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艺术-让真实的战争跃然纸上  
  
查看: 1624|回复: 22

O编辑总结 -- 个人对于长津湖战役的一些观点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发表于 2020-11-10 05: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原本是与知乎网友讨论长津湖战役的一些总结,后来随着讨论的深入,逐步成为了一个系列文章。

由于知乎环境对海外党越来越差,经与Alex讨论后,后续文章将于SIS和战争艺术进行首发。 并在我个人公众号 O编辑的茶馆 进行扩展发布(主要是额外添一些图)

希望大家继续给与支持与斧正。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0 05: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skarlre007 于 2020-11-10 23:04 编辑

(一) 战役之前。

从19年上半年开始知乎网友们在不同的问题下断断续续的讨论了一些长津湖战役中中美双方的得失。 刨去一些键盘侠拍脑袋的观点外,在各方找资料的基础上还是有了一些新的心得。 这里总结一下当个笔记。

首先对一个很无聊的观点做一点强调回答,即“美军装备实力比志愿军强那么多,为啥不反杀?”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三个字,不知道 (战争黑幕)

战争黑幕对我们玩游戏的并不陌生

战争黑幕对我们玩游戏的并不陌生


在类似战役复盘中,最容易被讨论双方忽略的就是信息差。毕竟事后讨论中,所有信息都是后面的复盘和综合各方面情报了解的。 然而这个了解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因为等于掌握情报一方可以提前预判和提出应对。

但是,不知道的情况怎么办? 不把自己从上帝视角移开,就无法了解很多决策的建立基础。 从而出现“XX凭什么不YY,因为AA在BB的状态啊”的神论。 在下面的讨论中也要强调美军的状态和各路判断从而总结为什么会做出一些决定。

事实上,长津湖乃至放大到第一次,第二次战役来看。 美军对志愿军的预先展开情况可以说一无所知。 这包括:

对志愿军投入的兵力是多少?
运动方向是哪里?
作战目的是什么?

无论是自大还是轻敌,麦克阿瑟所在的远东司令部一直没有判断中国会大规模出兵。 这就造成了对志愿军兵力和应对的极为不足。 从现有记录看,美军就是麦克阿瑟司令部中都没有配有懂汉语的情报人员进入中枢参谋系统。

拿很多人痛骂的吕超然来说,这种懂中文日文的,都是当普通带兵官配给了作战部队,而不是配属给前线指挥参谋系统。

这里提一下吕超然简历,吕于1944年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获少尉军衔,并且根据陆战队需要读了日语专业。 毕业后在二战末期任驻关岛/中国日语翻译并升任中尉。(吕超然的勋列标中有China Service medal,此勋章仅颁发给1942年7月到1945年9月间在中国执行任务的美军官兵,因此证明吕必然在中国执行过任务。) 1950年吕超然进入陆战队7团1营B连,担任中尉排长(机枪排),并在与志愿军交火中发生了那个不开枪的事件。 换句话说,一个当时美军中罕见的懂中文,日语的军官,却直接被放到基层部队带机枪排而不是情报甚至特勤,这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也可见美军完全没有和新中国武装力量进行交手的准备。 不仅是陆战队,陆军也是如此,吕超然有个兄弟吕超芒当时也在美国陆军任职中尉,并在差不多时间点参与朝鲜战争,获得陆军杰出服役十字勋章。 (Lee, Chew-Mon,First Lieutenant, U.S. Army,隶属 Company H, 9th Infantry Regiment, 2nd Infantry Division ) 吕超芒最后以陆军上校身份担任美国国务院驻台湾武官期间在台湾过世。但这种人朝鲜战争时普遍在基层连队做带兵官。。。

那么在这种系统性缺乏应对机制的情况下,一旦接触出现严重误判是非常容易的。因为缺乏信息收集能力,连对面番号,兵力都搞不清,最基本的审问能力都没有的仗,神仙都不敢打。

毕竟当时美军急需搞清的是志愿军究竟是什么配置? 是否得到了苏联的加强? 这个没有搞清前根本谈不上主动出击,因为之前与美军交手的朝鲜人民军是得到了苏联加强的,尤其是装甲力量。 不过是因为仁川登陆,打崩了补给线才溃的那么快。 (可以看看釜山包围圈时期人民军和美军的交战记录) 那么在战争黑雾下,美军指战员如何判断这次交手的不是中国步兵前锋,后面跟着苏联装甲“志愿军”乃至正规军? 那就不是一个陆战队加几个陆军师能扛下来的。(如果志愿军战争初期就得到了类似朝鲜部队一样的苏系作战部队级别的补给乃至装甲师级别支援,那得强到什么地步,美军就没有任何固守的可能--啥,在某个镇子/港口固守? 喀秋莎上来直接平了你。。。) 这也是为什么美军前锋遇到了超过预计的攻击压力后立即进入保守状态,试图运动撤退稳定战线,并寻找大部队是最理智的选择。美军真正了解志愿军实力,并进入拉锯,都是李奇微接任司令后的事情了。

其次,长津湖之战需要放到第二次战役西线整体来看。 由于在第一次战役与志愿军接触后,麦克阿瑟对整个局势的判断仍然是中国出于自卫的有限示威性进攻。 出于其个性和对美军实力的信任,他认为有必要粉碎中国的“小股进攻”以达到在朝鲜完胜的局面,由此命令第8集团军发动“圣诞回家”攻势。(二次战役西线) 为配合攻势,麦克阿瑟也命令第十军从长津湖向西进攻,切断满浦镇-江界-熙川补给线。 (二次战役东线)

v2-367de54e78591c31b961a801cd123760_720w.jpeg

美军进攻计划路线图 Hungnam 就是兴南港, Changjin 就是长津湖,然后目标是西北的江界 (Kanggye) 进攻路线中,向长津湖地区的是东路最深入内陆的。

由此命令美国第十军指挥官爱德华·阿尔蒙德少将制定了一个计划。该计划要求美国第一海军陆战师从柳潭里向西推进,然后美国第七步兵师派出一个团级战斗队(第31团级战斗队,就是北极熊团了)在新兴里保护其右翼。美国第三步兵师在保障后方地区安全的同时也保护其左翼。

(“Faced with the sudden attacks by Chinese forces in the Eighth Army sector, 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 ordered the Eighth Army to launch the Home-by-Christmas Offensive. To support the offensive, MacArthur ordered the X Corps to attack west from the Chosin Reservoir and to cut the vital Manpojin—Kanggye—Huichon supply line. As a response, Major General Edward M. Almond, commander of the US X Corps, formulated a plan on 21 November. It called for the US 1st Marine Division to advance west through Yudami-ni, while the US 7th Infantry Division would provide a regimental combat team to protect the right flank at Sinhung-ni. The US 3rd Infantry Division would also protect the left flank while providing security in the rear area. By then the X Corps was stretched thin along a 400-mile front”)

问题在于,这样布置下整个第十军被分散在长达400英里(640千米)的战线上了。考虑到朝鲜的多山地形,属于完全的互相不能呼应状态。 (喜欢银英的同学请复习亚斯提星域会战,美军就是同盟军2,4, 6 舰队的摆法)

v2-5c6b58009e16a2374d1548d4d724eda6_720w.jpg

美军第二次战役前的战术总布置,从图中可以看出西路是第八军全面后撤建立防线,同时第十军采取了陆战一师前出进入长津湖地区试图包抄西路志愿军后路,同时第七师在东策应,第三师殿后的布置,问题在于11月1日陆战一师就进入长津湖地区了,11月5日第三师才在元山 (Wonsan)港卸装。(第三师当时是一支仓促拉起来的新兵师,非常缺乏战斗经验。事实也证明了这点。直到12月撤退,其主力都在元山咸兴一代与朝鲜游击队纠缠,无法建制北上)而第七师更是被拆成了芝麻状,被散布在整个朝鲜东北海岸地区。 (31团一部后来被派去参加长津湖战役,另一部和32团被拆成了连级单位在各地维护补给线,17团往惠山方向进发,相距陆战一师极远。 陆战一师是事实上的孤军深入,根本指望不到合适的后援。

更要命的是美军自身的内部矛盾。 美第十军是陆军-陆战队-韩军混成部队,陆战一师虽隶属战区指挥,但是系统完全独立,且和陆军矛盾极大。 这里也能看出麦克阿瑟的用人非常有问题,例如第十军的司令是阿尔蒙德少将,是个典型麦克阿瑟舔狗,但他下属的陆战队一师师长史密斯却是身经百战的少将。而且二人军阶同级,但不同隶属系统,这是大忌讳(有如果战败谁背锅的问题) 加上他们对作战形势观点极为不和。

在史密斯眼中,阿尔蒙德就是个靠舔麦克阿瑟爬上来的无能之辈,且二人平级,无非是陆军主导才搞成了同级指挥(两人都是少将,但阿尔蒙德行政职务高)。陆战一师如果按照阿尔蒙德的设计,应该再继续前出,且后面没有任何援军能快速来的情况简直就是遇到大规模敌人根本就是送人头。

史密斯根据经验判断,对面中国部队肯定不是麦克阿瑟说的小股部队,他的判断也不是空穴来风,10月24日,从东线进入朝鲜的志愿军第42军进入了黄草岭、赴战岭地区,与向北推进的大韩民国陆军第3师发生战斗。随后,隶属该军的第124师在黄草岭一线,与联合国军后续的美陆战一师陆战7团,进行了近2个星期的战斗(黄草岭阻击战)。11月7日,第124师放弃黄草岭一线的阻击阵地。美陆战一师越过黄草岭一线,进入长津湖地区。11月10日,美国第1海军陆战师陆战7团进占古土里。11月15日,进占下碣偶里。11月24日,进占柳潭里。同时,美陆军7师第31团级战斗队开始进入长津湖地区,接替长津湖东海军陆战队第1师陆战5团在新兴里及内洞峙的阵地。 换句话说,比起阿尔蒙德的山呼麦克阿瑟万岁,史密斯的部队已经有组织的与志愿军接火达2周以上,因此他对志愿军的组织度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最重要的是,由于隶属系统不同,如果丢了陆战队,他阿尔蒙德的处分很可能是重重抬起,轻轻放下的(麦克阿瑟极为护崽),而作为陆战队直接指挥官的史密斯是要背所有锅的。 而且阿尔蒙德的战斗布置,把陆战一师前置进攻,陆军三,七师策应,不就是典型的赢了是我第十军首先抵达鸭绿江,输了是陆战队作战不利,我陆军损失不大的阵型?因此他对阿尔蒙德的布置极为反对。

两人水火不容到了什么地步? 阿尔蒙德在第十军会议上公开讽刺史密斯过于保守,史密斯在进攻中直接违抗军令为自己和陆战队留后路的地步(违背军令/放缓进攻 - 修机场/补给点)。 不过也亏了留后路,否则陆战一师就可能全挂长津湖了。 这种内部冲突下,后面指望第十军组织有效进攻无异于痴人说梦。(“Although the 1st Marine Division landed at Wonsan as part of Almond's US X Corps, Almond and Major General Oliver P. Smith of the 1st Marine Division shared a mutual loathing of each other that dated back to a meeting before the landing at Inchon, when Almond had spoken of how easy amphibious landings are even though he had never been involved in one. Smith believed there were large numbers of Chinese forces in North Korea despite the fact that higher headquarters in Tokyo said otherwise, but Almond felt Smith was overly cautious. The mutual distrust between the commanders caused Smith to slow the 1st Marine Division's advance towards the Chosin Reservoir in violation of Almond's instructions. Smith established supply points and airfields along the way at Hagaru-ri and Koto-ri.” 注意最后一句的用词,就可以看到史密斯和阿尔蒙德少将之间的矛盾有多大)

