • 3x AvGas (750k Liter Tank)
  • 3x Radar (China JY-26)
  • 12x Infantry Section [7.62mm MG/Unguided Infantry Anti Tank Weapon]
  • 10x Building (Barracks)
  • 2x Structure (Pier [Small, 11.1-17m])
  • 1x Structure (Pier [Large, 25.1-45m])
  • 9x Building (Large)
  • 1x Bunker (Comm Center)
  • 4x ZBD-05 [HJ-73C ATGM] IFV
  • 1x Building (Communication Hub)
  • 12x Building (Medium)
  • 2x Radar (China YLC-2V)
  • 2x Building (Control Tower)
  • 1x AvGas Tank Farm (40 x 75k Liter Tank)
  • 1x Vehicle (China Type 352 Square Tie)
  • 5x Building (Very Large)
  • 4x ZTD 05 Amphibious Tank
  • 1x A/C Hangar (2x Very Large Aircraft)

由于打击目标包含了机库与停机坪,间接造成红方战机损失如下:

  • 7x H-6G Badger
  • 3x H-6J Badger
  • 1x BZK-005 Sea Eagle UAV
  • 12x J-10C Vigorous Dragon
  • 1x CH-5 [Rainbow] UCAV
  • 2x HY-6U Badger [H-6U]

红方在整个拦截行动中共计发射224枚HQ-9A,但经过撞击角度、目标信号等数值修正后的最终拦截率不足50%,相信最终只拦截了100枚左右的JASSM,总计352枚JASSM仍有约250枚命中目标。

接下来将转向针对红方潜艇及剩余水面舰艇的作战。

在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以北海域,MH-60S反潜直升机执行反潜作战,发现2艘疑似039型潜艇的目标。07:29,前来增援的一架MH-60R投放主动声呐浮标,确认目标定位,并发射MK-46击沉2艘039型潜艇。

08:12,柴油动力的科林斯级潜艇蓝金号始终无法有效追击055型驱逐舰,放弃追击,所幸遇到055转向,因此静待战机。终于在3个小时之后,055南昌舰进入蓝金号射程,3枚MK-48鱼雷发射,相继命中目标。至此,蓝方任务基本完成,距离要求结束的结束时间仍有10小时。

012.jpg
最终结果。


四、想定存在的不足

该推演以蓝方胜利告终,推演中的红蓝双方战术有其探讨的意义,但蓝方和红方的战损情况却并不值得特别关注,这亦是本文不展示双方最终战损的出发点,这即是说,本次推演的定性分析属性更强,量化意义几乎不存在。究其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1. 如前文提到的,CMO/CMANO实际上是“人在回路”的仿真系统,现有的人工智能系统很难有效的进行战略评估,举例而言,J-20在AI的操控下无法对复杂的战场环境进行有效评估并取得“尖刀”式的应用,大量的J-20被浪费在无效的奔袭和折返之间;辽宁舰航母编队在AI的操控下无法正确理解其舰队的战术安排,转而南下迎击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无异议以卵击石,相反,辽宁舰航母编队更应依赖其体系,在陆基预警机的支援下,在DF-21D的打击范围内,实施对关岛打击力量的有效拒止。推演中,蓝方之所以能够完成对于辽宁舰航母编队的击杀,其原因还在于红方编队已经失去了预警支持,明知对方能够很好的定位并追踪编队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电磁静默,在这种情况下无法对空情态势进行有效感知,导致了辽宁舰被反舰导弹击中后才开始下令舰队打开对空雷达。如果一方为“人在回路”,另外一方为完全的计算机控制,将极大地影响到推演结果的客观性。这也是对战果/战损影响最大的因素。接下来,我们将优化双方任务规划,尝试以无人干预的状态进行推演,观察是否可以得出令人信服的量化结果。