有朋友提到了椅子和帽子的问题,美军里也是椅子重于帽子的(行政位置与军衔),但是在这里就出现了军种编制隶属问题。美国海军陆战队隶属海军部,陆军隶属陆军部,在陆军第十军这种临时编制里陆战队算客座客串,只是战区名义的上下级并不构成实际的完全服从,毕竟陆战队的补给,人事都和你陆军没关系,你陆军安排了这种有好处独吞,有黑锅你陆战队背的部署,陆战队给自己安排后路也正常。 如果换俩同军种军官,哪怕军衔相同,也是绝对是椅子重于帽子的。 类似的事情在西线清川江战役就没出现。 因为第八军都是陆军的部队(第一骑兵师,第二,二十四,二十五步兵师)

在陆军和陆战队对骂/阳奉阴违的前进声中,美第十军和志愿军9兵团即将在长津湖地区进行碰撞。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0 06: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skarlre007 于 2020-11-9 17:19 编辑

(二)长津湖战斗发生前的双方态势与气候

长津湖水库是位于朝鲜半岛东北部的一个大型人造湖。这里多说一句,在西方陈述这场战役时多采用 Chosin 这个词,但其实这个词是朝鲜地名Changjin的日语发音(朝语和汉语拼音时一样的) 之所以被记录城Chosin, 是因为远东司令部一直在用的是日本军部遗留的朝鲜地图翻译版。。。这从侧面也可以看出远东司令部对整个朝鲜兵要及情报的掌控水平简直是可笑。

由于阿尔蒙德的布置,11月24日,海军陆战队第一师进占柳潭里。同时,美陆军7师第31团战斗队进入长津湖地区,接替长津湖东海军陆战队第1师陆战5团在新兴里及内洞峙的阵地。

这样实际上就摆出了陆战队在水库西边,第31战斗队在水库东,两方被水库完全分割,互相不能照应的情况。



如图所示,红色是水体,陆战队5,7两团主力在水库西边,第31战斗队的两个营程纵向布置,32团1营靠北,31团3营靠南

而这俩部队的唯一退路就是连接洪南河与水库的78英里(126公里)长路,这条路同时也连接着兴南港(Hungnam) 这个美军前出补给点。这条路是通过穿越韩国的丘陵地形修建的。 周边都是制高点的山峰,很容易对道路上的部队进行袭击。 而且这条路的质量很差,某些地方甚至被简化为一条车道的碎石小路。这对机械化的美军运动和展开都是非常不利的。




现在随便用google 地图搜的路上的地形,可以看到即使今天,从兴南通往长津湖方向的路仍然锯齿狼牙。

这也是为毛陆战队对阿尔蒙德的安排不满:第七师主力偏东的布置明显可以利用沿海更平缓的交通,第三师作为后应更是在后方暖和。 陆战队偏偏要扬短避长的来钻山沟。 因此史密斯利用交通不便,刻意放缓进军速度也就顺理成章了。



水库的南缘下碣隅里(Hagaru-ri, 坐标 40.3838°N 127.249°E)是两者的必经之路。 史密斯少将路过时候就意识到了此地的重要性,于是在此处设立了补给点和可起降C47级别飞机的简易机场(这个机场至今存在,为朝方所用,可以在各种地图上看到)。 这个决定实际上拯救了陆战队和31团后来被打散的部队。 如果不是有补给点和简易机场,那么这两个点就不会有防守兵力,那么一旦遭受攻击,陆战队后撤之路就会被堵死。 而分散在各地的部队在遭受攻击后的补给,伤员转运等就会成为大问题,甚至活活把自己拖死。 后面对31团的收拢(陆战队后来稳定局势后反向收拢了31团的溃兵达上千人,等于这个部队的编制一半左右,如果没有这个收拢,31团就真要被撤销编制了)也无从谈起。


这个地区同样以天气出名。1950年11月14日,西伯利亚的一个冷锋降到了长津湖地区, 温度骤降。估计低至-36°F(-38°C)。虽然后面到战役开始时有所回升,但是也是在-20°C 左右。 这种寒冷的天气往往造成冻伤这种非战斗减员,而冻结的道路则可能带来交通事故(参考上面的路况)。 低温同样对武器带来故障,例如撞针上的弹簧撞击力不足以击发子弹,造成卡壳。车辆的蓄电池在该温度下无法正常工作,并很快耗尽。同时战地医疗用品冻结;例如吗啡药瓶必须在医生的嘴里解冻后才能注射;冷冻血浆在战场上毫无用处。 这使得美军的作战效率大大降低。


这里有些网友会说,如果不是这么冷,陆战一师逃不掉。 但忽略了天气对机械化的陆战一师的火力影响远大于志愿军,如果说陆战一师的满装火力是100,志愿军是30,那么严寒可能让陆战一师的战力下降到 50 (大量车辆装备无法使用,自动武器被冻成半自动,火力密度降低,战地医疗水平降低,双方均出现大量的冻伤非战斗减员),而志愿军由于装备相对更原始,人数更多,可能只下降到25,那么实际战力比还是上升的。


至11月26日,美第10军进入长津湖地区部队部署如下:




美陆军第七师31团战斗队:
内洞峙: 陆军第7师32团第1营、31团重迫击炮连;
新兴里:陆军第7师31团第3营、第57野战炮兵营A连B连及第15防空炮营D连一个排;
后浦:陆军第7师31团团部和坦克连(22辆坦克);

有朋友问,不是31团的战斗队么? 为啥出现了32团第一营? 这是因为美军的组织形式问题,美国陆军部队是最早采取模块化的部队。以营连为基础单位,根据情况进行配属。 而不是很多人想象的“整建制单位”。 美国的团级战斗队常采取 指挥部+直属部队一部+附属部队模式。 这里的计划建制是31团团部+直属的第二营,第三营,坦克连,炮兵连+附属32团第一营和57野战炮兵营。 这样战时组建战斗队。 这就是模块化的优势。 可以根据情况迅速形成多个战斗支点。 但是31团二营和营属炮兵最后因为交通管制没赶到战场导致预备队不足而崩盘就是另外一说了。


陆战队也有RCT,但因为陆战队规模本来就比较陆军为小(相对)所以他们多采取固定配置(师部下放部队)。 这个后面再说。

美陆战一师:
泗水里:陆战1师第1工程营A连;
柳潭里:陆战5团、陆战7团(欠2营营部、F连及机炮连)、陆战炮兵第11团第1营、第4营和第3营G连I连;
德洞山口西北无名高地:陆战7团1营C连(欠1个排);
德洞山口:陆战7团第2营F连;
下碣隅里:陆战1团第3营(欠G连)、陆战7团2营营部及机炮连、陆战炮兵第11团第2营D连和3营H连、陆战一师坦克1营D连,陆战1师第1工兵营D连、第10军第10工兵营D连以及一些排级零散支援单位;

更远的后续部队:
古土里:陆战1团团部及第2营、陆战炮兵第11团第2营E连、陆军第7师31团B连、陆军第185工兵营以及一些零散单位;
真兴里:陆战1团第1营与炮11团第2营F连

由于天气恶劣及用兵谨慎,史密斯刻意违反阿尔蒙德的快速西进安排(按阿尔蒙德的安排,陆战队先头部队都应该往江界运动了,看看江界的位置,陆战队还回的来不。。。),让陆战队主力除坦克部队外在柳潭里的集结密度很大(陆战队第5,7团,炮11团主力都在此处)这对陆战队开战后的防线建立和收拢都十分有利。 而且由于志愿军对美军的工程能力不了解,根本意识不到美军凭自己的工程部队,在短时间内就能在下碣隅里开辟一个能起降C47运输机级别的机场,因此根本没把下碣隅里当主攻目标。 这导致了陆战队的补给和集结能力不受影响,更重要的是伤员能快速运出,不会影响部队自己的运动能力。这为后来突围的成功奠定了关键基础。

志愿军方面部署:

其他帖子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这里就略提一下。

第九兵团进入朝鲜的情报联合国军是一无所知的,他们还以为对面是志愿军的124师及其附属部队。。。 即使史密斯认为北面有更大部队(也是他谨慎的原因),也根本没预料到来的规模。

志愿军9兵团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隶属华东野战军。下辖20军(原华野1纵),23军,27军(9纵),26军(8纵)共12个师。志愿军9兵团之所以是每个军4个师这种独特的编制,是因为该兵团是攻台的主力部队,所以采用了大编制以适应渡海作战。而应对美军这种重火力部队,4个师编制也有更充足的预备队。

11月初开始,20军,27军各部均隐蔽前进,进入长津湖地区。11月26日,20军四个师(第58、59、60和89师)和27军的3个师(第79、80和81师)均进入指定攻击位置。59师,79师,89师在柳潭里周围,目标为柳潭里的陆战一师部队。58师在下碣偶里周围。80,81师在新兴里/内洞峙周围。60师在土古里和下碣偶里之间。27军的第四个师第94师作为总预备队。 (因为94师是临时配属27军的,战斗力相对较弱,所以留下做预备队了)

所以对阵基本是: 80/81师对31团级战斗队水库东面,59,79,89师对陆战队一师的主力(5,7,炮11团)在水库西面,其他部队打杂。由于各区域的相对独立性,后面的分析也是按这三场(水库东面战斗,西面战斗,机场山道撤退战)单独说。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签到天数: 81 天

[LV.6]常住居民II

0

精华

0

对战

3

主题

少尉

积分
378
军饷
24 两
发表于 2020-11-10 18: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对这场战役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0 21: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skarlre007 于 2020-11-10 08:17 编辑

三 31团和RCT31的区别

虽然在第二节里简要介绍了一下美军团和团级战斗队的区别。 后续仍然引起了一些讨论。 因此单开一节介绍一下31RCT的具体情况。


对RCT31的争论可以说是关于长津湖战役的焦点之一。 不少写朝鲜战争的书都是说志愿军在这场战斗中两次击毙团长,消灭团部,缴获团旗,因此“全歼北极熊团"。 甚至还有说把第31团从美军序列号上永久抹去的。

然而,只要懂一些英语,查阅现在的美军编制就知道,第31团不仅在美军序列,并且是不多见的从1916年建立后编制一直持续到今天的部队。 当然,在今天全面师改旅的情况下,31团的作战建制已经是不存在了。仅剩的第四营(营长Steven Wallace 中校,2018年5月接任至今--文章写于2019年)现在编入第十山地师第二旅战斗队。因此从75年至今其标注主官都是中校(营级).  驻地 Fort Drum, NY (纽约州的鼓堡基地)。

1024px-10th_US_Mountain_Division_2017.png

这是第十山地师现在的编制,第二战斗队编制中明确列着 31团4营。 (4th Battalion, 31st Infantry Regiment)


所以网文说什么“31团番号从美军建制里永久抹去”的,还是非常不靠谱的。


那么RCT31和第31团有什么区别么? 答案是很大。

简单来说,RCT是战斗编成,而团是行政编制。

31团的正式编制是1,2,3营,团部,团属炮连,坦克连,及附属部队等。

但是由于美军海外作战往往部署分散,经常以营甚至连级分散行动(撒芝麻),那么在执行特定任务时,就会就近收拢附近部队,并根据手头兵力进行配属。 这样RCT就成为了一种临时性的战时编组。 主要是有利于战时(甚至平时训练)的战力发挥和独立作战能力。此外,如果有跨建制的临时分组,则通常是编为TF(Task Force),有时是营级,有时是团级。

RCT的全称是Regimental Combat Team,即团级战斗队。 顾名思义就是”以团级指挥机构带领的战斗队伍“ 这种RCT一般是由某个团部带领,以步兵团为主干,加强炮兵、坦克、工兵及其他支援分队的“多兵种团级合成战斗群”,也可以理解为可独立作战加强团,理论上RCT实力要大于团规模,按编制一个陆军团大致3700+,RCT要补至少一个营的炮兵900+,工兵一连,坦克,防空炮若干,再加上一些其他小单位(游骑兵连),满编5000正常。这也是为什么国内很多文章介绍RCT31的事后都是介绍成为加强团。