2. 想定中对辽宁舰航母编队的设定(包括1艘052型驱逐舰,1艘051C型驱逐舰、1艘053H护卫舰)是出自于对中国军力的不了解,事实上对辽宁舰航母编队进行一定程度的增强以后(如配置055型驱逐舰),其作战实力将成倍增加。

3. 想定中DF-21D部署在福建沿海地区,但在战争状态下,中方完全有理由亦有必要将DF-21D部署在海南岛三亚地区,在这种情况下,DF-21D将比想定中原部署位置的打击范围向西南延伸了约450海里,其打击范围可以覆盖到马六甲海峡,美航母打击群在战时可能无法踏足南海海域,或至少将承受巨大的风险。

06.jpg
DF-21D的打击范围可以覆盖马六甲海峡至巴士海峡,因而能够扼守整个南海的进出口。

4. J-20数据在CMO数据库中被大幅“削弱”,相比CMANO早期版本的数据库,CMO当前版本数据库中的J-20正面雷达反射面积增加了几乎10倍(在A-D波段下)至100倍(在E-M波段下),而F-35A的RCS甚至还要优于早期版本的J-20,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J-20和F-35A在空中遭遇中总是会被提前发现,并且交换比如此不堪。

07.jpg
CMANO早期版本数据库中J-20的RCS数据

08.jpg
CMO当前版本数据库中J-20的RCS数据

5. 蓝方的大部分战机并未设定挂载配置,目的是将挂载的决定权交给了推演者,可以更加灵活地因应任务规划为设置挂载,给予推演者充分的控制,但另一方面,在抵达战区之前空置挂载,要再等待长达3-6小时的整备时间并不符合战争状态下的实际情况,在推演中甚至因此多次发生紧急情况,如无法及时应对轰-6机群的来袭,航母打击群的主动进攻让位于被动拦截。为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可以使用编辑器选择相应挂载并立即完成整备,以实现对于初始挂载整备的客观模拟。

五、推演中红蓝双方战术的优化可能

  • 红方

推演初始阶段,红方通过无人机与海上巡逻机侦察到蓝方航母打击群,并迅速出动多轮轰-6实施针对航母群的反舰打击,战法凌厉,对舰载机尚处于整备状态的蓝方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但正确的战略战术安排仅限于此,红方辽宁舰航母编队选择南下即是错误的开始。如前所述,红方航母编队更应依赖其体系,在陆基预警机的支援下,在DF-21D的打击范围内,与制空战斗机进行协同,实施对关岛打击力量的有效拒止,在这一战略下,正确的做法红方航母编队向东侧海域机动,与此同时,部署在陵水机场的14架J-20协同辽宁舰舰载机向菲律宾空域的蓝方空战巡逻任务发起更加有效的制空争夺战,在这一过程中,蓝方驻菲律宾基地可能通过对舰挂载实施对红方航母的打击,但在得不到制空权的基础上,蓝方很难取得反舰效果。

南沙群岛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美济礁(Mischief Reef)、渚碧礁(Subi Reef)的三处机场应部署足够的空优型战机,不仅仅是原想定中的各型轰-6与加油机。通过持续向东挤压菲律宾美军的制空,并通过陵水机场、永兴岛机场各型攻击型挂载战机/轰炸机实施对美军菲律宾机场的打击,减少东部的空中压力,得以有机会前出打击从关岛来袭的美军轰炸机,此外,执行空战巡逻任务的战机还可以通过空空导弹进行辅助拦截,减少对于红方目标的威胁。

对于罗斯福航母打击群而言,被DF-21D压缩至南海以南意味着其无法发挥应有的战略价值,在想定中成为可有可无的存在。

  • 蓝方

使用蓝方视角,需要尽量模拟美方近年来所倡导的从“联合”到“融合”的“多域战”,但从实际推演情况来看,最基础的“联合作战”方面的协同仍然存在一定问题,这不仅反映在任务之间的衔接上,也反映在不同战场之间的协同打击上,例如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与美驻菲律宾基地的海空力量基本不存在协同,被生硬地割裂为两个不同的海空战场。

关岛打击力量所进行的联合防区外空地武器的火力投射,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军近年来的作战思路,但这一先进的作战思路包括了完善的战场感知体系的支持,如果没有菲律宾美军基地的支持,而仅仅依靠进入南海孤立作战的美军航母打击群,这一打击料将难以实现。

美军基地的无人机在推演中并未得到有效利用,大量使用固定翼和旋翼无人机对红方高价值目标进行侦察,同时使用关岛的远程打击能力有效打击南沙群岛的机场和军事设施以及红方游弋在南海的水面舰艇,也是一个值得验证的“多域战”战法尝试。


六、调整想定并再次推演

针对以上想定中存在的若干问题,我们进行了一系列调整,诸如:
1. 改变辽宁舰航母打击群的编队方案,将原想定中的052型驱逐舰,051C型驱逐舰、053H护卫舰剔除,更改后的编队方案为:辽宁舰航母,1艘055型驱逐舰,2艘052D型驱逐舰,3艘054A型护卫舰。
2. 海南增加部署DF-21D,随之而来的是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初始部署为止被迫向南迁移,部署在相比上个版本更加靠近马六甲海峡的位置,对于南沙群岛的主战场也更加难以发挥支援作用,除非愿意冒着被DF-21D打击的风险北上支援。
3. 增加DF-26C作为制衡关岛远程打击力量的重要手段。

09.jpg
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部署在马六甲海峡以东,与南海战场有相当的距离。

推演开始后,总计36枚DF-26C以最大火力通道向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率先发起打击,大约10-15分钟进行一个波次的打击。关岛萨德反导系统升空拦截,但效果寥寥。大部分DF-26C成功突防,并相继命中安德森空军基地的弹药库。如果打击目标为机场跑道,3-4小时即可恢复使用,而这对20小时整备时间的各型战略轰炸机而言,无法构成有效威胁,因此弹药库成为一个选择。

010.jpg
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1/3的弹药库遭受打击后着火,其中一个最终被摧毁。

03:00,经过3个小时的对空挂载整备后,各任务战机升空。南沙群岛上空的制空争夺战开始。 3:50,携带了8枚NSM导弹的LCS-2独立号濒海战斗舰向818型海警巡逻舰行驶,并发射3枚NSM将其击沉。 4:25,在渚碧礁(Subi Reef)东北110海里处,F-35A的AESA雷达率先发现了辽宁舰航母打击群以25节速度向东南方向航行。受到DF-21D在海南部署的威胁,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无法贸然北上,只能在原部署位置进行空中支援,然后现实情况是,这里距离南沙群岛的距离也远远超出了F/A-18E/F的作战半径。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无法发挥其作战意义,另一方面,红方的H-6编队也无法发现并针对蓝方CSG实施打击。

4:44,在Subi Reef北偏西40海里处,发现055型驱逐舰为旗舰的红方水面作战群以25节速度向西南方向航行。蓝金号奉命下潜,执行拦截任务。7:04,通过长波与蓝金号取得联系,上浮准备执行拦截任务。7:40,蓝金号向红方水面作战群发射数枚MK48型鱼雷,重创055型驱逐舰,击沉1艘052D型驱逐舰和2艘054A型护卫舰。随后,蓝金号再向055型驱逐舰发射4枚潜射型鱼叉导弹,但被有效拦截。在持续的追击中,蓝金因动力不足,最终放弃追击,红方055型驱逐舰尽管遭受重创,但仍然得以保全。

19:30,RQ-4B无人机在海南周边侦察时发现不明地面目标,疑为DF-21D发射阵地。在附近游弋的俄亥俄级核潜艇发射4枚UGM-109E潜射型战斧导弹,成功摧毁DF21D发射发射阵地。在确认解除了部分威胁之后,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向北机动100海里。