在这种RCT中,一般也是按营级战斗群BCT分组,比如没能赶上长津湖战役的31团2营就是配属了57炮营的C连,还有31团重迫连的一个排;而费斯中校所在的32团1营抵达的时候也随营附属了32团重迫连的一个排,在内洞峙的31团重迫连自己有12门炮...  综合来看在这两个营的火炮作战能力上还是略强于普通的步兵营的。

不过我们要记住一点,事实和理论往往是有有很大区别的。。。由于交通原因(可以复习一下上一节对长津湖地区的介绍),和开战前整个第七师都撒芝麻一样撒在了整个东北海岸线上。 因此RCT31各部的聚拢速度非常不一致。 加之RCT31的任务优先度远低于陆战一师,其的部队向长津湖地区的行军优先级也远低于陆战一师(后者是主攻部队,RCT31,只是遮护右翼的部队,因此在只有一条路情况下,陆战一师的部队优先通过),这导致了长津湖战役开始前RCT31的作战编成远远小于预定。

开战前的RCT31抵达部队里,属于31团的只有团部,31团第3营和直属的炮连,坦克连(还是到了以后找不到团长所以在团部等待命令)。 撑死了是全团编制的1/3。 其他都是临时配属的部队。  这种配属在当时解放军/志愿军里很少出现。(PLA的战斗编成和行政编制有高度一致性,所以习惯了PLA编制的很多人无法区分美军这种分开的搞法。)

这点网友 @潜水艇艇员 问的问题就能体现出来:

“”那这些来自其他部队的单位人员在31团级战斗队的建制下作战期间,其人员的津贴,嘉奖,信件,职位升降还有伤亡抚恤等等是算31团的还是原部队的?“

答案是: 这些根本不是31团的职责。 美军这种职业化军队钱袋子,人事权和指挥权是明确分开的。 国防部(嘉奖,职位升降),财政部(津贴发放),老兵部(抚恤及伤兵的后期照顾),和独立后勤单位(信件)负担各自的职责,而31团只管作训/指挥及传达报告上述信息到各自部门。 这就是职业化军队与传统军队(PLA在朝鲜战争期间实际上还是一支加入政委的传统军政军队)的区别。 虽然人员的津贴,嘉奖,信件,职位升降还有伤亡抚恤都由部队单位解决会让部队凝聚力增强了,也必须政委盯着(党指挥枪),否则秒变军阀啊(兵为将有)。关于这个区别的讨论另一个帖子里有所介绍:

民国时期 国军为什么会有嫡系旁系之分 我共的山头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真的很重要吗 比能力都重要吗?​www.zhihu.com

由于对编制的思维定势,很多人就自动认为RCT31就等于31团了。 由于有32团1营的临时编制,一些人根据思维定式就认为你看其他团还多给了一个营,这是加强团啊! 于是一堆网文直接把RCT31写成了加强团以扩大战果。


然而,  长津湖战役开始时的RCT31撑死了是”31团的1/3外加 1/3的配属部队(32团1营 57炮),还有1/3的战力(31团2营)根本没到。“

其实PLA在战时也会有这种现象。例如五次战役期间,60军所属三个师被打散分配给其他三个单位(两个分配给其他军,180师由兵团直辖,转移阶段才陆续归建)。毕竟打起来毕竟不可能整整齐齐。当然,美国陆军尤其喜欢这一套,搞得有点像北宋禁军,而非偶尔为之了。

单看第31团级战斗队在长津湖地区的战斗序列为:

31团团部,直属坦克连(22辆坦克),直属重迫击炮连
31团第三营(步兵)
32团第一营(步兵)为啥这里会出现32团的部队?仅仅是因为该营是恰巧离长津湖最近而已。。。(倒霉)32团一营营长就是费斯中校(LTC Faith) 他也因为这场战斗中的出色表现被铭记,不过可笑的是,他实际上根本不算31团的人,而是32团的,真正属于31团的时间一共是11月28日31团团长被俘后接任前敌指挥官,到12月1日他阵亡这短短3天--31团名义上历史最短的团长)
第57野战炮兵营A连B连
第15防空炮营D连的一个排
以及韩国的仆从部队600人左右。
总数是2500美军+600韩军, 共3100人左右。

细心的朋友会问一营和二营呢?  答案是,还在撒芝麻,根本没能赶来。这是因为31团原来的任务实际上是在东面伴随第七师向东北展开。 结果阿尔蒙德和史密斯那头争论计划时,第七师就躺枪,被要求派一个RCT去遮护陆战队右翼。 而第七师师长巴大维少将(就是蒋介石的顾问)虽然和这俩同阶级,但是表现十分懦弱(他毕竟不是史密斯,得罪不起阿尔蒙德这个自己顶头上司麦克阿瑟的红人,后来巴大维因为缺乏攻击精神,被李奇微撤换就是后话了),那么重担就只能压在被派了苦差的Alan MacLean上校(麦克莱恩上校,同时是31团的团长)身上了。 当时离陆战队最近的部队凑合凑合就出了这样一个编制。

而且当初开始编组31RCT时是预期完整的3个步营的(31团2营,3营,加32团1营),结果31团2营(和配属的炮兵)由于交通问题(关于长津湖地区交通可以翻看上一节)严重滞后。 在战斗马上开始时还在丰山地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查这俩地区差多远)"the 2/31 Infantry were lagging behind and had not yet left the Pungsan area."

数据源:https://armyhistory.org/nightmare-at-the-chosin-reservoir/



可以看到2-31(地图右边) 离着长津湖有多远。

开战后由于道路被志愿军截断,二营打死都无法按时加入部队到湖东了。根据 @彦诚的开始提供的资料,31团2营11月27日上午从北青出发,下午到咸兴,然后交通控制,28号上午才继续开进,30号夜里才爬到古土里。。。那时候黄花菜都凉透了。 (战斗11月27日夜打响,1号RCT31就已经崩盘了)

也就是说,组建31RCT时是按一个加强团准备的,但是实际上由于有一个营(足足1/3的兵力)没有赶上湖东战斗。他们的战斗组织仅勉强达到了团级部队标准。

至于一营呢? 答案是被拆成连级在用,其中在大后方土古里的一营B连11月29日参加试图援救陆战队和31团的德莱斯代尔支队战斗时被重创。这个后续会介绍。

这样RCT31在长津湖的总人数虽然勉强是团级 (2500美军,加600韩军 也就是3100人的团级单位),但是缺点也很明显:  由于缺编了一个步兵营,且那600韩国兵实际战斗中的效能可以忽略不计。 这导致RCT31极其缺乏必要的预备队。 在后面的战斗中出了大问题。 虽然炮兵能够在防守时造成进攻方伤亡,但撤退时是重大负担。 会影响整体部队的移动。 至于把RCT31说成是加强团的。。。那只能说是把31团编制表外加RCT31的附属部队加起来算了。。。

而且RCT31的任务也极其苦逼,由于阿尔蒙德根本没想过志愿军会大规模参战,因此给第七师与RCT31的任务不仅是掩护陆战1师的向西推进,同时还有向北推进的任务。基于这个命令,麦克莱恩上校只能根据部队的抵达先后顺序把部队在湖边程纵向配置,形成了32团一营最北(配属团重迫击炮连),31团3营居中配属57炮营,团部(包括文书,医疗,维修等)最后的长蛇状配置。开战时坦克连与团部在一起的原因居然是由于交通原因(参考前面对于长津湖地区道路情况的介绍)到的晚,其连长抵达时恰好是日落时分,到北边没有找到麦克莱恩(他在32团1营以南的新建前敌指挥小队里)所以就暂时在团部待命了,这和当时压根没有想到要被包围突袭,没有赶路的紧迫感有关。



RCT31在长津湖东岸11月27日布防图,可以看到,实际上31团拉成的长蛇阵是首位不能呼应的,尤其是31团3营和团部之间有1221和1238两个高地隔离,后来也成了31RCT的死线。

这个布置的问题在于,一旦遭到进攻,团部的坦克没有任何步兵可以掩护进攻,是要上演坦克世界的solo么? 后面的事实也是如此。 RCT31遭到进攻后被断成几段,首尾不能呼应,坦克缺乏步兵掩护无法展开。 导致了最后溃散。 可以说,31RCT被打的这么狼狈,一个是交通问题,其次就是第二天要向北攻击,各部没有妥善扎营,处于基本无备状态。(后面可以对比陆战队由于有五,七两个团,所以一个管攻一个管守,可以做到建立防御圈)结果突然被攻击,就惨了。

当然,我们也要理解他的难处,RCT31的任务是掩护第1陆战师的右翼,还要向北进攻展开控制线,自然不得不把本不多的部队分散在内洞峙,新兴里和后浦里三个完全不能呼应的地方。加上道路交通不畅,各部队严重脱节。 也只能有啥牌打啥牌了。

这其实是第七师和第十军的问题,给了远超RCT31兵力能承受的职责。 而麦克莱恩由于是陆军的人,打死也不敢抗顶头上司,否则前途还要不要? 他所在的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又是麦克阿瑟的红人。 以媚上欺下出名。加上直属上司巴达维少将的唯唯诺诺,不给自己人据理力争。 麦克莱恩自然得为自己前程考虑在有限条件下努力完成所有的任务。 但可惜的是运气是F,尽力想遮护各方面的阵型由于过于分散,一捅就破,加上交通限制,1/3的步兵作战力量根本没能赶上战斗(否则团属坦克连不会因为缺乏步兵掩护无法突破志愿军阵地)。 麦克莱恩也只能说”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也,非战之罪“ 了。

而陆战队那边史密斯少将是陆战队的人,虽然也遇到了类似问题 -- 美3师要替换下碣隅里以下的陆战1师1团,于是几个陆军工兵营在修路,陆1师各部逐次向前赶路(也有没赶上的),弹药甚至冬装的车辆等等......有时还单车道,所以交通很累。。。但由于自身前途根本不在他阿尔蒙德的身上,为自己手下的陆战队负责。(想想看,如果按阿尔蒙德的指挥,陆战队5团,7团,炮11团,1团学RCT31拉个长蛇阵往江界方向移动,再打起来这些部队比RCT31能好哪里去?) 自然就敢抗命。 老子也是少将。 鸟你个陆军少将? 两者一比就天上地下了。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31

精华

13

对战

496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12618
军饷
6812 两

罗伯茨勋章一级勇气勋章英雄勋章-铜(3)英雄勋章-铜(2)英雄勋章-铜(1)一级对战勋章二级勇气勋章一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三级精英会员赫尔曼奖章邓尼根奖章汉化奖章

QQ
发表于 2020-11-10 22: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O编来论坛发帖必须要支持啊,不过为什么不用原来的老id?
我qq私信了你的老id密码,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之后继续使用,想用新的当然也没有问题。
#论坛改版中.......有兴趣参与版务工作的坛友请私信我
#大家请不要叫我C大,我不是大,也不是C是Coucou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0

主题

上等兵

积分
2
军饷
111 两
发表于 2020-11-10 22:5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战争迷雾,我有一点不成熟的想法,供大家批判。
长津湖战场上,对于共军(非蔑称,只是描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和美军来说都是空前绝后一次战役。
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双方基本上是战线对战线,这肯定不是志愿军所期待的方式,而是占据优势机动能力的美军强力应对的结果。这种方式有利于火力和机动占据绝对优势但兵力不足的美军,不利于兵力占优火力不足的志愿军。一旦双方的稳固战线发生变化,那就有利于志愿军不利于美军。
话说回来。首先谈共军,这是共军历史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包围这么多的工业化强国的军队。在共军过去的作战历史上,国民党军根本谈不上工业化,对付侵华日军,八路军和新四军根本没有力量打如此规模地围歼战,也就谈不上包围了。
再说美军,进入二十世纪,美军在同德军日军意大利军的作战中,对手都是工业化国家的军队,美军虽有失败的战例,但极少有被如此成建制包围,那么美军也很少有突围的经验,更别提中心开花的信心了。所以即使美军被一只非工业化国家的军队包围,其震撼也是巨大的。
那么双方遭遇之后,志愿军面对的是高度工业化的美军,虽然攻击意志坚定,但火力不足,根本没有可能全歼包围圈中的美军。美军虽然陆地火力和空中力量占据绝对优势,由于地形和气候,加之没有中心开花的经验和信心,突围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时至今日,共军已非当日吴下阿蒙,但是当下的战争肯定不是七十年的模式。美军在朝鲜之后,也再无任何大兵团被围的可能。
所以对双方来说,长津湖都是空前绝后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0 23: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coucoucoucou 发表于 2020-11-10 09:51
O编来论坛发帖必须要支持啊,不过为什么不用原来的老id?
我qq私信了你的老id密码,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之后继 ...

老ID的注册邮箱好像收不到你们发来的重设密码信息。 这个号是用我QQ邮箱注册的。 省事罢了。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0 23: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coucoucoucou 发表于 2020-11-10 09:51
O编来论坛发帖必须要支持啊,不过为什么不用原来的老id?
我qq私信了你的老id密码,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之后继 ...

另外我一直想设计一套长津湖战役的兵棋,但现在市面上的无论中美,都是很偏颇的(以我的观点来看)而且缺乏一些设计(例如一个回合应该是12小时,分为日夜效果,航空支援,炮火支援的效果都不同)气候,援军都有区别。 ,加入情报值,开始抽到的情报值决定了双方的援军能否赶到和布置。 从而使得战棋元素多元化。

而第一步,就是深入了解这次战役的方方面面。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1 00: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skarlre007 于 2020-11-10 11:05 编辑

(11.27深夜-12.1凌晨) 地狱之夜 (一)

具体说RCT31在长津湖以东战斗前,让我们再次复习一下整个战场的态势。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在未被美军情报机构发现的情况下,于11月17日隐蔽进入长津湖地区,至11月26日,20军4个师(第58、59、60和89师)和27军的3个师(第79、80和81师,第四个师94师为预备队)均进入指定攻击位置(20军接替124师与美军继续接触)。其中59师,79师,89师在柳潭里周围,目标为柳潭里的陆战一师部队。58师在下碣偶里周围。80,81师在新兴里/内洞峙周围。60师在土古里和下碣偶里之间。 而美军的空中侦察则完全没有发现志愿军的运动与布防。 这里不仅感叹一下美军这个时期的懈怠与自大。对面如此庞大的7个师几万人的运动居然一无所知。 这也就是志愿军没有像朝鲜人民军初期一样得到苏式装备补强,否则长津湖地区的这点美军还真不够一勺烩的。

根据预定计划。 11月27日夜,志愿军第9兵团开始发动了进攻,在柳潭里,陆战队第5步兵团、第7步兵团和第11炮兵陆战团被志愿军第59师、第79师和第89师包围并受到攻击。同时,第31团级战斗队在新兴里被志愿军第80师和第81师分割并遭到伏击。最后,志愿军第60师从北面包围了古土里的第1陆战团的一些单位。到11月28日晨,美军被彻底分割为柳潭里(美陆战一师主力)、新兴里(RCT31主力)、下碣隅里(机场附近各单位)和古土里(混合单位)四个独立战场。

根据预定计划。 11月27日夜,志愿军第9兵团开始发动了进攻,在柳潭里,陆战队第5步兵团、第7步兵团和第11炮兵陆战团被志愿军第59师、第79师和第89师包围并受到攻击。同时,第31团级战斗队在新兴里被志愿军第80师和第81师分割并遭到伏击。最后,志愿军第60师从北面包围了古土里的第1陆战团的一些单位。到11月28日晨,美军被彻底分割为柳潭里(美陆战一师主力)、新兴里(RCT31主力)、下碣隅里(机场附近各单位)和古土里(混合单位)四个独立战场。

v2-d6f2b2cf8ec5a90db625a53a4f014940_r.jpg


如图所示,柳潭里为Yudam-ni, 下碣隅里 Hagaru-ri, 古土里 Koto-ri,Treadway Bridge 就是水门桥

让我们把陆战队的战场放在一边,继续看RCT31这里。

v2-8d28de136d9ce64b8f150c4ca89c3b61_r.jpg
11月27日深夜,针对RCT31的部署(这里再次表扬一下80师和81师的先期布防侦察,对RCT31的布防的突击完全是稳准狠),中国人民志愿军第80师的3个团偷袭从北部山区和东路入湖口地区。由于志愿军有绝对优势人数,加上31RCT各部完全没有被进攻的心理准备。 防线瞬间被撕裂。 志愿军采取了明显的掐头去尾打中间的打法。 即从北(240团缺1个营),东偏北(238团加240团2营),东偏南(239团)三个方向上进攻31RCT主力的同时派遣第81师第242团从东南的链接空隙处直接向1221高地(这个高地控制着新兴里和后浦之间的公路,并且美军并未设防)大规模穿插阻击可能的援军。 81师另外俩团(241,243团)呢? 答案是向东防御赴战岭/赴战湖方向的31师某部。 这就应该是情报滞后导致的错误了。因为31团2营早就去了更东的丰山地区。接到RCT31调令后也是向南利用更好沿海交通到兴南/咸兴后再北上 而不是学志愿军徒步钻山穿插 这只能说志愿军以己度人导致大量生力部队不能进入战场了。

当夜北面的32团1营防线上自身所属3个连的防线初期均被突破。但志愿军并没能深入,这主要是北路的地形对1营比较有利,志愿军主攻方向上几乎是仰攻,并且突破了第一道防线后,要进攻的营部所在恰好是周边制高点之一的1324高地北侧,这使得志愿军在初期突防后迅速被各路反击压制进展不大。 另外一个是240团本身兵力有些不足,少了一个营,他们的2营被临时加强了238团攻击新兴里北侧去了。 因此在初期被迟滞后,240团没有继续强攻。

值得一提的是遭到攻击的32团1营A连,A连阵地在被突破,连长阵亡,排长和排士官长重伤情况下,作为陆战队临时配属陆军的陆空联络官Edward P. Stamford上尉作为军衔最高的军官毅然接过指挥权,虽然他是飞行员出身,但却指挥有度,A连在他指挥下不仅转移阵地稳住阵脚,并迅速组织反击堵住了缺口。 他后来因为这个行为和在30日的英勇作战,被陆战队授予银星勋章。 但此人虽然作战勇猛,官运一直不佳,之后11年仅升了一级,61年以少校身份退役,03年病逝于加州,享年86岁。

比起32团1营来,31团3营则极为悲惨,由于志愿军主攻方向在这里,加之防备不足,湖口地形相对平坦,对志愿军进攻有利,在志愿军80师238(外加240团2营)和239团攻击下,31团3营和57炮兵营各部伤亡极为惨重:

担任右翼前哨护卫的I连R排首先遭到攻击,在志愿军绝对优势兵力下几乎全灭,加之后来战俘营医疗条件有限,最后幸存者寥寥无几。 具体发生了什么仅能靠35年后老兵聚会时的回忆来推断,已知的是排长 Dick Coke少尉受伤被俘,并后来死于战俘营。 志愿军歼灭I连R排后继续突前。 并击破了L,K,I三个连的结合部,一度前插到了57炮兵营A连区域后被击退。在混乱中31团3营营长Bill Reilly中校,57炮兵营营长Ray Embree中校在试图控制部队中均被志愿军打成重伤。 换句话说,除了团长麦克莱恩上校和32团1营的费斯中校外,RCT31在包围圈内的四个最高军衔指挥官已经有两个失去了指挥部队能力。

81师242团绕过新兴里南部,1营和3营先后攻占公路两侧的制高点和1221高地,彻底截断了新兴里到下碣隅里的公路。2营则从西南向新兴里攻击,结果正撞在美军防空炮营D连双联装40毫米自行高射炮阵地前,遭受重大伤亡后撤退。 (由于沟通不畅,几天后241团在同样方向上遭到了更为惨重的伤亡)

在前方的一片混乱中,后浦方向的31团团部派出了医疗队试图转移前方的伤员到后方(他们并不知道下碣隅里到土古里方向上都已经打成了一团),而已经控制住1221高地的第81师第242团以为他们是向北援军,于是主动阻击,导致这支医疗队伤亡惨重后后撤。 这里多说一句,穿插1221高地第81师第242团后来也成为了整个RCT31的死线,他们不仅抗住了31RCT试图突围的尝试,也阻挡了31团坦克连和南部炮兵的进攻和压制,并且在RCT31崩溃前牢牢的守住了这个高地近4天。 后浦到新兴里最近的距离仅仅2公里,但是直到RCT31崩溃,242团也没能让其恢复联系。

到天明时,RCT31已经被切割为为三个部分并且互相不能联系。 但志愿军由于通讯能力差,各部并不能互相通知进度。 加之对美军作战能力的判断往往按照内战时的经验对比,因此产生了大量错误判断。 例如在重创31团3营和57野炮营后,239团相信入湖口方向守军已被击溃(实际上是L连放弃了自身阵地后回撤补防炮兵和K连之间的阵地),加上自身的补给严重不足,于是部队不仅停止进攻,还下放部队开始打扫战场,收集美军阵地的食品和衣物。这给了31团3营可趁之机,在11月28日早晨,第31步兵团第3营残部重新组织后在入湖口阵地上协同自行防空炮炮火和重火力对志愿军第239团实施了突然反击。 由于信息错误(239团认为入湖口地区只有一个营兵力,实际上是一个营加炮营主力)造成的误判,散落在阵地上收集物资的239团在火力和准备都不足情况下短时间内遭到重创后后撤。 随即31团3营与57野炮营重新夺回了阵地。并收回了被遗弃给志愿军的105炮。-- 这里也体现出志愿军的能力不足,竟然不立即破坏缴获的火炮,还想着拉回去。。。 而入湖口北岸L连阵地,(被238团拿下)的反击则被238团阻止后彻底放弃,L连重新沿入湖口小溪南岸布防。 于此同时80,81师各部主力也逐步后撤到1475,1456等高地区域集结。补充力量等待天黑后进行下一轮攻击。 (27军对双方实力和空中力量差距有明确的认识,因此战术很明显的是入夜攻击,白天待机)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1 01: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skarlre007 于 2020-11-10 15:08 编辑

附属阅读1: 并不存在的冰雕连 (一):81师242团2营5连

提起长津湖战役,大家这些年来最耳熟能详的恐怕就是各种网文提到志愿军冰雕连的故事。

如果以“长津湖战役+冰雕连”为关键字进行搜索,一大堆文章都是谈论这个话题的。

不过,随便打开对比一下就会发现,这些文章基本是互相抄来抄去。所有文章甚至没有指明这几个冰雕连究竟是哪天在哪场战斗中成建制冻死的,更不用提这些文章从未给出任何引用文献了。

那么问题来了。 长津湖战场上志愿军到底有没有成建制地冻死成冰雕连?