推演开始时,安德森空军基地弹药库遭受DF-26C的打击并未影响到第一波的挂载整备。20:00,在经过20小时的挂载整备之后,4架B-1B携带着96枚AGM-158B、8架B-52H携带着96枚AGM-158A、4架B-2A携带着64枚AGM-158B、2架B-1B携带着48枚AGM-158A相继升空,向南沙群岛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美济礁(Mischief Reef)、渚碧礁(Subi Reef)的机场、雷达、防空、建筑等军事设施执行打击任务。与此同时,2架B-1B携带着48枚AGM-158C向辽宁舰航母打击群发起袭击。

011.jpg
4架B-1B向打击目标释放96枚AGM-158B

红方共计发射194枚HQ-9A进行拦截,但经过撞击角度、目标信号等数值修正后的最终拦截率不足50%,相信最终只拦截了不到100枚左右的JASSM,总计304枚JASSM仍有约200枚命中目标。总体打击成效如下(三个机场的跑道、滑行道、跑道入口已经全数瘫痪,但这部分并不显示在战损报告中):
  • 3x Radar (China Type 120 [JY-29/LSS-1 Mod])
  • 11x Building (Medium)
  • 2x Building (Communication Hub)
  • 8x ZBD-05 [HJ-73C ATGM] IFV
  • 7x Building (Large)
  • 10x Building (Barracks)
  • 5x AvGas (750k Liter Tank)
  • 1x Radar (Generic Air Traffic Control)
  • 6x BZK-005 Sea Eagle UAV
  • 12x JD-16 Flying Shark [Su-30MKK Copy]
  • 3x Radar (China JY-26)
  • 2x Structure (Pier [Small, 11.1-17m])
  • 20x Infantry Section [7.62mm MG/Unguided Infantry Anti Tank Weapon]
  • 1x Structure (Pier [Large, 25.1-45m])
  • 1x Bunker (Comm Center)
  • 2x Radar (China YLC-2V)
  • 2x Building (Electric Sub Station)
  • 2x Structure (Power Station - Gas)
  • 2x 30mm China LD-2000 [Type 730]
  • 8x HQ-9A TEL
  • 8x H-6J Badger
  • 3x Building (Very Large)
  • 2x Building (Control Tower)
  • 3x Structure (Pier [Very Large, 45.1-200m])
  • 1x Structure (Water Tower, 5000k Liter)
  • 1x Vehicle (China HT-233 [HQ-9])
  • 1x Vehicle (China YLC-2V)
其中红方12架J-16和8架H-6J为机场遭受打击后造成的间接战损。

0:14,2架B-1B携带着48枚AGM-158C向辽宁舰航母打击群发起打击,但被悉数拦截,辽宁舰航母打击群毫发无损。主要打击任务结束,推演终止,蓝方获胜。

013.jpg
相比第一次推演27400分,此次推演只有6695分,但仍然获得胜利。

以下是双方最终的战损情况对比。
014.jpg

相比第一次推演,战争烈度下降,红方对于关岛的打击未达成预期效果,辽宁舰航母打击群得以有效利用并得到保全,055型驱逐舰展示了强大的防空火力,但在推演中的反潜作战毫无建树。值得一提的是,红方最终仍然未能有效应对关岛打击力量对于南沙群岛目标的打击。在DF-21D的威胁之下,蓝方失去了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的支援,在一定程度上仅只能依靠驻菲律宾的蓝方基地以及关岛基地的打击力量,打击手段更加单一,在初期唯有进行制空战,而如果没有关岛的支援,蓝方在面对红方南沙各岛礁的军事基地时,毫无疑问将面临更大的军事压力。





该用户从未签到

46

精华

0

对战

1558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5498
军饷
1606 两

汉化奖章拉瑞邦德勋章彼得波拉奖章四周年革新委员会论坛三周年勋章KOGER勋章英雄勋章-铜(1)三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20-4-18 23: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 于 2020-4-18 23:31 编辑