一共有三个连队被网文宣传为成建制地冻死,他们是:

60师180团1营2连
59师177团2营6连
80师242团2营5连

然而我们看一下建制表就知道。242团是隶属于81师的,根本就不属于80师。

那么我们根据各种记录来看一下这三个连在长津湖战役中的表现,以及是否在以讹传讹。 由于60师180团1营2连和59师177团2营6连分属陆战一师战场和古土里阻击战,我会放他们的记录在相应战斗中,这里我们单看242团2营5连。  

首先再次强调, 80师没有242团2营5连, 这是81师的编制单位。

在新兴里战斗期间, 81师的242团暂时与80师的三个团(238,239,240)一起作为新兴里战役的作战部队。 后来81师的241团作为总预备队在后续战斗也加入作战序列。 但前期与243团一起协防赴战湖方向。 80与81师统一归当时的27军副军长兼80师师长詹大南前敌指挥(55年詹大南授衔少将)。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27军的另外一个师 79师,正在协助攻打陆战一师,因此27军军部的指挥重心在那边。 对RCT31这个团级单位的作战就交给了副军长指挥。

这里多提一句,当时的27军主要领导层为: 彭德清军长(55年授衔少将 -- 后来转海军),刘浩天政委 (55年授衔中将,后转行海军,为东海舰队司令),詹大南任副军长兼80师师长,李元任参谋长(55年授衔少将)

242团在新兴里战场上自始至终的任务是负责占领1221高地,切断新兴里美军退路,阻击美军增援。在11月27日晚,242团3营占领了公路西侧的1221高地,1营占领了东侧的1239高地。 从而牢牢的卡住了美军北上增援之路。 2营是当晚的预备队。在确认交通要道被控制住后,11月28日凌晨,2营从1221高地前出,进攻志愿军所称的新岱里,也就是新兴里西南侧、美军57炮兵营营部所在的山沟。但是由于经验不足,直接与57炮兵营D连双联装40毫米自行高射炮阵地正面接触,造成了重大伤亡。

而志愿军材料也正好记载了2营5连在进攻过程中遭受了相当的损失:

242团5连-战报.jpg

*注:当时的志愿军分不清自行防空炮和坦克的区别,把有履带的都叫坦克,导致了应对方案错误的重大伤亡,这在后续正文中会提到

既然如此,何来冰雕一说? 难不成2营4,5,6三个连里,4,6连没有遭到严重冻损,只有5连冻上了后遭遇了损失? 这明显说不通。

关于242团2营5连这个所谓的冰雕连,有的文章中这样说:“242团2营5连除一名掉队战士和一名通信员,成建制被冻死” 是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将军“对东线作战的检讨”所指的。  然而如果我们看原文的话, 宋时轮检讨中提到的连队被打了马赛克。 并没有特指5连。

即使这个连队真的是242团5连的话,宋时轮也并没有说全员(除一个掉队与一个通信员外)冻死,而是说“大半尸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换言之,该连因为饥饿导致体温过低产生的非战斗减员。

240团5连-宋时轮检讨.jpg

长津湖战役期间,志愿军后勤保障不足。很多资料也都提到,志愿军除了衣服鞋子不足以保暖外,更重要的是经常断粮,一天只吃一两个煮土豆,有的部队更是断粮两三天甚至更久。这种热量摄入严重不足的情况很容易导致体温过低和冻伤。 志愿军不少材料,包括宋时轮的检讨,都提到了战士们因冻饿而亡的情况,并未隐瞒这一现象。


但就此说242团2营5连是全部冻死的是完全不靠谱的。 27军军史也从来没有过所谓冰雕连的记载。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2 00: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skarlre007 于 2020-11-11 11:05 编辑

(11.27深夜-12.1凌晨) 二: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上回说到28日凌晨到来时,RCT31被志愿军80,81师四个团切割为为三个部分。但由于志愿军严重低估了美军的火力、战斗意志和战斗力,第239团被第31步兵团第3营残部在入湖口阵地上利用炮火和重火力重创后撤退。 由于80和81师对美军在白天的空中优势有准确认识,因此各部回撤隐蔽,以防止美军的空袭杀伤。补充力量等待天黑后进行下一轮攻击。而美军也趁此机会清查伤亡调整部队,重新建立联系和防御线。




经历了上一夜的战斗后,一线部队普遍意识到了自己遭到了大规模的进攻。但对志愿军的具体规模仍然没有一个准确的认知。
28日上午,RCT31各部收到了来自后方的空投补给。不过由于准确度问题,一部分空投补给直接送给了志愿军。。。 而且32团1营的空中调度员(就是上节提到的带领A连勇猛作战的Edward P. Stamford上尉)成功的建立了空中支援前导指挥,以便指导空中打击 -- 这里可以看出差距,美军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拥有营级空中引导打击前线能力。 而PLA部分部队拥有这个能力都是在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 也可以看出发展不易。

而对于被打残的31团3营来说,这个就没法指望了 -- 他们的营空中调度员在27日晚的战斗中阵亡不说,连空中调度的电台都打坏了。 而麦克莱恩和其前进指挥所本想前往新兴里进行协调,但很快发现从内洞峙通往新兴里的交通已被截断,只好将前进指挥所移到内洞峙32团1营阵地内。

28日上午,第十军司令阿尔蒙德少将飞到了下碣隅里与前敌司令开会,并会后于下午转乘直升机飞抵了32团1营驻地与麦克莱恩上校和32团1营营长费斯中校会面,视察部队。这个其实很奇怪,因为按理说应该是第七师师长来指挥与协调部队。结果这兄弟直接越过了第七师师长巴大维少将,亲自来指挥团级战斗队,然后事后再给巴大维打招呼。这非常有千古完人空一格的风格。 当然,巴大维少将也可能是顾不过来,由于长津湖战事,他得顾及第七师其他各部的战线稳定和回撤。 等他能顾及这边的时候,麦克莱恩上校都已经在志愿军战俘营里了。

不过我个人对这次会面里麦克莱恩上校是否向阿尔蒙德如实分析了31团级战斗队的局势持怀疑态度,毕竟面前的是军长兼远东军区参谋长,是正经的顶头上司而不是直属上司。 熟悉度本来就低。他能否直言敢谏我并不看好。 而且由于和团部没有联系(估计整个上午都在整顿部队),麦克莱恩和阿尔蒙德根本不知道RCT31的后路已经被志愿军第81师第242团切断。 当然,这也是和阿尔蒙德飞过来的有关,如果阿尔蒙德学习沃克开车来,估计早就在1221高地路口被”交通事故“了。(这点上似乎西路军对直升机的用法远不如东路,记录来看,第十军几个少将阿尔蒙德,史密斯,巴大维都使用直升机在前敌来去,而第八军同期则很少看见,这可能和作战深度有关,毕竟兴南港到长津湖直线只有100多公里,而第八军的战线是这个的几倍长)

而且我个人认为,在这个时候,麦克莱恩并不知道自己的1/3部队--31团2营及配属炮兵部队全体根本无法赶来。 在他的认知中,如果2营和坦克连如果能按时赶到(实际上由于交通原因2营迟到了近4天,坦克连倒是到后浦团部了,但是没步兵配合)。 RCT31还是有能力与当前志愿军一战的。(这也是事实)毕竟志愿军在27日晚间的攻击没能完全突破32团1营防线,而且突破31团3营防线的志愿军也在28日早晨被美军炮火严重杀伤--说明面前的志愿军缺乏火力支援。

由于麦克莱恩的汇报,阿尔蒙德认为RCT31遇到的不过是中国军队的一次牵制性攻击。 并且麦克莱恩的汇报使得他相信RCT31仍然有足够的兵力。于是他命令”继续向北进攻,并能击败任何他们遇到的志愿军“残部”“。。。这一决定事实上断送了RCT31的生路。如果部队准备进攻,就得按机动而不是防守做准备,那么工事修筑什么得是谈不上的。 这点和后面陆战队部分会提到的德洞山口陆战队F连完全不同--后者任务本来就是确保道路畅通,因此上来就修工事,并依托工事给志愿军造成了重大杀伤。
但我认为这个到不怪阿尔蒙德,因为甭说他了,连面前的这位下属也不知道RCT31纸面兵力的三分之一根本来不了啊。。。于是阿尔蒙德命令麦克莱恩上校继续向北推进,并给麦克莱恩手下的三个军官颁发了银星奖章后满意的飞离了。

但RCT31里不是没明白人。 第32步兵团第1营指挥官费斯中校准确的判断了局势。 从他后面的表现看,他明显是个”地里的都是泥,篮子里的才是菜“的实用派。 他认为把纸面兵力当实际力量来制定计划明显的是个错误。但他只是个小中校,连现在的直属上司都这么符合军长,他一个小营长能做什么? 有他说话的份么都不一定。 因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军长离开后他当众厌恶地把他的银星奖章扔到了雪地里以示抗议。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有心的朋友可能会意识到一个问题,为啥麦克莱恩的前敌指挥小组如此靠前?都压到了和前锋的32团1营一起了,而团部则在后浦?

答案是,第七师副师长Hodes准将在这里。。。 他负责与陆战队协调补给(下碣偶里的机场毕竟是陆战队的)。 但是作为31RCT的团长来说,肯定不愿意在团部被副师长总盯着挑刺。 因此恰好在27号哪天,麦克莱恩以测试新建立的前敌指挥组为名跑去了32团1营后方的前敌指挥所。 然后就被打了。。。不得不让人感叹命运的无常。

Hodes准将意识到出事是27号晚上派出的医疗队伤亡惨重的归来。 他跑去团部却发现麦克莱恩去前线了。 这是好事--前线有高级指挥官在能够尽快掌握情况,指挥作战,也是坏事,团部如何指挥调度前线需要的物资和增援啊?

为了尽快掌握情况,28日下午,Hodes准将直接蹦上了同样是27日寻找麦克莱恩未果在团部驻留的31团直属坦克连连长Drake上尉的指挥坦克,并于坦克连其他坦克一起向北试图与RCT31主力汇合并了解情况。 但这就成了坦克世界了 -- 由于31团2营没来,这些坦克缺乏必要的步兵掩护。 于是就在昨晚医疗队遭到阻击的地方,坦克连再次遭到了阻击。 志愿军242团利用地形优势采取了大胆的近身作战。 导致美军四辆坦克被摧毁(美方记录是2辆被摧毁,2辆机械故障放弃-其中一辆是履带断了,在志愿军火力下无法修复,一辆是陷入了泥坑无法拖拽后放弃; 但这种情况下,一旦放弃就会被志愿军补刀摧毁)。 这几乎是坦克连1/5的战斗力(RCT31直属坦克连一共22辆坦克)这个战果被志愿军80师同样确认。

咸南战役资料(80师)“新兴里战斗总结”部分:
廿八日一时,敌汽车二辆由北去南被打毁,共打死敌廿余名,俘五名,四时奉令着一个营向新垈里攻击,六时廿三分二营部队已打过新垈里南大石桥,继续向新垈里攻击。七时攻占新垈里后,接师指示留一个连守备新垈里南山嘴,该连遭遇坦克受到杀伤,六时十分敌坦克六辆向我三营阵地攻击(共十二辆,余者六辆在七连守备之山山底)被我组织部队(九连)打毁四辆,余者之坦克,在下午十六时窜回后浦。
在这个伤亡比例下,Hodes 准将只能命令部队回撤。这也说明了坦克部队缺乏步兵的掩护被近身是很脆弱的。 外加山区地形对机械化部队的不友好。


当退回后浦后,Hodes准将被Drake上尉用一辆坦克送回了下碣偶里以便继续调度物资补给, 不过事后来看,这位的补给能力实在不咋样,例如把应该空投给31团3营和57野炮团的40毫米防空炮弹扔到了后浦团部,倒是把团部坦克连需要的坦克炮弹扔到了3营阵地上。。。但这辆坦克上的电台后来起了大作用。这里留作后话。

随着夜幕的降临,RCT31要再次经历血雨腥风。。。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2 21: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skarlre007 于 2020-11-12 09:00 编辑

(11.27深夜-12.1凌晨) 三 -- 混乱的汇合

随着28日夜晚的到来,32团1营和31团3营防区再次面临着志愿军的考验。


v2-c7e5b7e1a377858427325a3c42cacca8_720w.jpg


先说31团3营这边,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两个营长均已负伤失去了指挥能力。 而其他的下级指挥官只能商量着来。这就造成了这个防区只能被动挨打而缺乏了主动能力。 志愿军80师和238团和239团对他们的防区从东南,西南两个方向进攻进行了持续不断的压迫与攻击,而这两个营剩余部队也依托M19双联装自行40毫米高射炮和M16自行四联装12.7毫米高射机枪等装甲车辆持续进行压制和反击。 虽然志愿军兵锋数次逼近野战防空炮并试图摧毁他们,但均未成功。这是因为志愿军缺乏有效的通信手段和工具,师团之间主要靠有线电话,团以下主要靠人力通信,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指挥根本无法及时掌握部队进展,也就无法在最有利的时机、地点投入预备队以扩张战果,形成了各自为战毫无协同的局面。 前线部队虽然意识到了美军自行高炮的威胁,但是由于自身对装甲部队的认知错误,把有履带的装甲车辆都当作了坦克。 从而选择了错误的反装甲手段 (对于坦克缺乏反坦克武器的志愿军需要近身使用集束手榴弹,炸药包等,但是装甲薄弱的自行防空炮只需要中距离用迫击炮打击就可以做到毁伤。),这种认知错误让尝试接近摧毁自行高炮的连排级单位自身遭到了严重杀伤。但志愿军持续不断的压力也使得31团3营和57野炮团在半夜时分在入湖口区域被压成了一个防御圈。志愿军在面对美军强大火力付出重大伤亡后也被迫停止了进攻。双方进入僵持状态。

(O注释,维基上美方说238,239团经历此战仅剩600士兵,引述的还是中文的冰血长津湖,我去查了一下原文,结果发现是 "80师经连日苦战,伤亡及冻饿减员严重,各团为了能继续保持战斗力不得不合并缩编建制,238团缩编为六个步兵连(每连仅约50人),239团缩编为三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和一个迫击炮连", 应该是翻译人员搞错了可用士兵(仍有战斗力)和还活着但是失去战斗力,如生病,冻伤,非战斗人员等的士兵的差距。虽然早期志愿军一个师有8500-11000人,但是只计实际战斗力单位--步兵连的话,一个团只有9个步兵连,也就1350-1800人左右。(强的师每连180-200+,没怎么整理的军师步兵连只150+。) 换句话说,一个师三个团的一线有经验战斗人员只有4500人左右。 当然伤亡重时可以将其他部门的兵再补进连队。 但是这样战斗力下滑很快。因为其他部门的兵源素质明显不如一线部队。有些部门甚至没有枪。特此注明)

相比31团3营那边,32团1营的前半夜相对安静。他们也在抓紧整理装备。在整理重发现己方的重迫击炮底盘已经破损(质量真差,一共打了一晚上就报废了),发射精度严重下降,而在缺乏了炮火支援的情况下如果遭到大规模攻击是否能扛住是个问题。

28日半夜,志愿军80师240团对32团1营的火力侦察再次开始,并于29日凌晨1点发动了进攻。 志愿军从北,东,西北三个方向不断发动进攻,A连驻守的1264防区一度被突破,A连一排与主力部队被隔绝(后来通过长津湖的冰面与大部队会合)。 在无法联络到31团3营和31团2营迟迟不来的情况下,麦克莱恩上校终于开始正视自己的军力不足以维持这种狭长的防线。 凌晨两点,他向费斯中校下令,准备南撤与3营汇合。 (费斯估计心里骂成狗,你丫早干什么了,这种在敌人进攻时撤退很容易被追击崩盘的)。 费斯于29日凌晨4点30左右完成了撤退部署。 整个部队由麦克莱恩带领小部队先导(让领导先走)然后A连,C连先从1264,1475两个高地撤离,与31团重迫击炮连汇合后把伤员装上卡车(美军的机械化优势)沿水库边的道路撤离。 B连从1324高地方向撤离。 为了这次撤退,32团1营基本放弃了除了武器弹药外不必要的辎重补给。 5点左右32团1营彻底完成了脱离运动。 而志愿军80师240团在占领上述高地后没有进一步追击。

事后分析原因有二,一个是志愿军各部联络不畅,为了避免盲动,各部队都是抵达预定作战目标后即停止等待下一个命令。 另一个是32团1营放弃的辎重对缺乏衣服食品的志愿军部队是非常大的吸引。

然后本场战斗中最大的笑话出来了。在向31团3营方向撤退时,先导的麦克莱恩在模糊的晨光下发现入湖口南面有大批部队在向31团3营防区运动。 在对3营战况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麦克莱恩认为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31团2营终于到了。 于是自己带着几个人直接横跨封冻的冰面试图“联系部队“。。。结果我们都知道了,他看到的大批部队是包围31团3营的志愿军部队。麦克莱恩主动靠近时被志愿军近距离打伤后俘虏。 4天后因为伤重死于战俘营。 不过也亏了他的示范效应,其他部队仍然顺着正常道路与31团3营汇合。(志愿军还没傻到横穿冰面发动攻击) 而B连从1324高地也从方向撤下来进入防区。志愿军240团3营仅仅在这个方向上部署了一个排无力阻止美军的攻击,从而美军各部顺利与31团3营汇合。

当费斯中校进入了31团3营防区时发现了一个问题,随着麦克莱恩被俘,而面前的31团3营,57野炮营的两个营长都是重伤。 他现在是唯一幸存的中级指挥官了。 (根据指挥顺位顺序,费斯按理说是RCT的第4指挥顺位:第一是RCT31的副团长(XO),第二是RCT31的作战参谋主任(S-3),第三是RCT31的情报参谋主任(S-2),但这仨人都在后浦,等于在包围圈外。。。)。 根据战地接任守则,他正式成为了RCT31的战场最高指挥(等于是临时接任了31团团长)。不过他这个倒霉的新团长第一个问题就是他和师部无法建立任何的电台联系。而周围除了统属系统不同的陆战队外没有任何可以等待救援的其他部队。 加上防御圈内的伤员等于只是从32团1营防区换到了这里。 情况没有任何改善。 。。加上31团3营和57炮兵营的伤亡情况远重于32团1营(1营加迫击炮连实际阵亡也就100人左右)就此他也只能先充实防线,等天大亮后的进一步决策了。我估计他和麦克莱恩都一直在问一个问题:

TMD的团部在搞毛? 援兵呢?2营呢?

我们都知道2营还在唱千里之外(其实没那么远),但说团部没试图救援那是瞎话。 在把Hodes 准将送去了下碣偶里后,Drake 上尉整晚都在组织再次向北与大部队汇合。 就在费斯中校和部队一起与3营汇合时,坦克连的第二次救援尝试也开始了。 这次Drake上尉四处收集了50-75名步兵士兵与他一起行动,在靠近1221高地南侧时再次遇到志愿军242团阻击。 这次他们的进攻得到了团部"强有力”的支援。 为了配合他们的进攻,团部为他们申请了空中支援。 然而团部忘记了这支部队没带空中前导员。。。

于是志愿军战报应该可以写29日X点美军在坦克支援下向我1221高地发起进攻,我方得到了美海航的火力支援。。。 4小时后因为步兵伤亡惨重,Drake 上尉下令撤退。

中午期间,坦克连Hensen少尉被派遣带领2辆坦克绕过1221高地,向1239高地方向侦察是否能绕开1221高地,结果志愿军明显控制着1239高地并侦察到了他们的动向。 Hensen少尉的两辆车一头扎进了埋伏圈,全灭。(有趣的是这里美军记录是两车全灭,而志愿军战史只记录了击毁一辆和击毙Hensen少尉,少见的美军说你击毙了,志愿军说我没有的战例)

至此后浦方向再也没向北路做增援的尝试(30日他们被要求撤回下碣偶里增加机场的防御,而坦克连剩余16辆坦克的确成了机场守备的核心力量)。 到29日中午为止,1324,1250,1456等入湖口周边制高点均被志愿军控制。 对RCT31主力的合围已经完成。RCT31的命运几乎已经注定。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31

精华

13

对战

496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12618
军饷
6812 两

罗伯茨勋章一级勇气勋章英雄勋章-铜(3)英雄勋章-铜(2)英雄勋章-铜(1)一级对战勋章二级勇气勋章一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三级精英会员赫尔曼奖章邓尼根奖章汉化奖章

QQ
发表于 2020-11-12 23: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oucoucoucou 于 2020-11-12 23:18 编辑
oskarlre007 发表于 2020-11-10 23:41
另外我一直想设计一套长津湖战役的兵棋,但现在市面上的无论中美,都是很偏颇的(以我的观点来看)而且缺 ...

国内市场现在有不少朝鲜战争的作品,比如最新出的砥平里(摩点众筹),这个可能还不错,设计师九月阿嚏也是老坛友,以前的父辈的铁拳,最近的纸上谈兵14 无尽的冲锋号等等,题材尺度不尽相同。O编如果有兴趣设计并想海内外同步出版,可以考虑联系国内的商家,我这里也有一些比较熟悉的人,他们对设计和出版都很有经验了。
#论坛改版中.......有兴趣参与版务工作的坛友请私信我
#大家请不要叫我C大,我不是大,也不是C是Coucou

该用户从未签到

16

精华

0

对战

143

主题

版主

积分
6618
军饷
4140 两

汉化奖章战棋党元老罗伯茨勋章论坛三周年勋章二级精英会员

发表于 2020-11-13 17: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ttermaye 于 2020-11-15 22:46 编辑

再次在论坛看到O编真的很高兴,在知乎也经常看你的文章,还记得将近十年前在本坛你推魔改的东方红下面我们关于中苏资料的讨论,让我对这个问题和西北史地研究了好些年,可惜那个帖子已经丢失了。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31

精华

13

对战

496

主题

总版主

积分
12618
军饷
6812 两

罗伯茨勋章一级勇气勋章英雄勋章-铜(3)英雄勋章-铜(2)英雄勋章-铜(1)一级对战勋章二级勇气勋章一级精英会员二级精英会员三级精英会员赫尔曼奖章邓尼根奖章汉化奖章

QQ
发表于 2020-11-13 20: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o编辑还有没有东方红那个贴子的备份。
#论坛改版中.......有兴趣参与版务工作的坛友请私信我
#大家请不要叫我C大,我不是大,也不是C是Coucou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3 21: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mittermaye 发表于 2020-11-13 04:07
再次在论坛看到O编真的很高兴,在知乎也经常看你的文章,还记得将近十年前在本坛你推魔改的东方红下面我们 ...