七、推演带来的思考:南海问题的未来走向

南海作战本质上就是解放军的本土作战,随着南海人工岛礁的建设完成,解放军海空军在兵力投送、前勤支援上逐步具有了一定优势,有效地将防御边界推向了第一条岛链的边缘,甚至更远,但面对美军的“抵消战略”,面对美方军舰进入南海岛礁12海里的挑衅,现存优势并不足够,解放军必须打造具有门槛的“核心优势”,才能最终最终在南海地区确保军事优势。

一方面,岛礁的军事作用在推演中展露无遗,如果没有从永兴岛到永暑礁、美济礁、渚碧礁的各大机场及军事设施,解放军就无从谈起一场与美军的南海冲突,因此扩礁为岛,不追求以数取胜,而追求以量取胜,在南海诸岛礁上部署早期预警信息节点,并承载防空、反舰、反导等立体打击体系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此而言,可以实现对南海关键节点的火力覆盖,并具备有效的防御能力。然而,军事需要始终要与地缘政治以及外交努力取得恰到好处的平衡。菲律宾是近年来中国通过商业与经济利益争取到的地缘政治关系改善的最佳样板,在南海的天平上,菲律宾无疑是中方一个重要的筹码之一。

另一方面,通过各型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在中国大陆沿海地区的部署,尤其是反舰弹道导弹在海南的公开亮相与部署,可迫使美军无法前置其海军力量,封锁南海在马六甲海峡与巴士海峡的进出口,使其丧失远程支援能力或成为瓮中之鳖。南海作战,将是一场新型现代化的作战考验,是解放军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因此有必要实施高强度、高频率的跨兵种的联合作战军事演习,相信这也是解放军一直在努力构建实现的目标之一。

中国是一个新兴的海洋大国,尽管它已经与太平洋为邻数千年,中国真正注意到海洋的军事价值,与通过海运建立起全球贸易的时间不相上下,中国大部分的贸易航路需要途径南海,严重依赖于通过海上航线的能源进口。通过一带一路,中国的安全与投资利益还将通过海洋延伸向更加遥远的大洲大洋。这一切对于过去几百年来传统海洋大国而言都不是新事物,但对中国来说却是。

随着中国海空力量迅速提升,美国已经意识到,基于传统岛链封锁的策略正渐渐失效,新的围堵战略势在必行,因此加强了对于各型先进导弹的采购和部署。在去年断然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美军就筹划在岛链和盟国基地灵活部署新型陆基中程导弹,试图压制对手突破岛链的努力。

015.jpg
美方眼中的中国反介入战略

美国防务新闻2月11日文章《在中国扩张海军之际,美国开始储备反舰导弹》(As China expands navy, US begins stockpiling ship-killing missiles)提及,过去10年中,解放军海军发展速度惊人,2035年解放军海军舰艇将激增至420艘,因此,美海军计划未来5年大规模采购反舰导弹以应对这种挑战。美国海军提出,2021-2020财年采购850枚导弹,唯一用途就是搜索并摧毁敌方舰艇。其中,LRASM远程反舰导弹在2020年至2025年之间将会采购210枚。这不是美国海军希望在2021年使用的唯一导弹,美国海军还希望继续将雷神公司的“战斧”导弹升级为“海上打击战斧”,该导弹融合了制导器和一定程度的目标辨别力,因此可以转移半空中以击中移动的目标,计划于2023年投入使用。此外,美国海军还计划在2020年-2025年之间接收189枚NSM精确制导自主反舰导弹。除了总计850架LRASM远程反舰导弹、海上打击战斧和NSM精确制导自主反舰导弹之外,海军还希望采购775枚雷神公司的SM-6导弹,这将意味着在2020年-2025年,美国海军对于各型先进导弹的采购总量将达到1,625枚。可以确认的是,不仅仅是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等盟国将同时购买这些高端武器,美国国务院已经批准了澳大利亚采购多达200枚LRASM。这是美军及其盟友进行反“反介入”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016.jpg
LRASM远程反舰导弹渲染图