我去翻翻,应该有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3 21: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skarlre007 于 2020-11-13 09:04 编辑

(11.27深夜-12.1凌晨) 四 -- 暴风雨前的寂静

时间进入29号晚上,连日的激战后,战场出现了短暂的宁静。 这是因为连续两日的激烈战斗后作战两方都已经精疲力尽,RCT31的主要对手,志愿军27军80师由于伤亡及冻饿减员严重,238,239团为了能继续保持战斗力不得不合并缩编建制(把还有战斗力的士兵集中使用,上节说过,出于不确定原因,翻译成英文时,把这部分翻译为238,239团只剩600名左右的士兵是不正确的,应是还有600名左右的作战部队士兵仍有战斗力继续作战,毕竟打仗不是数人头。),238团作战部队一度缩编为六个步兵连(每连仅约50人左右),239团缩编为三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和一个迫击炮连。 北路的240团情况稍好,尤其是得到了32团1营留下的辎重后恢复了一定战斗力。 所以没有缩编。 即使如此,以现在的力量吃掉包围圈内的RCT31也完全不现实。

对比一下,RCT31防御圈内现在除去已经出现的伤亡,仍有战斗力的人员估计约1500人左右。(RCT31地区内大概有3100人,团部大概400人在包围圈外; 包围圈内32团1营加上31团重迫击炮连大概1000人,57炮营和31团3营1700人左右 -- 这里包括配属韩军约600人,因此实际美军大概有2100人。 考虑到30号费斯中校向巴大维少将报告防御圈内有500-600重伤员没有战斗力,外加上已经阵亡/离散的人数约500人左右--虽然配属的600韩国部队出现了部分逃亡和拒绝战斗,为此费斯中校后来还亲手枪毙了两个试图躲汽车底下的韩国兵,但没有报告韩军出现大面积崩溃。 所以估计RCT防御圈内仍有战斗力的人数约1500人)

也就是说,志愿军包围RCT31的也就是北路80师240团,东路239,南路238团,再远还有81师242团守着1221高地。加起来的可战之兵估计也就和RCT31半斤八两。 还不说242团必须扼守1221高地。 能用的进攻部队更少。 因此志愿军入夜后采取了袭扰战术。

据记载,29号晚上的天气开始相对晴好,但逐渐变为多云后有小雪。志愿军虽然没有大规模进攻,然仍然进行了不断的袭扰,并试图偷袭美军的防空炮(明显意识到了美军防空炮对人员的杀伤效果),但因为手段不正确都没有成功。 此外费斯中校在半夜上还有了意外之喜。 28号撤退行动中被240团阻断阵地的32团A连一排并没有被240团发现,在入夜后经过长津湖的封冻的冰面沿湖岸从入湖口处撤入了RCT31的主阵地。 这也侧面说明了志愿军的围困兵力之稀薄。不过这个排的弹药因为前面的苦战,弹药已经所剩无几。

有人也许会问,为什么费斯中校不趁夜主动突围? 毕竟这是整个包围圈最脆弱的时候。 一个是RCT31严重缺乏弹药(美军标准),一个是美军类似行动必须有接应部队。 29号白天费斯中校一直没能和更高的指挥机构建立联系(陆战队和陆军不是一个电台频道,而第七师师部也无法联系),加之部队中约1/4是重伤员,一旦突围,必须保证他们的稳妥。最重要的是,到现在为止RCT31都不知道围困他的志愿军部队有多少人,一旦盲动,就有覆灭的危险。 多重考虑之下,RCT31这一夜维持了战线,等待救援。

30号的阳光终于出现。 早晨10点左右,晨雾散尽。 美军的空投补给作业马上开始。 这次的空投相当准确。 然而打开补给包后RCT31的人一脸懵逼,除了常规弹药外,里面有一堆76毫米坦克炮炮弹,却没有他们急需的40毫米防空炮炮弹。 -- 这就要感谢第七师副师长的Hodes准将,在这哥们的调度补给下,把应该空投给包围圈内的40毫米防空炮弹扔到了后浦团部(然而后浦团部没有防空炮),倒是把团部坦克连需要的坦克炮弹扔到了包围圈阵地上 (包围圈里没坦克),于是RCT31阵地上只得到了部分12.7毫米机枪补给。 这进一步恶化了RCT31的弹药情况。 后来40毫米防空炮炮弹打完是RCT31突围时无法突破后浦的重要原因。

30号中午,第七师师长巴大维少将乘直升机来到了RCT31防御圈内(不得不再次感慨志愿军防空火力的匮乏,美军高级指挥官可以直接坐直升机直达最前线视察。 而志愿军高级指挥官因为条件所限,则只能通过电话,传令兵的形式来指挥。)但这次的视察仅仅是象征性的。 因为早些时候的各方面联席会议上,史密斯和阿尔蒙德已经达成了PY交易。 所有长津湖附近的部队统一调配给史密斯指挥,以配合陆战队的突围。 因此巴大维现在已经没有了RCT31的指挥权。 但费斯他们毕竟建制上仍是第七师的人。 因此巴大维前来,更多意义上是传达这一调配,以及了解情况后看看如何协助RCT31突围。 虽然这次会面没有太多记录。 但是据各方回忆来看,巴大维向费斯传达了两个重要事项。

  • 指挥权变动 -- 这样费斯有了明确的联系方向,而不是无头苍蝇一样的试图向师部联系。
  • 整个战场的情况。 包括虽然指挥权变更,但是现阶段陆战队是没有余力来救援RCT31的,因此需要做独立突围准备。


而费斯也明确表达了突围的困难,尤其是要携带RCT31失去战斗力的500名重伤员进行突围。考虑到防御圈内的战斗人数,已经达到了3:1的比例。 但现阶段情况下,也只能尽力而为。

就在费斯中校和巴大维少将会面时,他们两人并不知道己方和敌方的两个变动已经断绝了RCT31的生机。

首先是己方,在中午时分(恰好是巴大维和费斯见面期间),在后浦的31团团部接到了来自陆战队的撤防命令。 由于当时陆战队和陆军的电台频率不同,这个命令很可能是通过带Hodes来机场的坦克电台发出的。 但是这个命令却没有传达到费斯的RCT31,这导致费斯对敌情和撤退路线产生了严重的误判。 也是RCT31最后崩溃的核心原因。

有朋友也许问,为啥后浦团部没有被攻击? 志愿军没发现么。 其实不然,志愿军零星部队一直在对团部进行骚扰,但这个地区两大主力,一个在试图攻击机场,一个在包围RCT31,实在无余力来分兵,况且团部到现在仍然有15辆坦克的兵力(1辆已经后撤到机场),这个进攻可能有地形限制,但是防守对缺乏反装甲能力的志愿军来说,必须动用团级以上兵力才可能吃掉。 因此后浦反而成了暴风眼,风平浪静(相对)

下午4时,后浦团部完成了后撤准备。 就在离开前夕,他们遇到了几个没料到的客人,在27号夜里最先被打崩的31团3营I连R排的3名士兵由于和主力离散并被志愿军包围圈阻隔,无法归建。因此经历了快3天的徒步与志愿军周旋后,竟然在后浦团部撤退前最后一刻抵达了团部。 于是团部立即收容了他们并一起撤退。

晚些时候31团团部共325名士兵,16辆坦克全部抵达下碣偶里。他们的到来极大充实了下碣偶里的防御线,尤其是全部的16辆坦克。 加上早些时候莱斯戴尔特遣队的抵达部分(约300人左右)和原有的驻守部队,下碣偶里已经形成了稳固的防御线。
但这一切费斯中校并不了解。

与费斯中校和RCT31相反,志愿军27军第80师终于等到了增援部队--作为27军预备队的94师抵达了长津湖地区。 由于94师281团接替了81师241团的防务,使得81师可以抽调更多兵力进入战场协同80师作战,两个师还得到了一些弹药补充。

这样战场上就形成了80师238团从东南、239团从南、240团从东北、81师241团从西(241团是接替239团在新兴里西南1250高地后再绕道新兴里西面进行潜伏),242团坚守1221高地的局面。

RCT31最长的一夜即将来临。

v2-03717792147b97750b9d154dfeeee49b_720w.jpg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07: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skarlre007 于 2020-11-15 18:56 编辑

(11.27深夜-12.1凌晨)-- 五 覆灭之路


v2-f4449e5a04ca43ceae03a56caa663403_720w.jpg

11月30日夜开始,长津湖地区开始普降大雪,并伴随严寒。 这给围攻RCT31的志愿军进一步增加了非战斗减员 -- 尤其是冻伤。 但当夜晚23点起,志愿军80和81师四个团仍然发起了攻击。 这里值得一说的是虽然名义上是四个团,但是实际上只有241团建制完整,238和239团在29号左右可作战士兵就仅剩下了600余人,总共只有九个步兵连(每连仅约50人),一个重机枪连和一个迫击炮连的规模,实际上勉强合起来算一个团的作战编制。 240团稍好,但连日战斗消耗也大,而且距离最远(从东北方向来),因此只能算是辅助。

这样238团从东南、239团从南、240团从东北、241团从西(241团是接替239团在新兴里西南1250高地后再绕道新兴里西面及西北)的一个局面。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94师接替了81师的部分防务,27军可以对战场投入最后的预备队,军属炮兵,而前敌最高司令27军副军长兼临时80师师长詹大南也意识到了连日激战后RCT31也是强弩之末,因此对各部命令在拂晓前彻底歼灭RCT31。 这个命令事后看来明显错判了美军的实力,81师241团虽然建制最为完整,但是他们进入阵地的路线最长(几乎兜了一个大圈),导致没能和已经伤亡惨重的80师238,239团进行沟通,对敌军有所了解。

而且从战斗过程来分析,241团之前几天都在望夫石一样的等赴战湖方向不存在的”31团某部“ 以便围点打援,但是毛都没等到(其实哪里啥都没有)。 现在94师换防下来,打主攻,正好立功心切,又听前敌指挥说RCT31已经末路,下令在当晚歼灭之,从心理来说就很可能飘飘然,觉得美军不过如此+想在司令面前长脸,顺便摘个好桃子。 加之241团之前完全没和美军交手过,对美军火力认识严重不足。

而在布置上241团也有很大问题,由于是围歼,241团实际上是从美军撤退必经之路的西南方向发动进攻。这给敌军以“我军后路已被切断”错觉,从而崩溃投降的打法。 问题在于,这个攻击方向十分狭窄(山夹湖),非常利于防守,实际上242团一个营在早些时候就在这个方向上被防空炮重创。 由于攻击面狭窄为了避免打成添油战术凭添伤亡,外加上有军属炮兵支援(241团知道仅仅能支援很短的时间),综合所有因素下,241团选择了最惊世骇俗的打法 -- 集团冲锋。 这个打法面对士气低迷火力相对贫弱国民党部队来说是完全没问题的。 然而他们面对的是美军。。。

23时发动攻击后,志愿军27军军属炮兵用所有能运上来的炮弹对RCT31防御圈实施了近45分钟的炮火准备 -- 9门75mm野炮打了400多发炮弹,这是之前作战中从未有的,但是事后来看有效命中是 -- 0. 对,你没看错,400多发炮弹无一有效命中RCT31防御圈。 由于志愿军炮兵技术水平有限,白天给定诸元还可能命中,但是在深夜的炮火准备基本就是瞎打了。

事实上RCT31当时猬集在一个很小的区域内,这400多发炮弹如能直接命中哪怕1/4,必然能造成人员伤亡或油料/弹药殉爆,而美军也大概率崩溃的。 但可惜的是快半夜开打的,夜间射击观测困难可能都没有试射,打光炮弹算球了...... 这也体现出了两方人员技术(而不是战术)水平的巨大差距。 这里还不说美军可不是国军那种对面炮一响就炸窝的低素质军队。。。

但对此一无所知的241团就此进入死地。 241团2营、3营外加1营部分在西南公路沟附近以密集队形对美军防御圈发动集团冲击(后来被引述为志愿军人海战术失败典型)时遭到美军第57炮兵营的剩余防空炮密集扫射,美军的形容是一边倒的屠杀。 241团3个营共九个连中的七个连在很短时间内完全失去战斗力。这也是整场战役中志愿军最无谓的惨重伤亡。 直接后果就是当晚的进攻志愿军没能达到预定目的外,已经失去战斗力的241团在后续战斗中无力阻挡RCT31的突围。

不过241团的牺牲也不是无所得的,为了阻挡他们57炮兵营防空炮也几乎用光了炮弹,迫击炮,机枪,榴弹炮弹药也在阻击各部进攻时基本耗尽。 由于不知道包围的志愿军还有多少部队,RCT31剩余弹药量已经无法承受再来一次相当规模的进攻。志愿军前沿观察也发现美军的防空炮火力已经明显减弱。 加之天明后整个地区云层非常厚,美军飞机无法进行空中支援。 见此情况,詹大南一反常态下令全军天亮后继续攻击。

直到1日9时许,一架海军的舰载机穿越云层到达新兴里上空,与地面的陆空联络小组取得联系,通报中午天气将会好转,届时将会有空中支援,而费斯中校则通过陆空联络小组及这架飞机中转向下碣隅里的陆战1师空中支援管制中心报告RCT31已经无法维持阵线。 即将实施突围,请求天气好转后立即进行空中支援。

12月1日10时许,费斯召集军官会议,决定天气好转时突围。 下令车辆装载伤员,破坏不能携带的补给和装备,32团1营为突前力量,57炮兵营和重迫击炮连打掉所有炮弹后破坏火炮变为步兵保护车队,31团3营残部为后卫。