南海是中国在崛起过程中不可逾越的门槛,也是美国不可失去的利益所在。在可以预期的未来,这里注定将成为一片不平静的海洋。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0

精华

1

对战

14

主题

上尉

积分
900
军饷
416 两
发表于 2020-4-19 01: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个问题。
如果美国无法占据那些岛礁,中国可以恢复那些岛礁,那么摧毁的意义是什么?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0

精华

0

对战

70

主题

少校

积分
1188
军饷
207 两
发表于 2020-4-19 04:54: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攀登新高山1208 发表于 2020-4-19 01:44
我有个问题。
如果美国无法占据那些岛礁,中国可以恢复那些岛礁,那么摧毁的意义是什么? ...

继续推进的战略时间点。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精华

0

对战

28

主题

上尉

积分
634
军饷
337 两
发表于 2020-4-19 08: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专业,但与楼主进行的部分战法研究不符。
本人曾作了一定的业余研究,本人认为:南海的对抗是缓慢的,非激烈性的对抗,更多的时候是非军事行动,最大的可能是小规模的冲突。类似于CMO中的South Sea Clash 2013/2015这样的局部冲突升级。
此外,M方的水下水下力量仍然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在我进行的推演中,M方的水下力量通过艇载无人机对我方进行侦查(这个没有用cmo),此外,水下的导弹打击仍然不可忽视,南海水深以多变著称,出礁X海里后水深陡深,极为适合潜艇采用巡航导弹导弹隐蔽低空突袭。
M方的Z型驱逐舰在此类环境下仍然是一种隐蔽的杀手,此类驱逐舰拥有较强的对陆攻击火力,而且相对隐蔽。目前来讲,我方仍然缺乏应对此类舰艇的手段。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4

主题

二级士官长

积分
110
军饷
150 两
发表于 2020-4-19 17: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gcat 于 2020-4-19 17:32 编辑

“最大火力通道向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率先发起打击”    这是打全面战争的剧本么? 这种级别航母战斗群都是低价值目标了吧。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0

精华

0

对战

70

主题

少校

积分
1188
军饷
207 两
发表于 2020-4-19 22:48: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arcusCicero 于 2020-4-19 22:53 编辑

其实我在想一个问题。火箭军(或者空军,不过不抱希望)对关岛的火力压制到底能持续多久?如果只是打一波就完事了的话那当然打机库弹药库是最优选,但如果中方能对美方基地(跑道和滑行道)进行持续的火力压制(其实如果把滑行道也一起打了我觉得美国1天之内不太可能修得完,至少CMANO里不太可能),比如每3小时一次的话,可不可以强行把南线的美国岸基飞机put out of commission?
另一个问题是,美国航母可不可能从北线突破而……绕开DF21的压制?或者,在TW的帮助下,有没有这个可能?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0

主题

上等兵

积分
6
军饷
98 两
发表于 2020-4-19 23: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好奇,既然能够对关岛进行活力压制,那么为什么不能对菲律宾的五个基地进行同样的打击。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1

精华

0

对战

24

主题

中尉

积分
518
军饷
247 两
发表于 2020-4-20 00: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MarcusCicero 发表于 2020-4-19 22:48
其实我在想一个问题。火箭军(或者空军,不过不抱希望)对关岛的火力压制到底能持续多久?如果只是打一波就 ...

如果只有df26和df10,基本上不能指望对第二岛链的空军基地有实质性,持续性伤害 - 对冲绳可能应该可以,因为有大量srbm,但是时间一长恐怕也很困难
不明白你说的南线北线是什么意思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0

精华

0

对战

5

主题

上尉

积分
608
军饷
348 两
发表于 2020-4-20 00:34: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艺控 发表于 2020-4-19 08:05
很专业,但与楼主进行的部分战法研究不符。
本人曾作了一定的业余研究,本人认为:南海的对抗是缓慢的,非 ...