11时天气开始好转,得到空中支援后,RCT31开始向下碣隅里方向突围。RCT31突围方向恰好就是伤亡惨重的241团的阵地。 在遭到凝固汽油弹轰炸后,241团残部已经无力阻挡美军的突围。 阵地被突破。 其中241团3营8连战至只剩1人。 238团、239团和240团余部发现美军突围后,也先后投入追击战。 但是成效并不大。 例如最远的240团,其3营7连2排5班长隋春暖带队徒步追出近十公里。也能看出脚板和机械化的区别。

对于RCT31来说,地形的障碍甚至远大于志愿军的阻击。 整个车队前进速度极其缓慢,平均每小时仅1.6公里,甚至徒步的步兵都超过了车队。15时左右,车队到了1221高地北面的小河。 由于桥梁被破坏,车队整整花了两个小时才渡涉过河(是M19防空炮车将卡车一一牵引过河)。而经过这番折腾,防空炮的燃料全部耗完,只得丢弃在路上。

车队通过断桥后继续向南,马上就遭到了已经在这里驻守了4天的志愿军242团的拦截。不少驾驶员伤亡,这里美军的士兵素质就体现出来了。 由于大部分人会开车,车边的士兵一见驾驶员伤亡就马上跳进驾驶室顶替。就不会出现挂一个司机就堵路的情况。 不久车队又遇到志愿军在1221高地东面大拐弯处布置的北路路障。 (就是早些时候医疗连和坦克连遇到阻击区域)为了突破这个区域,费斯带领下32团1营余部向1221高地在空中支援下发动冲锋。拿下了高地大部并打通了南下路线。 但费斯中校在此战中也被志愿军手榴弹重伤,失去了指挥能力。 一部分失去指挥的士兵们没有回到队伍中,而是一直逃向冰冻的湖面,后来通过湖面回到了机场。

费斯负伤后,已经因为在沿途战斗中军官和士官不断伤亡而逐渐失去控制的部队更是失去了最后的组织,RCT31崩溃由此开始。路障被排除后,虽然仍然继续前进,但整个部队已经全然没有前卫后卫,只有一些还能行走的轻伤员屏护着车队。不久车队又遇到了由被伏击的31团卫生连的车辆组成的路障,由于志愿军242团已经被赶离阵地所以美军迅速排除路障继续前进。

19时30分队伍到达后浦附近,不出所料的桥又被炸断,车队只好绕道向西经废弃铁轨的铁路桥才能通过。 但抵达后浦后,RCT31的余部才发现,应该在这里接应的团部已经不知所踪(早些时候根据陆战队命令已经回撤机场) 车队在后浦以北公路上再次被242团阻击的路障所阻后,志愿军追击部队也陆续赶到了。在后卫的最后一名军官阵亡后,(费斯早些时候已经伤重不治) RCT31此彻底崩溃,四散而逃。

由于志愿军没有国际作战抓俘虏经验(语言不通也是问题),加之自身已经精疲力竭。 在这场战斗中志愿军仅俘虏几百人,也就是31RCT全员的10% 对于任何建制崩溃的追击战中,这个俘虏比例是很低的。大部分能美军都趁夜以小股向南突围并成功。 但车队中的伤员就就没戏了,这些人在恶劣天气下是否能熬到有人来查看都是问题--这也是为什么RCT31美军死亡比例不正常的高的原因。 (相比受伤被俘)。

从12月1日半夜开始就有突围官兵陆续到达下碣隅里。 见到此状,驻守下碣隅里的守军立即派出向导到防线外迎接,带领他们通过雷区。到2日凌晨下碣隅里的陆战1师第1汽车运输营营长奥林·比尔(Olin L. Beall)中校见到这些突围人员都能自己回到下碣隅里,判断可能还会有人需要帮助,便独自驾驶一辆吉普车开出下碣隅里寻找失散人员,并很快就发现很多零散人员,于是他组织了一支由卡车、吉普车和雪橇组成的小型车队前去接应,这个接应队在未来两天里一共救回了323人。

事后统计来看,RCT31 大概有3100人左右(包含600左右韩军)

随团部下来的有325名士兵(军官未知),后来全体撤下来后,有约1150名伤兵以飞机空运到后方,还有战力的490多人组成陆军临时营(Army Provisional Battalion)跟随陆战队突围。

美军记录是1000左右阵亡/失踪(苏翻译的总数据是883,差不多),1150负伤后空运出战区,490组成陆军临时营(包括北上增援部队),这差不多就是美军2500人左右,600韩国人这里就不算人了 (呵呵)。 中方记录是俘虏了300人左右。估计也就是在阵亡/失踪数据里外加部分韩军。 可以说27军对RCT31造成了击溃(伤亡损失高达80%以上),但说全歼则成色不足(52%部队归建,如果算美军自己则是65%,志愿军俘虏率仅为不到10%)。 因为缺乏国际作战俘虏经验,造成了RCT31成建制的逃回了半数以上。

顺便说一声第十军的不要脸面。 根据苏翻译提供的材料,此战后竟然开出了2500人的失踪单子。 只说自己阵亡了70人。 脸皮之厚都快赶上城墙了。 另外费斯中校的状态到1951年才改为“Killed in Action Body not Recovered.”之前一直是失踪 (MIA),60多年后找到遗骨才正式改为阵亡。


v2-8c6331eaa01267f052fc314fea503b34_720w.jpg


看第十军给7th Division和ROK的报告数据,感觉莫名其妙的4000美韩联军就“失踪”开宴会去了。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精华

0

对战

1

主题

上士

积分
50
军饷
133 两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07: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skarlre007 于 2020-11-15 19:00 编辑

附属阅读: 和苏翻译关于RCT31伤亡的一点探讨

@Suyi控


在分析RCT31在29-30日包围圈内的战斗力的时候,我翻看了苏翻译的引述关于RCT31伤亡的一些材料。 但是阅读后我觉得这个部分的碎片和逻辑上并不通顺,虽然数字上最后差不多。 根据苏翻译的材料数据总结,RCT31确认阵亡883人,考虑到美军经常把不确定的当失踪,那么RCT31在整个东岸损失近千人的绝对损失结果是没问题的。

然而当放到单日损失数据来说,我个人觉得就有些不太对劲。因为按照兵力分配和布置来说,一些单日伤亡数据拿过来根本无法让指挥官做一些决定。 这里也就抛砖引玉一下,让各路大神来讨论一下数据的问题及可能性。

从现有材料来看,我们知道RCT31实际上被切割成了3个部分:

32团1营,31团重迫击炮连和31团前敌指挥小组是北线。 约1000人
31团3营,57野炮营(含两个连加一个第15防空炮兵营一个连)是中线, 约1700人
31团团部,及卫生连,坦克连是南线。 约400人 (这个估计是因为1221高地南侧战斗中31团团部能出约75名步兵配属坦克连22辆进行进攻,最后撤到机场的数量是325名士兵+16辆,损失6辆 -- 4辆在1221高地南侧战斗,2辆是Henson 少尉带去侦察团灭)

现有的11月27日夜-28日凌晨战斗中我们知道

北路32团1营虽然阵地被击穿数处,A连连长阵亡,士官长重伤,但是整体维持了战线。
31团3营和57炮兵营损失惨重,两名营长重伤。 而且31团3营I连R排几乎团灭(3人后来和团部汇合)
南路31团团部卫生连北上,遭到志愿军242团伏击,伤亡惨重。

那么这一夜使得31团3营整个战线崩溃,31,57两营长重伤的战斗,仅仅统计出“战死92人”,连一个连都没有。 我觉得是比较奇怪的。 即使按常规比例死伤1:3-4左右,推断出负伤约300-400人,那么总伤亡400-500人。(而且里面还要考虑卫生连的伤亡)对整个包围圈内的兵力也不足以窘迫到无法维持战线的地步。事实上31团3营后来反攻,也放弃了L连的阵地回撤了。 如果按这个伤亡比则无法理解。 是配属的韩国人没按美军死亡算么? 还是数据本身有问题?

然后就是28日夜-29日凌晨,32团1营携重迫击炮连和31团团部回撤,与31团3营与57炮营汇合。 由于麦克莱恩认错部队,被志愿军重伤死亡,第32步兵团1营营长费斯中校接管指挥。费斯当时为31团3营和57团炮营的伤亡感到震惊,从而命令32团1营迅速充实31团3营的防御阵地。 而记录是“当日第31团级战斗队战死46人。”继续按1:3-4的比例来看,等于说这个受伤仅仅有150-200人。 总伤亡200-250人, 算上前一天的400-500人伤亡,总伤亡在600-750人左右,这还得包括31团团部试图向北解围的1221高地南部战斗及Henson少尉侦察损失。 31团3100人总损失在19%? 如果按这个比例算,RCT31的动作就非常奇怪了。 不考虑营部的400人(损失后大概330人,还是伤亡都算)那么包围圈内的部队的损失在530-680人。 考虑到30日费斯向巴大维汇报时,说RCT31有500左右重伤员无法战斗,加上92+46=138人。 恰好是630人左右。 换句话说,只要被击伤就是重伤? 而包围圈内可战斗人数是2700人-630人=2000人+?

这个推算如果属实,RCT31不仅不应该有防线压力,更应该有余力顺利突围才对。 还是我们还得把韩国人刨去,那么2000-600韩军剩1400纯美军(等于初始战力的一半不到)就可以理解RCT31为什么带着500的重伤员走不动了。然而考虑到费斯在突围期间枪毙了躲藏的韩军,说韩军全部溃散也不现实。

最重要的是最后的突围伤亡数据,说指挥官费斯中校以下战死548人, 虽然RCT31在1日左右后建制溃散,但是由此说一夜战死数据暴增,也是很有疑问的。 毕竟志愿军当时也是强弩之末,238,239团都剩下百余人单位,241团之前的战斗中9个连力7个连失去战斗力,242团已经守了1221高地4天,240团略好,但是也最远,那么这种情况下能追击的力度有多少我很怀疑。 或者是由于建制崩溃,伤员缺乏护理导致大规模死亡?

另外费斯中校的状态到1951年才改为“Killed in Action Body not Recovered.”之前一直是失踪 (MIA), 我没有找到相应数据,比较好奇RCT31最后多少被判定了MIA。

现在我们比较确定的是RCT31随团部下来的有325名士兵(军官未知),后来全体撤下来后,有约1150名伤兵以飞机空运到后方,还有战力的490多人组成陆军临时营(Army Provisional Battalion)跟随陆战队突围。

美军记录是1000左右阵亡/失踪(苏翻译的总数据是883,差不多),1150负伤,490组成陆军临时营,那么总数据仍然是2640。 那么600韩国人是不是又不算人了? 算上的话倒是3100多人挺齐全,中方说俘虏了300人左右,那么这数据是否包括韩军和阵亡/失踪数据中?否则数据怎么也对不上的。。。 (如果按苏翻译给的阵亡883与1000阵亡失踪的差值加上100左右的韩军到可以理解)

那么最后的问题在于,那600韩国人最后怎么样了? 编制数据算了他们,然而损失数据里这些人就蒸发了。 他们的伤亡情况如何? 最后撤下的1150伤员里有几个是韩国人,还是韩军伤员在撤退时直接被放弃了? 并没有现成的数据可以让我们查询。

由此我个人觉得伤亡数据在最后一夜明显偏高,而前面明显少(尤其是隐藏了韩军伤亡,造成RCT31美军战损和RCT31总战损无法挂钩),这就造成了数据和战况复盘分析对不上的情况。 当然也是一家推测,欢迎各路大神一起讨论。

生平不抽烟,不饮酒,不喝咖啡,一杯龙井相伴,笑读五经诸史;
唯愿少鲁莽,少冲动,少说气话,三思后行为戒,淡看百事纷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