Z型盾化前能开到南沙铁三角就不错了,但回归传统弹丸武器的思路确实值得重视,毕竟美方从始至终都在怀疑导弹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0

精华

0

对战

5

主题

上尉

积分
608
军饷
348 两
发表于 2020-4-20 00:39: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MarcusCicero 发表于 2020-4-19 22:48
其实我在想一个问题。火箭军(或者空军,不过不抱希望)对关岛的火力压制到底能持续多久?如果只是打一波就 ...

目前Guam战略意义就体现在这里,Df26火力难以持续,H6战时又很难过宫古海峡,当前地缘环境下思路可以是大幅降低远程BM的成本(df17那样的特殊弹道)或者有更有效的空中火力平台(H20)

签到天数: 31 天

[LV.5]常住居民I

0

精华

0

对战

11

主题

少尉

积分
386
军饷
290 两
发表于 2020-4-20 08: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较CMO旧版数据与当前版本数据库中J-20的RCS数据是不是输入时有错误?我们可不可以自行更改数据?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1

精华

0

对战

24

主题

中尉

积分
518
军饷
247 两
发表于 2020-4-20 09: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使命召唤0 发表于 2020-4-20 00:39
目前Guam战略意义就体现在这里,Df26火力难以持续,H6战时又很难过宫古海峡,当前地缘环境下思路可以是大 ...

h6过巴士海峡算不算个思路?不过只靠亚音速巡航导弹其实想瘫痪关岛基本是没希望的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0

精华

0

对战

70

主题

少校

积分
1188
军饷
207 两
发表于 2020-4-20 14:24: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delta 发表于 2020-4-20 08:05
比较CMO旧版数据与当前版本数据库中J-20的RCS数据是不是输入时有错误?我们可不可以自行更改数据?{:smile: ...

改不了,别问,问就是民用版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0

精华

0

对战

6

主题

一级士官长

积分
190
军饷
89 两
发表于 2020-4-20 18: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想定的名称是什么?哪里可以找到?

签到天数: 31 天

[LV.5]常住居民I

0

精华

0

对战

11

主题

少尉

积分
386
军饷
290 两
发表于 2020-4-21 06: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MarcusCicero 发表于 2020-4-20 14:24
改不了,别问,问就是民用版

群里有用专业版吗?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0

精华

0

对战

70

主题

少校

积分
1188
军饷
207 两
发表于 2020-4-21 07:03: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delta 发表于 2020-4-21 06:17
群里有用专业版吗?

当然没有。。。

签到天数: 61 天

[LV.6]常住居民II

0

精华

0

对战

30

主题

少校

积分
1224
军饷
481 两
发表于 2020-4-21 12: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轰6部署到岛上被打掉那么多。一般轰6剧本都是部署内陆机场,以轰6航程及导弹射程没必要部署那么前沿。

该用户从未签到

46

精华

0

对战

1558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5498
军饷
1606 两

汉化奖章拉瑞邦德勋章彼得波拉奖章四周年革新委员会论坛三周年勋章KOGER勋章英雄勋章-铜(1)三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20-4-21 13: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艺控 发表于 2020-4-19 08:05
很专业,但与楼主进行的部分战法研究不符。
本人曾作了一定的业余研究,本人认为:南海的对抗是缓慢的,非 ...

我认同南海冲突是局部的、低烈度对抗的论断。所以兵棋推演只是假设一个完全对抗的环境,例如这个想定中,想定编写者也假设是中美已经进行过东海、黄海的第一阶段对抗。

签到天数: 31 天

[LV.5]常住居民I

0

精华

0

对战

11

主题

少尉

积分
386
军饷
290 两
发表于 2020-4-21 14: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